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御茶 – TWG茶铺


Written by on 25/01/2015 in ★全部文章, 餐厅 - No comments

文/Syu

TWG

茶道也是香道,一壶茶,未入口前先闻香,味苦味甜,反倒不比那氤氲飘开的一缕更长久。
走进TWG门店,一排锦绣锡罐,都带着些许奇思妙想的名字,就一个个打开去闻,沁甜的果味的雅致或如花的,调味茶早和原茶不同,闻不出沉水的叶味,入口想必也不会有苦涩味道了。

茶的文化中西有别,当我们在初春采摘嫩叶,拿紫砂壶沏杯,看绿意浮沉沸水上,为的是一种纯粹的意,一道,一泡,不让外物相杂,在手中等飘出的那缕雾气前,步步为营。于是这茶,本身就成为一柸不露声色的奢物。西方茶要配奶配糖,拿精致绘花的瓷器装,拿下午茶蛋糕的甜蜜中和,茶味更淡,只有香味更浓,加上诸多配色,华丽丽的谱出格调。

TWG成立于新加坡,建立之初就已决定好做”世界上最好的茶”。从全世界搜罗的茶叶,得益于新加坡贸易口岸的便利,整箱整箱地搬进店铺,充实着齐全到不可思议的库藏。江苏的碧螺春,云南1993年的普洱,澳大利亚的雨茶,津巴布韦的山谷茶,印度马萨拉茶,摩洛哥薄荷茶,还有从许多偏僻的小国家运来的不知名茶叶,散装的茶叶放在柜台分不出区别的明黄金属罐里,中药铺子用的天平点缀分古朴意味,我不禁猜测,店员得花费多少的功夫熟悉它们的位置。

一份菜单一份茶单,一册素白纸上密密小字,全是茶,我才真信了这家店的底气。虽然摆着素盆兰花和白瓷茶杯,提供全套英式下午茶点,甚至还有晚餐,但中心骨是那800多种茶,近一半全世界无处可寻。若你和创始人一样爱茶如痴,看到”白茶”,”银针”,都是咫尺之间,如何不深为感动。

彷如把十八世纪欧洲贵族裙摆花样搬来的瓶瓶罐罐里,是独创的调味茶,女伴们就是不爱喝茶,也想为了那漂亮瓶子买下来。听说创始人之一是调香师,闻香调茶,另辟蹊径,用花用果用香料,用那香味把生活捕捉下来。在这家店里,名为”迪拜”的茶出镜率很高,我也看到”上海”为名的茉莉花调味茶,”薰衣草之吻”、”启明星”、”银月”、”巧克力伯爵”,听名字都已经浮现遐想,好似有一个故事神秘动人。

我点了一壶”阿方索芒果”,这一壶的量,其实也还是一个人份。阿方索是世界上最高级的芒果品种,茶叶罐子里闻到馥郁纯正的芒果香,甜甜的,基茶是红茶,加入水果和花瓣。从银壶里倒出金黄色的茶,盛在白色瓷杯,很是精美。入口的茶味偏淡,加入黄糖刚好,随意点的三层塔下午茶点的味道都不错,加上一份抹茶冰淇淋,味道更清淡本源,而非腻人的甜。这里还有真正以茶做的茶点,茶味的马卡龙,茶味的果酱和茶味巧克力,而其他周边产品除了各式茶具,更而有茶味的蜡烛,这下倒是真正的”茶香”冉冉。

我不很懂品茶,我也弄不懂陆羽说的茶的九难,但还是会在TWG买一盒艺术品般的茶叶送人,会和好友在午后看着令人晕乎的茶单,凭心情看着名字点一款,然后沉蕴在茶香,啖茶味吃茶点,和所有那些应该轻奢的时刻一样,在生活里添一点无忧的香。

TWG2

TWG茶铺
Dubai Mall/Festival City
茶:30AED/一壶起

Leave a Comment


8 + 3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