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迪拜塔引爆阿联酋争权风暴


Written by on 10/01/2010 in ★全部文章, ★混迪拜,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酋长

迪拜塔更名为哈利法塔,向阿布扎比酋长致敬,显示阿布扎比政治经济影响力大增。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1月4日晚为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举行开幕庆典时,突然宣布将其更名为“哈利法塔”,以此向阿联酋另一酋长国阿布扎比的酋长、阿联酋总统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致敬,这被视为迪拜向阿布扎比报恩之举——去年底迪拜爆发债务危机时,阿布扎比拿出250亿美元相救。美国媒体6日报道,更名之举同时象征着阿联酋最大酋长国阿布扎比的政治经济实力进一步膨胀,超越威名远播的迪拜。

 

权力洗牌
阿布扎比独大不利自治平衡
一个月前,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迪拜获得阿布扎比注资200亿美元以解燃眉之急。在迪拜“获救”前,迪拜酋长阿勒马克图姆已经常提出两个兄弟邦“唇齿相依”的言论,称两国“本是一家”,理应“守望相助”。阿布扎比无条件出手相助,外界不禁揣测,石油产量相对极少的迪拜,在楼市和金融泡沫爆破后,还可以用什么作为交换,向阿布扎比报恩。
英国杜汉大学的海湾事务专家克里斯多夫·戴维逊教授认为:“现在是阿布扎比对迪拜和整个阿联酋增加政治影响力的黄金时机。”阿布扎比一直希望成为阿联酋无可争议的政治经济中心,而迪拜则一直反对其它酋长国影响自己的发展决策。但有人担心,阿布扎比在联邦中的权力进一步坐大,后果可能是阿联酋几十年来的联邦体制瓦解,7个酋长国可能回到传统的权力架构,不利于各国的自治平衡。

 

兄弟邦国
“老大”内敛保守“老二”张扬开放
阿布扎比和迪拜是阿联酋两个最大酋长国,长期存在复杂的竞争关系,双方的统治家族纳哈扬和马克图姆的敌对状况可追溯至19世纪初。阿联酋的联邦经费基本上由阿布扎比和迪拜负担,阿联酋的重要决策也由两国掌控。历史上,阿布扎比在政治上有重要地位,而迪拜从20世纪初一直是贸易中心,两地以一主一副的格局主导阿联酋多年。
“老大”阿布扎比是阿联酋占地面积最大、最富裕的酋长国。1966年阿联酋发现石油时,阿布扎比坐拥九成储量顿时暴富,更于1996年被确立为阿联酋首都。而迪拜石油储藏量则极少,因此致力于全方位发展,以旅游业作主要经济来源,成功吸引大量外国资金,更凭一系列的大手笔投资项目和积极的城市公关,成功引起全球关注。许多人知道阿联酋有个迪拜,但不知道阿联酋的首都是阿布扎比。阿布扎比一度成为迪拜的“陪衬”,这刺激着它的领导者神经。

 

影响深远
迪拜开放态度恐重回保守
有分析指出,阿布扎比向迪拜注资后,可能影响迪拜与西方国家和伊朗的商贸活动。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相似,保守的阿布扎比酋长抵制伊朗在海湾地区进行贸易活动,而开放的迪拜一直是伊朗商人的金融港湾,也为伊朗回避美国经济制裁帮了很大忙。为了吸引更多的国外投资,成为全球最多元化的代表城市,迪拜摒弃了一些严格的伊斯兰教条,弹性开放禁酒令等措施使保守派人士侧目。阿布扎比在迪拜的影响力大增后,这种开放的作风也许会有所改变。
阿布扎比是阿联酋占地面积最大、最富裕的酋长国,堪称阿联酋“老大”。酋长阿勒纳哈扬比较保守,依靠国内丰富的石油储藏发展经济。虽然贵为阿联酋总统,但知名度一直不如行事张扬的迪拜酋长阿勒马克图姆。
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石油资源不及阿布扎比丰富。酋长阿勒马克图姆致力把迪拜打造成旅游金融城市。近年来迪拜大兴土木,阿勒马克图姆野心勃勃地打造“沙漠神话”,如今神话破灭,他名誉扫地,威望受到极大挑战。

  

新闻链接
“全球第一高楼”常常带衰经济
过去各国“全球第一高楼”启用时,兴建大楼的国家或地区的GDP都会诡异地大幅下滑,其中尤以美国的情况最为“惨烈”。1930年,纽约克赖斯勒大楼落成,成为全球第一高楼,但当时经济陷入大萧条,美国经济负增长8.9%;第二年落成的帝国大厦也不遑多让,经济同样出现负增长;40多年后,芝加哥的西尔斯大楼坐上全球高楼的“一哥”,但该国经济同时陷入罕见的负增长。“全球第一高楼”的美誉在1998年转手至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双子塔落成时又遇上亚洲金融风暴,经济呈现7.4%的负增长,而落成前5年该国经济保持了9.9%的高增长率。这次哈利法塔在金融海啸余波未平的环境下启用,会否跟以往其他高楼有同样的经济遭遇,成为全球焦点。

-

-

Leave a Comment


+ 2 = 6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