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有基督教和印度教的教堂,但为什么没有佛教的庙宇?

文/毛一鸣

阿联酋是少数伊斯兰世界中对其他宗教抱有极大宽容的国度,尤其在迪拜,在宗教自由下可以说是百花齐放。根据网络上的数据,伊斯兰信徒占据阿联酋人口的76%,而其他宗教信徒亦有24%的基数。

UC截图20170606140229

2005年阿联酋的宗教信仰数据

迪拜的宗教有多自由

迪拜不仅允许非穆斯林们可以自由信仰他们的宗教,展开宗教活动,甚至还会在酋长的许可下,捐赠土地给不同的宗教兴建宗教设施(但要求建筑体外观上不能出现宗教符号),这也足够显示出迪拜的包容性。对不同宗教信仰的唯一限制,大概就是不得公开传教或散布宗教书籍。总之除了与阿拉伯世界存在着前世孽缘的犹太教外,其他宗教信徒均可以在迪拜获得相对高的信仰自由度。

如果稍加了解,就可以看到迪拜不仅有基督教的教堂,甚至还有印度教的庙宇,大大小小加起来,大概有好几十个非伊斯兰的宗教设施。

UC截图20170606140320

圣玛利亚天主教是少数位于迪拜市区的教堂。菲律宾人是其最大的信徒群体。

UC截图20170606140330

杰布阿里有一片专门的区域用于其他宗教的设施建设区。仅该区域就有十几个非伊斯兰教堂。

UC截图20170606140338

The Dubai Evangelical Church Centre (DECC)是位于杰布阿里的联合教堂,迪拜华人基督教会便使用这个教堂进行礼拜活动。

UC截图20170606140347

在Bur Dubai河边的老城,藏着一个印度教的庙宇,附近出售许多印度宗教用品。

UC截图20170606140354

阿联酋还在一直积极开展多宗教和平活动,促进国际上的不同宗教相互包容。

UC截图20170606140411

从2004年到2017年,阿联酋与梵蒂冈有着非常频繁的互访。比如在今年4月,阿联酋官员在梵蒂冈会晤了教皇弗朗西斯,宣传全球宽容的重要性,防止偏见,极端主义和暴力。

而在西方的圣诞节和印度的排灯节期间,庆祝不同宗教的活动也会大张旗鼓地在迪拜公共区域出现,商家也会为此大为造势宣传。没有任何不和谐感。

UC截图20170606140420

总之大家可以在生活中普遍感受到各种宗教的共存与包容,虽然阿联酋还是伊斯兰的地盘,但信仰自由在这里充分体现,这在其他纯伊斯兰国家是不太能看到的。

佛教在迪拜的现状

在迪拜的非伊斯兰教派中,基督教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教堂数目众多,其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等派别,都有着独立的教堂。而印度教虽然宗教设施没有那么多,但由于印度人群的基数庞大,同样占据着一席之地。

反观世界三大宗教的佛教,不仅在迪拜没有任何庙宇,连结社活动也并不常见。在宗教如此自由的迪拜,佛教并没有在这里被广泛提及。

不过如果要在迪拜寻”佛”,倒也不是一点也看不到。在很多园艺和家居用品店可以购买到带着佛教色彩的物件,而佛陀的形象在这里更多是被用于装饰陈列,或一些风水物件。

UC截图20170606140431

迪拜Garden Center出售许多东方佛像,他们大多被用于家居及园林装饰

UC截图20170606140441

迪拜高级社区AL barari内的一家餐厅装饰用了类似佛的形象

另外由于本地的SPA文化浓郁,”禅”也常常作为主题融入这一类商业空间。

迪拜的SPA带有禅元素的不在少数,这与SPA的理念较为契合

UC截图20170606140450

某酒店内的SPA中心,大量运用了佛主题装饰

而迪拜著名的酒吧兼餐厅”佛吧”(Buddha Bar),则更是将佛陀作为一种商业噱头,其实完全是一个违背佛教宗旨的酒肉场所。

UC截图20170606140505

享誉世界的著名的“佛吧”,在迪拜也有分设

 

这些在迪拜可以寻见的”佛”,实则与我们所理解的”佛教”相去甚远。

中国作为佛教大国,但迪拜华人并没有很有效地在本地扛起佛法的大旗(事实也确实很难得到法律程序上的许可),即便有佛教人士,也大多停留在”佛祖心中留”的状态。虽然有过几次佛教活动,但并未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相反迪拜华人基督教会的发展倒是如火如荼,早在90年代就有华人基督徒带领结社,发展到现在已有数百人的规模,宗教活动也趋于丰富稳定。

UC截图20170606140523

UC截图20170606140531

迪拜华人基督教会的周五礼拜活动

总体来说,作为宗教意义上的佛教,在迪拜基本是被边缘化的。当然这个边缘化并非本地政府刻意的边缘化,而是取决于许多因素,导致在中东迪拜,佛教没有发展壮大的土壤。

为什么迪拜没有佛教的庙宇?

