阿联酋首批新冠病毒接触者讲述:我接受隔离的14天


一名曾与阿联酋首批感染新冠病毒患者一起工作的中国侨民记录下了他接受检疫隔离14天的经历。

这位中国侨民一直在用日记的形式记录隔离的经历,直到他和他的家人安全度过医学观察期。

“我们很安全!” 这段话记录于他在迪拜家中接受隔离的最后一天。他在日记中写道:“看来,被困在笼子里的鸟儿终于可以自由呼吸阳光了。”

这位匿名的接触者说道,隔离检疫是从一个深夜电话开始的,当时他被告知,一位同事的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根据病毒预防措施,他需要接受检疫隔离,而他也是阿联酋卫生当局指示,必须留在家中接受隔离的约110名同事及其亲属之一。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他工作的公司实际上已经关闭了。

这位接触者的同事及家人正是1月29日阿联酋出现的首批4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他在日记中写道:“深夜打来的电话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

“感染者是我们其中一个紧密联系的同事家庭。我们公司的所有员工和家庭成员都必须立即进行自我隔离,不能外出,这使我惊醒过来,困倦立即消失了。”

当他看着熟睡的家人时,他感到“深深的恐惧和无助感”。“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起身用消毒剂擦拭房屋的每个角落。”

他在家工作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公司休业带来的影响。他在日记中记录了隔离时的那种紧张与担忧。他写道:“在家中隔离的日子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方面,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因所有员工需接受隔离而不得不暂时关闭公司所造成的损失,所以我们所有人仍然在家里工作。而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实时监督我和我的家人的身体情况,并随时将情况上报。因此,左手拿着手机在洽谈业务,同时右手按住温度计测量身体温度逐渐成为我们这些家庭隔离者的经典动作“。

他在日记中写到,“即使我们在睡觉,我们也带着口罩。这种前所未有的经历确实比较痛苦。”

为了解决生活物资的问题,他与妻子一起在家网购。但是如何安抚家庭中的老人和孩子则是一项挑战,而他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尽管感到有些不舒适,但他和他的家人了解接受检疫隔离的必要性。

“病毒无国界。我们的自我检疫不仅是对我们自己和同事的健康安全负责,也是对阿联酋的公共卫生安全负责。”他写道。

他说,中国领事馆时刻关心他们的健康状况,并表示,如果他们出现感染症状,很快就可以接受治疗。

他说:“阿联酋政府的热情举动使我们感到我们并不孤单。

他的阿联酋朋友经常问起他和他的家人的情况,也对他们结束隔离而感到开心。他写道:“他们为我加油,好像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些事情,这使我很感动。”

本文资料源自thenationa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