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伊朗的“官二代”


Written by on 14/02/2012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多维新闻网

内贾德

  不少人都认为伊朗是个闭塞、保守、专制的神权国家,其实只说对了一半:神权不假,专制和闭塞也并非没有,但伊朗是个神权和世俗权分离的二元化共和国。
  在“神”的层面,宗教领袖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什叶派的教义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而在世俗层面,伊朗却是个有普选、有健全民主制度、有反对党和政党正常更迭的国家,在整个中近东伊斯兰世界,世俗民主能超过伊朗的,怕也就只有一个土耳其了。
  然而在“街上随便遇到谁都是亲戚”的中东伊斯兰世界,“官二代”现象司空见惯,即便伊朗这个世俗民主相对健全的国家也未能免俗,从神权到政权,从政府到议会,出名的“官二代”人物可算不少。

  内贾德:“二代”见首不见尾亲家前途不可量
  现任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出身寒微,父亲是铁匠兼杂货铺老板,连自己的姓氏前缀“艾哈迈迪”都是为避免身份低遭歧视而“借”来的“高贵血统”。他本人自学成才拿到博士学位,并从此平步青云,由市长而省长,最终当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俗话说“三代出贵族”,这样一个草根出身的大人物,“二代”似乎来不及成什么气候,内贾德的女儿法蒂玛和两个儿子——迈赫迪和阿里均未从政,外界甚至不太清楚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长子迈赫迪和乃父是德黑兰科技工业大学工程专业的校友,2005年毕业,女儿则嫁给了著名政治家喀什迪之子阿扎德,小儿子阿里则和一位伊斯兰卫队将军的侄女结了婚。
  然而这不意味着内贾德家族就不出第二个“贵人”:他的弟弟达乌德曾有望出任内阁部长,尽管失之交臂,但至今仍在“不懈努力”;他姐姐帕尔文曾多次参选德黑兰市议员,是支持内贾德的“芳香服务派”干将,身兼“国家电视台妇女议会成员”、“教师民兵组织成员”等多项职务,并拥有宗教哲学硕士学位,是一名大学教授。
  据称,她在政治上和弟弟理念合拍,与宗教上层关系密切,曾为内贾德的当选总统立下汗马功劳,甚至有人说,内贾德的政治理想,是受了这位姐姐的影响。倘这样算,他们谁是“一代”谁是“二代”,可就难说了。
  内贾德身边亲戚中最有前途的,不是子女,而是亲家——大儿子迈赫迪的老丈人艾斯凡迪亚尔?拉希姆?马沙埃。
  这位亲家1960年生人,今年不过52岁,最初官运并不亨通,内贾德当省长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小小的情报员,但这位情报员不知为什么和内贾德一见如故,两人结成莫逆之交。
  内贾德当选后,他平步青云,在2007年的最后一天被任命为“国立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而这个“中心”原本并不存在,是专为他设立的,此前他已出任伊朗“文化遗产委员会”主任。不久,他担任内政部副部长,算是一条腿踏入内阁。
  2008年,他的女儿和迈赫迪结婚,他和内贾德正式成为亲家,变戏法的一幕上演了:2009年7月17日,内贾德突然提名亲家出任第一副总统,由于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和议长拉里贾尼激烈反对,他的“第一副总统”只当了8天便草草下台。
  不死心的内贾德再次提名他出任总参谋长,这次索性连台也没上——哈梅内伊以“换马”相威胁,迫使内贾德收回成命。
  不过亲家还是亲家,没当上总参谋长的马沙埃出任总统办公室主任和首席总统幕僚。江湖传闻,内贾德两任总统任满(2013年)后,可能效仿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二人转”,让马沙埃当4年总统,自己则歇上一任,然后卷土重来。
   马沙埃动辄火箭提拔是因为裙带,但官运总是戛然而止,却因为他本就是个争议人物。
  一般认为内贾德是宗教保守派,可他这个最信赖的亲家偏是个新派人物:娶过“反动组织”人民圣战者成员做妻子,自己的弟弟也加入过反政府团体;在当文化遗产委员会主任时出访土耳其,观看了被认为“伤风败俗”的肚皮舞;在重大庆典中让妇女敲着手鼓,用美国职业体育联赛开场那样的说唱风格诵读《可兰经》;公开说“伊朗是全世界的朋友,甚至包括以色列”。
  他还想就神圣不可侵犯的“十二伊玛目”神学问题,和阿亚图拉们“探讨探讨”……可想而知,比内贾德更保守、且和这位“亲家”不是亲家的哈梅内伊,对这位老兄2013的提拔是何感想——他不仅两次把这位亲家拍下去,甚至在去年10月公开威胁,如果“需要”可以索性把总统改为间接选举,这被认为是直接针对马沙埃的。
  反对“亲家”的不仅有“外人”,还有“自己人”,包括内贾德的弟弟达乌德和女婿阿扎德,前者反对他,是因为据称马沙埃阻止了达乌德入阁,而后者则是嫉妒这位“长辈”和他这个“准二代”抢戏。
  为了攀龙附凤,阿扎德不惜得罪身为改革派代表人物的老爹喀什迪,一心辅佐岳父内贾德,为此火冒三丈的老爹当众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如此血本都下了,如今却要排在“亲家”之后,这让年轻人如何吃得消?

