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也门总统也下台 四大强人下台 中东乱局尚需时日


Written by on 24/11/2011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第一财经日报》

23日,也门总统萨利赫签署同意立刻交权的协议书,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外界对于结束这场将也门推向崩溃边缘的政治危机的希望。一旦协议生效,各方履约,萨利赫则成为近一年在中东北非乱局中倒下的第四位阿拉伯世界强人,前三人分别是: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
但事实上,该协议无法为也门恢复平静提供任何保障。分析认为,萨利赫交权后,也门将面临数月的经济、政治、安全真空期,精英集团内部的分歧也将造成极大的不稳定性,更何况基地组织频繁发起暴乱。
也门是阿拉伯世界的部分缩影:埃及、利比亚、突尼斯等国脆弱的新政府目前看来亦无力应对民众的二次起义,反对派和部族的趁火打劫,以及地区动荡带来的影响。
“现在还只是一个开端,在中期来看,动荡不会停止。”社科院西亚非洲所非洲研究室主任贺文萍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说,“且会有反复和传染效应。2012年不会停歇。”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萨利赫“体面下台”
根据协议,除了萨利赫的家人外,其助手、支持他的官员和军事指挥官等亲信也都享有豁免权。此外,萨利赫将权力全面移交给副总统哈迪后,在新任总统被选举出来之前,萨利赫仍将担任名誉总统。
尽管萨利赫已经同意放弃政权,但目前仍不清楚他希望在也门维持怎样的政治存在。萨利赫的一个儿子和三个侄子仍在军方和情报部门位居要职。
示威者认为,如果赋予萨利赫系统所有人员豁免权,仍由国家政治精英当权,不会带来任何改变。23日,示威运动的一些领导人表示,如果没有更多原则性的改变,他们将不会退让。
此外,根据协议执行机制,萨利赫交权后,副总统哈迪将授权反对党提名的领导人在接下来的14天内组建新的联合政府。总统大选将在今后90天内进行,哈迪将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而目前也门国内舆论的一个共识是,哈迪可能是唯一的总统候选人。同时,军事委员会也将重建目前分裂严重的武装部队。
贺文萍认为,强人政权结束,阿拉伯人的部分政治诉求已经实现。“不管是民主进步,还是社会经济的高度发达,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必须要有耐心。发展具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她举例称,“比如埃及,是否能够按期进行选举,按期还政,都具有很多不确定性。外交也一样不确定,西方国家也没有像吃了定心丸那样,觉得能迎来亲西方政权。”
交权落实存疑
也门首都萨那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帐篷城”,示威者被萨利赫系统人员拥有豁免权激怒,23日,在变革广场,他们举着被萨利赫安全部队或武装卫队杀害的示威者的照片。不少示威者表示,感到他们的行动被政治精英及其外国支持者“绑架”。
也门政治评论家、一个民主非党派组织负责人伊尔亚尼称,很少有也门人认为协议的签署标志着萨利赫政治野心的终结。“他策略的剩余部分可以在签署完协议之后完成。”他说。
也门社会主义政治家、反对派联盟领导人诺曼称,协议的签署无法推动也门走出混乱的局势,并已经令各方忙于痛苦的妥协,政治危机的解决需要采取实际行动。
“也门的这种交权,我觉得还不是完全确定的。交权有一个落实的问题。萨利赫作风反复,虽然他签了协议,但具体执行不执行,约束力有多大,不好说。”中东问题专家、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所学者陈双庆对本报记者分析,“现在阿盟对他的约束也得打个问号。阿盟也好,海合会也好,都只能起一个中间调停的作用。具体监督或强迫协议的实施,他们都很难做到。”
未来充满不确定
也门萨利赫交权,但仍面临种种不确定性。而近期,埃及抗议者与军警的暴力冲突,利比亚重建过程中各种力量博弈,突尼斯宗教极端组织成员袭击电视台……一切都同当初人们想象的不一样,似乎在变革中,又交织着一场动荡。当初发动起义时,很多中东北非人怀揣美好愿景,他们希望改革政治体系、改善生活水平、构建响应民众诉求的政府。如今,他们的诉求似乎没有达到。未来能够达到?何时才能达到?如何才能走向真正的民主?
“现在根本达不到(当时的要求)。埃及的民生改变了吗?利比亚的民生改变了吗?这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陈双庆说,“他们的终极目标的确不是政权更迭,但是不通过政权更迭是没法实现生活上的改变。这必然是要经过这一步。相对来说,变比不变更好。但是终极的理想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的。”
陈双庆认为,要实现恢复和重建,主要包含政治和经济两大方面,首要任务都是重建政权和巩固政权,这也是中东北非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下一步能支撑政权稳定的支柱就是搞好经济,搞民生。“这个路还很长。状况好一点的,突尼斯可能一两年后才能慢慢稳定。像其他的国家弄不好可能得三五年。各个国家具体情况不一。”
而在埃及,首都开罗等地18日以来发生的示威冲突仍在继续,目前已造成数十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而叙利亚的局势也在持续恶化。
“民主建设没那么容易,这些国家也缺乏民主的土壤,缺乏民主所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和社会的文化。所以到底能否实现目的谁都不能保证,包括这些国家当权的领导人本身,也无法说清明年的这个时候是否还能在台上。”贺文萍则强调,这些不确定性也取决于很多因素,一方面是内部力量的整合,利益能否摆平;另一方面是外部因素,如果叙利亚的局势走向战争,有可能会成为引爆整个中东地区的定时炸弹。
“这个地区的动荡是中东北非历史上重大的事件和转折,至少意味着强人政权不能继续存在了。从这一点而言,是一个进步,我个人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她说。

Leave a Comment


+ 9 = 13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