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蜃景 | 专访2017 玛格南摄影奖获得者尼克 · 汉斯

编者

玛格南摄影奖是由著名摄影媒体“镜头文化”(LensCulture)和业界传奇玛格南图片社共同筹办的一个世界性的当代摄影奖项。该奖项邀请世界各国的摄影权威组成评审阵容,旨在寻找最优秀的新生代摄影师。每一年,玛格南摄影奖会在纪实摄影、街头摄影、肖像摄影、艺术摄影、新闻摄影和开放选题六个组别中遴选出12位优胜者、8组评审选择奖和20组入围作品。

2017年是玛格南摄影奖设立的第二年,来自比利时的独立摄影师尼克·汉斯(Nick Hannes)凭借《面包和邮轮》摘得了分量极重的纪实组照大奖。《面包和邮轮》是一组关于迪拜娱乐至上和消费主义气氛盛行现状的作品。从20 世纪60 年代的一个尘土飞扬的落后小城市发展到今天,迪拜已经成为一个超级现代的繁华大都市。旅游业和商业的兴起与繁荣造就了这个如海市蜃楼般拔地而起的梦想之地。尼克 · 汉斯将镜头对准迪拜的人造岛屿、商业中心、主题公园、夜店、俱乐部、室内滑雪场等等与迪拜原有自然、人文景观极度割裂的娱乐和商业场所,尝试探讨娱乐、商业以及与之相关的奢靡、享乐生活方式如何深刻地影响和形塑了这个中东酋长制国家的城市化进程。

本文就尼克·汉斯先生的获奖作品以及纪实摄影创作经历进行了采访,并与他的作品一道分享给读者。

                                                          ▲ Al Quadra 自行车赛道 摄影:尼克·汉斯

中国摄影家(以下简称中):你的获奖作品《面包和邮轮》为我们剖析了人类和娱乐业的关系问题,你为何关注这样一个议题呢?

尼克 ·汉斯:我在拍摄上一个纪实摄影项目—“地中海:人的连续性” (Mediterranean- The Continuity of Man)时,开始对城市化进程中的人造景观建设以及这种建设对社会所造成的影响产生兴趣。同时,比如在西班牙、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庞大的旅游、娱乐产业也已经成为加速海岸线地区城市化进程的催化剂,与此同时,更对本地的自然景观、环境以及社区形态产生巨大影响。在观察到以上现象和问题后,我决定在下一个拍摄项目中深入了解、反映这个主题,并选定迪拜这样一个过度城市化的典型代表作为拍摄对象。在《面包和邮轮》(Bread & Cruises)中,我将拍摄的重点放在泛滥于迪拜的消费主义、娱乐产业和享乐主义生活方式上。其中,我又特别关注迪拜的一大支柱产业—旅游业对于迪拜城市发展所产生的影响(疯狂建设的酒店、度假中心、主题公园、购物中心等)。

                                                                    

                                                                         ▲迪拜绿洲商场 摄影:尼克 · 汉斯

                                                                         ▲ 悠闲冰雪酒吧 摄影:尼克 · 汉斯

中:可否进一步解释一下为何迪拜是反映这个问题的最佳拍摄地?

尼克 ·汉斯:从上世纪60 年代的区域性贸易港到今天的超级现代大都市,迪拜在这半个世纪以来的快速转型可谓“市场驱动型城市化”的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案例。由于迪拜没有什么历史或自然的“景点”,所有能吸引游客的东西都必须从头开始建造。迪拜的过度城市化并不是一个有机的城市扩张的结果,而是一个庞大的资本生产过程。迪拜已经成为一个商业品牌,而它的统治者—迪拜酋长谢赫 · 穆罕默德 · 本 · 拉希德

· 阿勒马克图(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Maktoum)更是经常被比作一个企业CEO,以运营公司的方式统治着他的国家。

                                                                                绿色星球 摄影:尼克 · 汉斯

                                                                            ▲ 迪拜大海滩 摄影:尼克 · 汉斯

中:以这个项目为例,作为一个独立纪实摄影师,你是如何开展前期的准备和调研工作的?

尼克 · 汉斯:要完成这样一个较具规模而且所讨论的议题相对学术化的项目时,前期的背景研究是非常必要的。同时,迪拜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让摄影师即兴发挥、随意拍摄的地方,那是一个处于严格管控下的社会。你不能直接走进一家酒店或商场然后就开始拍摄。在拍摄前,你需要进行详尽的准备,申请并获取所有必要的许可。在开始迪拜拍摄前,我首先列出了所有我感兴趣的地方,然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联系相关负责人,比如公关经理等等,并且经过数次沟通,最终确定每一地点的拍摄计划和拍摄时间。这一切准备工作可谓超乎预料的困难和耗时。当然,刚才我提到的仅仅是涉及到实际操作的部分,更为重要的还是对于拍摄内容和主旨的研究与设计,比如:我计划在迪拜重点拍摄哪些对象?而哪些拍摄地点最适合拍摄和表现这些对象。为了更好地了解迪拜并选定拍摄场所,我阅读了大量的新闻、书籍(关于迪拜的,关于城市化以及相关的理论等等),我还会去看其他摄影师的相似题材的作品,以及去浏览相关网站(包括迪拜的企业、政府网站,以及游记,甚至游客发布的网络视频等)。这些准备和研究工作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我的拍摄对象和主题,同时我的具体摄影方法的确定也需要建立在这些工作之上。

                                                                     ▲ 费尔蒙特瑜伽班 摄影:尼克 · 汉斯

                                                                 ▲ 漂流海屋度假酒店 摄影:尼克 · 汉斯

中:从纪实摄影的角度来看,你的作品具备一种较为强烈的对形式美感的追求,你是有意为之吗?如何做到这一点?

尼克 · 汉斯:形成个人风格绝非一日之功,也绝不会是偶然,它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和调整。就我个人而言,我目前的拍摄风格形成于在前苏联长达一年拍摄过程中,并且集中展示在我的第一本书《红色之旅》(Red Journey)当中。在那些后苏联时代的国家中,我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局外人的身份,因此我放弃了参与和介入的视角,转而采用冷静的观察视角。我认为这种冷静的观察的态度,融入了我的视觉形式建构当中,我的照片中总带有一种站在远处观看世界的气质。

中:你认为什么是好的纪实摄影?

尼克 · 汉斯:一张好照片应当令人意外、令人困惑,同时又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好的照片还应当提出问题而不是给出答案,它引发观看者生出超出照片本身的更多思考,调动起观者自身的知识储备和想象力,为照片提供无数种注脚。同时,好的照片还一定要超越那些陈词滥调的既有框定。在我的创作中,我非常重视去突破那些已经让我们的眼睛产生舒适感的视觉技巧和母题,比如:拿着气球的女孩、把枪口对准镜头的男孩、透过破碎窗户的景观等等。

中:谢谢!

                                                                               ▲ 迪拜国际村 摄影:尼克·汉斯

                                                                 ▲ 迪拜百万富豪大厦 摄影:尼克 · 汉斯

                                                                 ▲ 蓝鳍金枪鱼俱乐部 摄影:尼克 · 汉斯

采访、翻译/杨梦娇

本文资料来源于中国摄影家杂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