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叙利亚第一夫人:失宠的“沙漠玫瑰”


Written by on 18/02/2012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新华网

    过去10年内,叙利亚总统夫人阿斯玛·阿萨德是最常被国际媒体聚焦的中东女性之一。镜头中的她纤瘦、修长、优雅,妆容清淡,衣饰简洁。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那看似随意的柔发是精心打理的作品,纤长脖颈上的项链来自法国高级服饰品牌“香奈尔”,炫目的红底高跟鞋是法国著名鞋匠克里斯蒂安·卢布坦的标签。
    然而,自去年3月中旬叙利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并出现流血冲突之后,阿斯玛便销声匿迹。西方媒体曾期待这个英国出生、长大的女子会用她纯正的英式口音发表什么惊人之语,但它们失望了。当她再度出现时,尽管苗条优雅如故,西方的目光却已从爱慕变成质疑。

    “失宠”
    今年1月,在沉寂10个月后,36岁的阿斯玛·阿萨德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她与两个孩子一起,站在丈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身边,出席一个声援政府的集会。尽管没有发言,她满面笑容的照片仍占据了第二天众多阿拉伯世界和西方报纸头版的显著位置。
    “这显示她将与丈夫站在同一立场……她显然是(阿萨德)政权的一部分,”曾在叙利亚生活工作、与总统夫妇有过亲身接触的美国学者安德鲁·泰布勒如此解读阿斯玛的出场。
    网络上,她的现身获得正反两面反响。“推特”上有人建议“英国人应该没收阿斯玛·阿萨德和她父母的护照”,“脸谱”网站上的阿斯玛崇拜者则赞美她“足以当全世界的第一夫人”。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2月,英国《泰晤士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以阿萨德夫人名义发表声明。其中写道,她丈夫“是叙利亚总统,而非代表叙利亚的某一派别,第一夫人支持他行使这份职责”,并说明“第一夫人的繁忙日程依旧专注于她长期参与的各项慈善事业、农村发展事务以及在需要的时候给予总统支持。这些日子以来,她还同样积极地致力于弥合隔阂、鼓励对话的工作。她倾听那些暴力受害者家属的诉求并给予安抚。”
    这是阿斯玛11个月内首次与西方媒体打交道。上一次是法国著名时尚杂志《时装》春季刊对她的专访,收场尴尬。
    那篇采访称她为“沙漠玫瑰”,作者笔下的阿斯玛平易近人,富有魅力,对子女教育严格而“民主”。她和丈夫、两子一女住在大马士革一个密集居民区的现代化公寓内,周围邻居可以便利地窥视总统的家庭生活。一家人出去吃饭,可以不带保镖。阿斯玛认为,被人群包围着更有安全感。
    就在这篇采访刊出不久,反政府抗议浪潮开始在叙利亚蔓延,暴力冲突引发数千人死亡。《时装》的文章遭到其他媒体抨击,认为它光顾着赞美阿斯玛的魅力,却没有触及叙利亚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时装》最后从网站撤下了这篇文章。
    过去,在中东国家的“第一夫人”行列中,阿斯玛常常被人与约旦王后拉尼娅相提并论,后者同样以时髦、美丽、西化的外表成为西方时尚圈宠儿。不同的是,约旦目前仍是美国在中东的忠实盟友,拉尼娅至今仍受西方媒体追捧;而叙利亚眼下国内动荡,巴沙尔·阿萨德政府成为众矢之的,《时装》杂志对阿斯玛温情脉脉的描写显得如此“不合时宜”。无论叙利亚的内乱如何收场,阿斯玛在西方媒体眼中已然“失宠”。

    低调
    阿斯玛1975年出生于英国伦敦一个优裕的叙利亚裔家庭,娘家姓阿赫拉斯,父亲是颇有声望的心脏科医生,母亲是叙利亚驻伦敦大使馆一名外交官。她是家中最大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阿斯玛”在阿拉伯语中是“卓越”的意思。在家里,一家人用阿拉伯语交谈,时不时回叙利亚度假。
    阿斯玛中学就读于有名的私立女校王后学院,而后在伦敦的国王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和法国文学两个学位,毕业后却投身于金融业。成为叙利亚总统夫人之前,阿斯玛就职于摩根大通银行,从事生物科技与药业公司的并购与收购事务。
    2000年春,阿斯玛在投行的工作做得顺风顺水,同时开始与一位世交约会:叙利亚时任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巴沙尔,不过阿斯玛的同事对此一无所知。此前两人已相识多年,但10岁的年龄差距让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从熟人变成恋人。
    说起相恋过程,阿斯玛对《时装》杂志回忆道:“我一向对待工作非常认真,突然之间我开始在周末休假,或者消失了,大家猜不出我干什么去了。你能怎么说呢?——‘我在和一个总统的儿子约会’?你不会说这个。后来他成了总统,我开始尽力保持低调。”
    有了结婚打算后,她于2000年10月提出辞职。上司不能理解,还以为她精神出了问题,因为她刚刚做成一宗大生意,还有两个月就有丰厚奖金可拿。上司建议她休个假再回来上班,而她选择放弃奖金,两个月后嫁给了巴沙尔·阿萨德。
    两人的交往之所以能保持低调,或许因为巴沙尔本来并非外界预料中的下一任总统。曾在上世纪90年代作为叙利亚问题专家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的弗林特·莱弗里特在其所著巴沙尔传记中说,巴沙尔的个性似乎不适宜承担国家领导人职务,也未曾深入参与叙利亚军队或政府事务,他哥哥巴塞勒才是原定接班人。
    因为没有从政预期,巴沙尔于上世纪90年代去伦敦学当眼科医生,与阿斯玛有了更多交集。1994年巴塞勒死于车祸,巴沙尔中断学业回国,并在2000年父亲死后被任命为叙利亚总统。
    两人静悄悄地举行了婚礼,当时叙利亚媒体没有刊登任何婚礼照片,两人2001年1月才对外公布结婚消息,此时叙利亚老百姓仍不知道总统夫人什么模样,因为政府没有发布阿斯玛的照片。
    泰布勒的书中援引一些叙利亚人的说法,认为阿萨德家族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因为阿萨德家族属于地位尊贵的阿拉维派,而阿斯玛的父母均为逊尼派,两个宗教派别历史上冲突不断,阿斯玛父亲的家乡中部城市霍姆斯更是此次反政府抗议浪潮的大本营之一。