基督教和印度教在迪拜都有其位置,那么为什么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没有在这伊斯兰的地盘上留下点什么。

首先,缺乏信众基础

伊斯兰教是国教,在这片土地上拥有最庞大的群众基础。西方社会基本信奉基督教,同时在其他国度,基督教也有着广泛的受众,比如迪拜庞大的菲律宾群体多数拥护天主教。作为印度人的第二故乡,迪拜的印度人口可抵半边天,印度教在迪拜也有着强烈的需求。

再来看佛教,虽然在中国有广泛的受众,但迪拜华人恐怕连迪拜总人口的10%都没有,更何况其中无神论者占据大多数,另外其他的具有佛教信仰基础的国家如泰国、斯里兰卡、日本等在迪拜的人口基数就更加微不足道了。

另外许多人误以为佛教的发源地印度也是佛教大国,实则佛教在印度早就名存实亡,印度的佛教徒只占印度人口的0.8%,在迪拜的印度人虽多,但基本没有佛教徒。

信众基础是其宗教在地方发展的重要指标,信众少,自然就没有话语权,即便迪拜政府也期待看到多宗教多民族共存的和谐场面,但若是缺乏信众基础,那是想扶都扶不上。同时阿联酋虽然允许信徒进行宗教活动,但不允许信徒传教,这导致信众基础一旦既定,就很难改变,何况讲究随缘的佛教,在传教这件事儿上哪比得过其他教派。

其次,缺乏精英阶层的推动

迪拜普遍亲西方社会,基督教在迪拜发展之初,大多就是以当地民间的西方精英阶层推动,凭借资金,人脉,影响力等等,进而影响上层建筑,在伊斯兰世界获得了稳固的生存空间。基督教的教堂在阿联酋将近二三十处,均是由各教团的民间及海外资金捐出来的,不少还获得了迪拜酋长的土地捐赠。

迪拜华人基督教会在成立之初,也是由早期的华人精英阶层结社,随着基督教堂在迪拜的不断兴建,礼拜条件越来越好,信众发展越来越壮大。

而在迪拜信众本身就较少的佛教,若没有足够影响力、能充分融入当地且威能可通天的精英阶层的助力,那么始终将难以得到突破性的发展。

再者,缺乏政府层面的支持

阿联酋对于其他宗教的最大支持便是土地捐赠,同时允许该宗教团体修建宗教设施。迪拜多数的教堂和庙宇,基本都来自政府高层的支持,而这种支持,也同样需要对方高层的推动。

比如梵蒂冈与阿联酋的互动就非常紧密,其教皇多次与阿联酋高层会晤,宗教领袖对于其阿联酋的基督教发展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

UC截图20170606140542

阿联酋高层拜访梵蒂冈教皇

迪拜最早的印度教寺庙在迪拜酋长的许可下建造,也是由印度驻迪拜领事馆协助管理的,建立亦有其政府色彩。之后阿联酋的印度教在2015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访问阿联酋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阿联酋领导人马上对外宣布将在阿布扎比提供建造印度教寺庙的土地。

UC截图20170606140551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访问阿联酋

可见基督教和印度教在阿联酋的发展,不局限于本地精英阶层,很大程度亦是在高层与高层的对话下推动。而中国虽然佛教信众较多,但佛教并非中国的国教,政府不会为佛教站位,同时奉佛教为国教的国家之于阿联酋又没有强大的话语权。另一方面,佛教目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认的宗教领袖可以启动高层对话。因此佛教与伊斯兰,无论出于政治还是宗教,在高层的互动上都是非常欠缺且有断层的。

无论如何,阿联酋积极推动宗教自由与宗教和平是有目共睹的,能具备如此包容的态度已是非常可贵。我也衷心希望有朝一日,佛教能在迪拜占据一席之地,迪拜的佛教徒可以有着更丰富的精神生活。或许,还需要时间。

作者介绍:

毛一鸣,迪拜人网站创始人,迪拜人杂志主编,独立撰稿人,资深迪拜通,迪拜人称”站长”。常驻迪拜6年,从事媒体工作,根据自己的经验撰写了无数迪拜生活指导型文章。

Leave a Comment


5 + = 10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