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记者揭秘迪拜酒店里浙江实习生的那些事


Written by on 03/07/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在Armani酒店实习的酒管中澳班马一啸同学与烹饪系刘语涵同学

去迪拜奢华酒店实习,是浙江旅游职业学院的老牌项目了。
2007年开始,旅职院的学生可以通过参加酒店方的选拔,进入迪拜帆船酒店、城堡酒店;2010年开始可选拔进入全球最高建筑迪拜塔上的乔治阿玛尼酒店实习。这些酒店,都是奢华酒店业内的标杆。
“说来不好意思,其实,我也只是听回来的学生说那边的实习情况,我本人也都没去过。”院长王昆欣说。
于是,今年5月底,浙旅职院邀请40户家庭中的7户家庭共10名家长,去迪拜看看孩子们到底过得好不好,包括孩子的工作环境、住宿环境。所有人都从来没出过这么远的门。

女儿请老妈入住帆船酒店
最小的房间是170平方的跃层
“没办法,她可是我老娘也!我做女儿用工资能给到她的,当然要给到她,人家养了我20多年也。我给我妈也买了别的礼物,雅诗兰黛的面霜,一个GUCCI的包包,一条施华洛世奇的手链。”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帆船酒店亚洲餐厅的女宾洗手间里,叶豫杭擦拭着洗手台上的化妆镜,偷闲和记者聊天。90后的叶豫杭,说话挺潮,说到妈妈章桂仙,一律昵称“老娘”。
章桂仙在迪拜逗留的最后一天,叶豫杭买单请她住进了帆船酒店第14层客房;另一个实习生陈蓓蕾,则请老爸住进了酒店7层。
 当时,章桂仙一进到房间,呆了一下:“真没白来。”
 这是一个跃层房间,一楼是客厅,二楼是主卧,两个卫生间,还有吧台,面朝大海。女儿介绍,这是帆船酒店最小的房间,170平方米左右。
在洗手间,章桂仙看到一个她认识的大牌——爱马仕,洗发水、香皂、护发素、沐浴露都是这个牌子。女儿解释,如果入住的是男宾,酒店赠送爱马仕香水和香皂,如果是女宾,外加润肤露。
楼层管家给所有人端来了饮料。章桂仙看到,女儿给了管家50迪拉姆小费(折合人民币85元左右)。
管家应该是女儿的同事吧,也需要小费吗?这个想法在章桂仙脑子里过了一下,但她随即想到了女儿现在谈到的国外酒店文化,经常说:小费,是对提供优质服务的人的一种认可和尊重。

迪拜大酒店实习生待遇如何
寄回家的钱平均每月5000左右
迪拜大酒店的待遇到底怎么样?帆船酒店管家俞梦乔,老被国内游客问这个问题。现在很多高档酒店都不设前台了,管家就是兼迎宾、前台、客房服务等功能为一体的服务人员,有的VIP客人甚至会点名要贴身管家。
“为什么老是问这个呢?”他在微博里小小抱怨了一下,“这个是商业秘密,不能说的呀。”
不过在好奇的老师、家长和记者面前,他还是透了点风:寄回家里孝敬父母的钱,平均起来每个月5000元人民币。
其他学生说,其实每个月的收入,和酒店的淡旺季有关,淡季收入大概也就相当于人民币2000多到3000多元,旺季客人多,奖金、小费的收入会好点,但是超级忙。
看到实习生的住宿,家长还是松了口气。
俞梦乔住在卓美亚酒店的员工社区里,社区里树木花草茂密——这里是沙漠,养活一棵树木,成本是数千美金。社区有网吧餐吧,篮球场、网球足球、羽毛球场,健身房、乒乓球室、超市、理发室等。
俞梦乔的待遇是一个人一间大约10多平方米左右的一居室,带独立卫生间;服务生邵帅和另外一个同学同住,用的是楼层里的公共洗衣房和卫生间。
卓美亚的另一个员工宿舍区,叶豫杭所住的员工一居室,带厨卫,4个人住,空调、锅碗瓢盆等电器全配。阿玛尼酒店所属的伊玛集团,员工宿舍区也不赖,记者参观的两室一厅带厨卫,三个人住,中央空调。
   
我希望能成为
“金三顺”那样的人
 迪拜阿玛尼酒店地中海餐厅的厨师刘语涵,她的岗位是D级(岗位从高到低为A到E级),负责为食客介绍菜肴,为师傅备食材。
“你知道金三顺(韩国电视剧《我的名字叫三顺》女主角,西点师)吧,我就希望能成为金三顺那样的人。”小姑娘说,她就是在这里修炼。她掏出一本粉色小笔记本,说要做一个好厨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记者打开粉红色的小本本,一看,密密麻麻几十页速记,大概几十样西点烹饪的“秘诀”,中英文混着记。
 小姑娘说,师傅根本不介意你“偷师”,反而很喜欢你问问题,级别越高越大方。
帆船酒店管家俞梦乔说,每到夏季,酒店都会组织管家们培训,支付高昂的讲课费,请世界知名的管家学院教授来给管家们讲课,如何提升服务客人的技能。
他说,当个有心的管家,其实是很要水平和观察力的:
如果客人第一次没带房卡,管家就应该知道,每次客人出现,就主动去开门。
有的客人喜欢可乐加一片柠檬,而有的客人喜欢无糖可乐,这些,在他们下次入住时,管家要主动放好。
依据客人每天起床后被角掀开的方向,可以判断客人喜欢睡床的哪侧……
俞梦乔每天会把这些客人的小习惯记在脑子里,下班前总结,由夜班管家录入电脑。
如今中国客人越来越多,俞梦乔还把中国客人的种种习惯汇总做成报表,向酒店提建议:中国客人很多不会英语,到了房间里很多设施不会用,酒店的中文热线工作量特别大。“我和老大说,我们需要个中文的电视讲解,老大还真同意了,酒店投了几十万迪拉姆,用中文给酒店和房间的设施作了专门的介绍。”

将来留迪拜还是回国
孩子和父母有不同想法
“生活在迪拜的孩子伤不起啊,伙食都是印度菜,半夜会饿醒,关键没夜宵……中餐是多么奢侈。”俞梦乔的QQ个人签名是这样写的。在微博里,他也经常夜半唠叨,饿,饿了就特别想家,想家了就只好半夜坐班车去海边发呆。
 俞梦乔是萧山人,当初读的是重高,理想是考警察学校,“可惜高中叛逆了点,成绩不理想,警服变西服!”
他宿舍的桌子上还是不死心地放着雅思,打算再学一门韩语,要知道有的管家可以说5国语言呢!
“酒店服务业这行,就是剩者为王!”他总结给记者听,“希望别把我剩太久!”
临走的最后一天,阿玛尼酒店实习生马一啸的爸爸马雪飞,还是忍不住把藏在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我这次来看你,觉得总体上是不错的。不过我们家里条件又不差,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希望你和我们近一点。你回老家吧,老爸我总会给你想想办法,找个安耽舒服一点的工作。”
女儿说:“老马,你懂我个性的,我不喜欢年纪轻轻坐办公室的。趁着还年轻,我还想走走看看。你看,我在这里坚持了一年,不还升职了吗?”
马雪飞拗不过女儿,他悄悄说了一点小担心:“她想走走看看我也尊重她的,不过说句实话,万一她将来找个外国男朋友,我怕我英语不行嘛!”

Leave a Comment


+ 8 = 12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