    “两面”
    尽管婚前低调,年轻的总统夫人很快以其时尚优雅的风格赢得叙利亚年轻一代的好感,西方媒体也开始用欣赏眼光关注这个爱穿“香奈尔”套装和“克里斯蒂安·卢布坦”高跟鞋的美丽女子。法国《巴黎竞赛画报》描述她是“一个阴暗国家里的一束光亮”。
    阿萨德夫妇2005年出席大马士革新歌剧院落成典礼时,美国《纽约时报》这样描述这对年轻时髦的总统夫妇:“他们在一起,与(歌剧院)建筑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和谐:高挑、苗条、年轻,他们仿佛代表了世俗的西方-阿拉伯融合体的精华,医生出身的高雅总统,还有他迷人的英国出生的叙利亚妻子、前JP 摩根银行家、叙利亚人自己的戴安娜王妃。”
    不过,《纽约时报》记者没有忽略彼时美国与叙利亚之间的紧张关系。当记者问阿萨德是否关心美军当时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伊拉克西部的军事行动时,阿萨德给了否定回答,阿斯玛则“绽开温暖笑容,轻巧地躲开”记者的问题:“我们下班了。”
    泰布勒不久前出版回忆录《身处狮穴》,讲述他在巴沙尔上任总统后第二年到叙利亚工作生活8年的经历。最初,在泰布勒眼里,年轻的总统夫人看上去很有现代意识,让人感到改革有望。8年后,泰布勒回国,目前担任华盛顿一家智库的阿拉伯问题研究员。他认为叙利亚“积重难返”,而巴沙尔应该下台。
    在叙工作早期,泰布勒曾得到来自阿斯玛本人的大力支持,主编一本名为《今日叙利亚》的英语杂志,这个项目进行了一年,就在第一期即将面世之前,计划神秘流产。阿斯玛的助手向他传递了坏消息,没有解释原因。
    2005年,阿斯玛创立了依赖私人捐款运营的公益机构“马萨尔”,引导儿童及青少年通过创意活动认识和行使公民责任。她还创建了促进农村微型贷款发展的非政府组织FIRDOS,还有向年轻人提供商业技巧培训的机构SHABAB。
    她积极传播叙利亚文化:请法国卢浮宫帮忙整理开发叙利亚文化名胜;请意大利专家协助创建数据库,收集叙利亚掩埋在沙漠中的5000处历史遗迹资料。
    “阿斯玛·阿萨德有两面,”泰布勒评论说,“她是一个现代女性,与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妻子们有着显著不同”,比如,她主持针对失业和贫富差距这类核心社会问题的非政府组织,但同时,“她也想成为一个王妃”,追求养尊处优的生活。
    冲突爆发后,阿斯玛11个月的沉默遭到西方媒体的讥讽。它们翻出她在2009年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的言论,当时她直言批评以色列连续轰炸加沙地带是“野蛮”行径,并“以一个母亲和人类一员身份”呼吁以方停止“暴行”。法新社说:“如今她自己说的话反过来困住了她。”
    阿斯玛最终打破沉默,却不是西方媒体期待的表态。假如失去了“叙利亚总统夫人”这一头衔,她或许只是一个爱穿“香奈尔”的女人。

    关键词:阿斯玛·阿赫拉斯 (Asma Assad),《时装》(Vogue)
    相关链接一: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现年46岁的巴沙尔·阿萨德是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1965年9月生于大马士革。原系眼科医生,曾在伦敦攻读医学硕士学位。其兄巴塞勒死于车祸后,被其父选定为接班人,弃医从政。2000年当选叙利亚总统。

    相关链接二:叙利亚冲突
    叙利亚2011年3月中旬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此后暴力冲突不断升级。今年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未获通过。阿盟去年12月底正式向叙利亚派遣观察团,评估叙利亚各地局势。今年1月,阿盟以叙利亚局势恶化为由,暂停观察团的行动。2月12日,阿盟外长12日召开特别会议,决定终止其赴叙利亚观察团的任务,呼吁联合国安理会组成阿拉伯国家与联合国联合维和部队派驻叙利亚。叙利亚对阿盟提议表示反对,认为此举干涉叙内政。

Leave a Comment


+ 1 = 8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