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迪拜塔设计师谈超高层


Written by on 10/06/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带着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设计师的光环,一头银发的国际知名建筑设计师阿德里安·史密斯(Adrian Smith)在中国有着众多粉丝。近日,在远洋地产主办的 “与大师面对面”大型系列活动上,阿德里安·史密斯表示,超高层项目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标志性建筑,而是需要成为真正的多功能建筑模式,北京的千年历史文化与超高层建设并不矛盾,在合适的地方可以建设超高层。

超高层还没有达到最高的顶峰
2010年1月4日,迪拜阿利法塔(迪拜塔)竣工迎客,828米的高度让迪拜塔摘得”世界第一高摩天大楼”的桂冠,让其设计师阿德里安·史密斯名扬四方。事实上,除了迪拜塔,阿德里安·史密斯在中国的代表作有上海金茂大厦、南京紫峰大厦、北京凯晨广场等多个经典项目。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我觉得超高层还没有达到最高的顶峰。”对于大家比较关心的超高层的高度极限问题,阿德里安·史密斯回答说。
他认为,现在超高层建筑的设计受到相关性技术和人们生活习惯方面的一些限制,”比如现在的电梯穿越的最高高度大概在575到600米,如果修建1500米到1600米高度的高楼,人们从地面达到顶峰可能中间要转换两次电梯,人们愿不愿意中间转换两次到达顶峰,这就是人们习惯的问题了。”

超高层可持续非常高
热衷超高层的不仅仅是迪拜,此前一项统计显示,目前中国10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达到上千幢,全球十五大高楼中,中国占九座,而且各地为争当”第一高楼”仍然暗战不休,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被刷新。然而,公共安全专家指出,超高层建筑外表风光,但会引发消防安全隐患、造价过高导致性价比不高等一系列相关问题,亟待引起高度关注。
对于人们关于超高层的质疑,阿德里安·史密斯表示,迪拜塔是超高层经济效益的最高体现,”其开发商买下了旁边所有的土地,当建成这个塔以后,周边的土地价值提高了。迪拜塔的另外一个价值就是成为了迪拜的标志,变成了旅游业的目的地。”
此外,他同时表示,超高层实际上是一个可持续性非常高的建筑物。当把超高层这个体量里面所容纳的建筑面积全部做成独栋建筑的时候,会发现这些独栋建筑所需要的一些需求远远大于一个单栋的超高层建筑。

北京在合适的地方可建超高层
在阿德里安·史密斯看来,超高层项目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标志性建筑,而是需要成为真正的多功能的建筑模式,解决当今城市人口的密集和用地,以及对建筑面积需求的一种解决方案。
据悉,阿德里安·史密斯和他的团队在中国参与设计了像一个小型的城市规模的超高层项目。600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里大概会有十万人的居住人口,人们可以步行去上班,去学校,这个项目具备了一个城市所需要的各种设施和服务,并且给人们提供一个不同于常规城市的更加舒适的生活、居住、工作的环境。
“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口已经接近饱和的情况,将解决这种都市发展的模式。” 阿德里安·史密斯认为,超高层是城市发展不可避免的一种建筑形式,以前北京是不准建设高层,现在不光有了建成的300米高楼,而且还有在规划中的500米高楼。”北京在合适的地方可以建设超高层,一个城市不管它的历史有多么悠久,必须是面向未来的,必须接受一些新的建筑形式,而不是只有现有的生活方式。”

经济的危机和超高层没有关系
此外,超高层与经济危机的高度吻合引起各界广泛兴趣。1997年,吉隆坡双子塔楼取代了西尔斯大厦,在这一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2009年底,在迪拜债务危机成为人们谈论焦点之时,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迪拜塔”建筑工程也接近尾声。
在总结过去100多年来资本市场发展史时,德国经济学家劳伦斯10年前总结出一个”摩天大楼指数”,将经济危机与摩天大楼的建成联系起来。世界最高大楼的开工建设,与商业周期的剧烈波动高度相关,世界最高大楼的兴建通常都是经济衰退到来的前兆,劳伦斯把这个发现称为”百年病态关联”:大厦建成,经济衰退。
“经济的危机和超高层建设没有关系。”阿德里安·史密斯表示:”实体经济危机的时候是建设超高层最好的时机。上海金茂大厦1993年开始设计,建造时正好是全球经济低迷时期,金茂大厦建造时的用材和人工都能够用比较低的价格。在1999年金茂建成以后,世界经济也开始反弹了。”

Leave a Comment


1 + 1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