  小哈梅内伊:人云谋弑父网谣不胜防
  去年底,沙特阿拉伯电视台言之凿凿,说伊朗破获一起针对哈梅内伊的刺杀阴谋,这起刺杀虽未炸死哈梅内伊本人,却杀死了伊朗战略导弹之父哈桑?穆加达姆,该台称,哈梅内伊的儿子、革命卫队高级军官穆杰塔巴也在其中,一些网络传闻甚至哄传“子弑父,父食子”,说穆杰塔巴已被哈梅内伊处决。
  不过这条消息很快被伊朗官方所否认,并指为“伊斯兰敌人的可耻污蔑”,穆杰塔巴不久后也公开露面,很显然,这条捕风捉影的“弑父”传闻,是当代政治博弈中司空见惯的“泼污”手法。
  哈梅内伊有6名子女,其中5人都不从政,唯一的例外正是长子穆杰塔巴(在全部子女中排行第二)。穆杰塔巴最初在政坛崭露头角,是以内贾德助选骨干的面目出现于2005年大选期间。
  2009年大选内贾德连任引发流血冲突,他被认为是“幕后黑手”,因为那时他受命出任号称“教卫队”、直属最高宗教领袖本人的“巴斯基”民兵部队负责人,而这支民兵武装被改革派领袖们指控应对镇压负责。
  哈梅内伊对这个儿子十分信任、倚重,不仅让他执掌关键武装,而且支持他扩大在革命卫队和青年宗教激进团体中的影响力,一些伊朗改革派网站多次支撑,穆杰塔巴应对伊朗多起镇压异己和激进排外事件负直接责任。
  “弑父说”传出并被揭穿后,一些分析家认为,这可能是伊朗国内政敌怀恨在心,急欲除掉这个危险“官二代”的行为。
  穆杰塔巴之所以引人瞩目,不仅因为自己是哈梅内伊的儿子,且手握军权,在革命卫队和青年激进学生中有不小的影响力,他的妻子同样是“官二代”——前伊朗议会议长吴拉姆-阿里?哈达德-阿德尔的女儿,阿德尔家族不仅在政治上显赫,更控制着庞大的金融资产,可以说,通过联姻,穆杰塔巴集神权、军权、舆论权和财权于一身,势力不容小觑。
  哈梅内伊曾担任过伊朗总统,也是第一个由教士出任总统、再由总统回任教士的伊朗领袖,他的儿子会否仿效乃父、先进入宗教界而后从政?
  有消息人士称,穆杰塔巴对行政职务兴趣不大,有可能直接谋求教职,甚至有人传闻,哈梅内伊有意栽培儿子作自己的继承人。
  不过这种说法恐怕也未必靠谱: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必须是大阿亚图拉、和由全部大阿亚图拉认可的“马尔贾”,并由伊朗专家议会推举,可哈梅内伊是因原定接班人蒙泽塔利失宠而“火箭提拔”的,连较低级别的阿亚图拉头衔都有争议,“马尔贾”和大阿亚图拉称号更因多名大阿亚图拉拒绝背书而存在疑问,这也是哈梅内伊最大的隐痛。
  在这种背景下强行把没有任何教职和“宗教贡献”的儿子立为继承人,后果不堪设想,要知道即使霍梅尼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亲属,这样做可能导致宗教界和强硬派“后院起火”。

  拉里贾尼:比保守派开明比开明派保守
  伊朗“官二代”中最出名、地位最高的并非上面几位,而是现任议长的阿里?拉里贾尼。
  拉里贾尼的父亲是大阿亚图拉拉阿莫里,不仅是伊朗“神权圈”最高阶层的人物,且和霍梅尼一样曾流亡海外(拉里贾尼就出生在伊拉克),属于“根红苗正”的革命元勋。
  他的岳父穆塔哈利是什叶派德高望重的大思想家,连哈梅内伊、甚至霍梅尼都敬重三分;拉里贾尼的哥哥萨迪格现任司法总监,岳父是大阿亚图拉霍拉桑尼;另一个哥哥穆罕默德·贾瓦德是前任司法副总监、副外长,现任伊朗基础科学研究院院长;弟弟巴盖尔为德黑兰医科大学校长;另一个弟弟法泽尔是伊朗驻加拿大文化参赞。
  哈梅内伊是火箭提拔的宗教接班人,缺乏大阿亚图拉们的一致支持,拉里贾尼兄弟的父亲、岳父作为大阿亚图拉中仅有的支持派“保驾护航”功不可没,作为回报,哈梅内伊把拉里贾尼兄弟纷纷提拔到各界要职岗位上,拉里贾尼家族也因此被称作“伊朗的肯尼迪家族”。
  拉里贾尼最初出名,是因为担任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和西方唇枪舌剑,他也因这一表现和家庭背景,被列为“伊朗强硬派代表人物”。但随着人们对他了解的加深,外界发现,他虽然在宗教和国家主权等方面强硬、保守,甚至比内贾德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一些实际问题上却显得灵活,如在核问题上主张务实、合作,反对和西方硬碰硬,在人权方面主张保护和改善,对内贾德动用内政部打击示威者和反对派屡屡表示不满。
  一些分析家指出,“比保守派开明,比开明派保守”的色彩未必是这位最出名伊朗“官二代”的本色,因为他的这些言行更多反映了哈梅内伊的主张。作为宗教领袖,哈梅内伊虽支持排外,但他认为人权是伊斯兰天赋的权力,伊朗应比西方更尊重人权,且坚决反对核武器,曾下达宗教最高敕令,规定伊朗永远不许拥有核武器,这些主张都可在拉里贾尼的言行中找到痕迹。
  不仅如此,哈梅内伊最初和内贾德关系融洽,但近年来分歧公开化,无巧不成书的是,“官二代”拉里贾尼和内贾德的关系,也同样经历了先合作,再对立的过程。近来在诸如伊朗-英国关系,核问题,石油禁运问题和霍尔木兹海峡问题等焦点上,拉里贾尼屡屡和内贾德作梗,引人瞩目。
  许多人认为,曾在2005年参加总统选举但落选的拉里贾尼,很可能作为哈梅内伊的“钦定候选人”,在2013年大选中和内贾德的代理人对决,倘若获胜,他将成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第一位“官二代”出身的总统。

  法埃泽拉夫桑贾尼:都是“官二代”好歹命不同
  “官二代”也非都顺风顺水,如果父辈官运不济,子女的政治生涯也会受到连累。
  曾担任伊朗总统和伊朗专家议会议员的拉夫桑贾尼一度被认为前程万里,却在2005年意外败给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黑马内贾德,从此云交华盖。这位“政坛墙头草”在保守派和改革派间左右逢源,却终于两头吃力不讨好,如今只剩下中看不中用的“伊朗国家利益委员会”虚衔。
  父一辈混得半生不熟,“官二代”的政治前程自然也黑得发暗:拉夫桑贾尼有三儿二女,其中倒有4位选择了远离政治是非圈,只有排行第三的二女儿法埃泽投身政坛。
  和乃父忽而保守、忽而自由的政治魔幻主义不同,法埃泽带有鲜明的改革派倾向,她主编的女性杂志《赞》是保守派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主办的网站更是屡屡被屏蔽、关闭。
  由于同情改革派,并多次公开对抗内贾德,尤其参加了抗议内贾德连任的多次示威集会,加上主张妇女可以不穿长袍上街(尽管她自己一直穿着长袍),法埃泽曾被“巴斯基”民兵逮捕,去年底,她还因“反政府宣传”的罪名,被送上了伊朗法庭。
  不过每次被“修理”后,她都很快恢复自由,她的杂志和网站磕磕绊绊,也好歹维持下来,这不仅仅是看在她父亲终究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第四任总统的薄面上,更因她本人也不是一点“功名”都没有得过——1996-2000年间,她曾当选德黑兰地方议会的议员。
  和前面那些“官二代”比,法埃泽显得最为西化:她热衷于到欧洲、非洲各地旅行,声称崇拜马丁?路德?金和甘地,与纳尔逊?曼德拉有交往,还一直是英国伯明翰大学的注册在校生。
  这些资历若换一个国家,恐怕是“经典官二代”的进阶法宝,可在伊朗这个特殊政体,这些“法宝”反倒成了她的累赘,极端保守派攻击她是“外国走狗”,在2009年她公开站到内贾德对立面后,更有人喊出“打倒”的口号。

Leave a Comment


3 + 6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