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记者亲历迪拜探访四天真身较量冒牌


Written by on 30/09/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1 Comment

本文转载自网络

上个月刚看完一部外国影片《127小时》,片中主人公在遇到危难时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话:“永远不要买中国制造的多功能瑞士军刀”,这难免让看片的中国人有些尴尬。当我来到被称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迪拜时,我却发现那句话远不及我看到的事实有冲击力。这些价格低廉、外观逼真的中国产假名牌在富有的国度里也被明目张胆地佩戴及贩卖,同时很多外国朋友告诉我在亚洲、非洲、美洲的更多国家里,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

第一天:
外国人身上的假名牌
Mehrdad是一名伊朗商人,他每个月都从广州、深圳购进大批假名牌包,从中国海关运到迪拜港口,再从迪拜运往自己的国家进行售卖。我在迪拜港口的夜游船上遇到他时,他对中国人也毫不掩饰自己售卖假名牌的身份:“广州的皮具城很多、很大,深圳罗湖区的商业城也很好,虽然我中国话说得并不好,但是那边的中国人说英语很棒,这样的生意很好做。”Mehrdad说,第一次到中国听到“A货”这个词根本不懂什么意思,见过之后才发现假货可以做得如此逼真,如此大规模,而价格却也如此之低。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于是他开始了每两三个月往返于广东与伊朗的生意,而这样的生意也为他带来了高额的收益:“我有中国朋友,他们教我说中文,我会数数,一、耳(二)、散(三)、咝(四)、无(五)……我的朋友说砍价可以用得上。”像Mehrdad这样几乎不会说中文却穿梭于广州、深圳等皮具城的外国人在中国比比皆是,他们不用担心交流问题,因为这些皮具城的售货员英语可以媲美专业八级水平,他们只要带着对货品严苛地挑剔并尽量压低价格就可以了。
Mehrdad眼中有着狡黠的神情,但却一直在说中国人有智慧:“中国人很聪明,什么东西都能想出来,什么东西都能制造出来,我太太身上的行头就来自于中国。”我仔细看着他美丽太太头上的HERMES围巾和手上的LV钱包,车缝线密实,图案清晰且用料精致,几乎看不出与真品的差别。他哈哈大笑着说:“虽然是假的,但走在DUBAIMALL(迪拜著名的世界最大购物中心)里却没有人能辨认出来。我现在已经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A货’的质量都不一样,人民币一百多元的包做工不好我就不买,基本上叫价400元以上的包我会考虑进货,如果他们开价要1000元,我也敢讲200元,这就是你们中国人所谓的砍价吧?中国人,很‘厉害’。”
Mehrdad手上的LV钱包在广州以120元人民币购进,在DUBAIMALL中类似的钱包要卖到3000元人民币,而这个价格还是免税价。Mehrdad不愿说这样的产品在伊朗他会卖到多少钱,但是从他愉悦的神情来看,价格绝对不低。

 

第二天:
不要让Dragon成为notoriety
在迪拜,中国人消费名牌让“China”这个词很出名,而受益于这种名气,一个极为壮观的DragonMart(龙城)也成为当地人建议游客们去的地方。当汽车飞驰在迪拜通往阿布扎比的公路上,在沙漠腹地之中,一座长达一公里的龙形建筑物就会出现在你眼中,这座由中国人建起的ChinaMarket有着4000多的中国商人,销售着从机械到安全系统、从塑料玩具到服装的各种商品。为我开车的印度司机在迪拜已经生活了30年,有着印第安血统的他一看到DragonMart就“哦”的大叫起来:“你进去就会爱上那里,因为那里什么都有,如果你不去,你会后悔。”他对很多外国游客都这么说,说时露出狡黠的笑容,眼神透露的讯息并不全带善意,一再追问之下,他道出了一些眉目:“那些东西(假货)太令人惊叹了,我根本找不出它们跟真货差在哪里。而让你更开心的是它们很便宜。”“什么人会在这里买东西?”我疑惑地问道。“哦小姐,我们几乎每个月都去逛一逛,迪拜80%的居住者都是外国人,他们对DragonMart同样好奇。”
当我在几日后询问一个在迪拜工作的中国人DragonMart到底如何好时,她瞥了瞥嘴:“notoriety(声名狼藉)。”那种不齿让我感受到这个二十岁左右姑娘的尴尬与羞耻:“当然,你能在那里买到中国的丝绸、棉布裙和其他衣服饰品,但你也能看到假名牌的明目张胆。很多外国人会觉得很好笑,一面是中国人大肆在欧洲及各国的免税店里花钱疯狂买名牌,一面又看着各种madeinchina的假名牌在自己国家的批发市场上卖,他们总会问我中国人生产假货为什么还要买真货?听到这种话我会很难过。为什么假货可以如此横行地流通出来?但后来当我了解那些假货的成交额有多可观,我就明白了那些人无论花费多少精力都要把它们弄出来的心态了。”

第三天:
名牌店里的中文导购员
DUBAIMALL拥有世界上各大奢侈品牌和高端服饰品牌的旗舰店,且因免税而受到全世界名牌消费者的青睐。近年来,因为中国人一掷千金的豪气,这里对中国顾客的态度也正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每当我进一家名牌店时,门口的接待员都会用中文说“你好”,当我对他报以微笑时,他会给我一个很绅士的微鞠躬。无论是HERMES还是CHANEL,无论是PRADA还是LV,这里的每家品牌店几乎都有一个东亚面孔的导购员或者会说中文的销售员存在,而那个东亚面孔的导购员则一定是中国人。“AreyouKorean?”当我在CUCCI店里看到一个东方面孔的导购时,我觉得她实在不像中国人。“NO,I’mChinese”,听起来挺有意思,两个中国人在外国用英语交谈,但这种场景几乎在很多店里都已成为常态。这个售货员有着细软的南方口音,说起话来极为热情:“前两天就来了一个中国旅行团,五六个人进来之后直接点款式,问完价格之后差不多每个人都买两三个包,时间不超过十分钟,折合人民币差不多每个人都得花两万块钱。”我在试包的时候这个中国导购依旧滔滔不绝:“今天不买你就肯定后悔,这款包在国内怎么也得卖9000元,在迪拜折合人民币才5500元,这两天人民币又涨了,前两天买你可能还要多花几百块钱。而且这款就一个了,你如果今天不要,我不敢保证明天还有没有,你要知道,中国人socrazy。”说话之间,门口走过三个中国游客,手里拎着HERMES的大袋子,越过CUCCI店的大门,直接进了旁边的LV店。
我随着他们也进了这家店,并在他们不远处驻足观望。“你会说中文?太好了。我要那款包,拿下来给我看看。”他们正在操着广东口音大声地询问中国销售员每个包的价格。声音在安静的店里听起来格外清楚,“这个价格是免税之后的价格吗?”、“还有没有再大一点的?”、“这个要是磨了国内的店能维护吗?”一连串问句耗时不过几分钟,其中一个人已经拿出了钱包准备刷卡。“先生,请您把护照给我看一下,我们要核对身份。”导购员兴奋的说道,因为这家上百平米的LV店里顾客不多,另外几个外国导购员也纷纷围上来,但显然听不懂中文让他们有点吃亏,于是不断地说着英文让中国导购员翻译这些包有多么好,多么便宜。因为DUBAIMALL的商品免税,所以入驻的所有名牌服饰都比国内便宜30%左右,这样的中国“豪客”在国际名牌导购员的眼中日渐成为消费主流之一。
听过很多人说,外国人根本不买名牌,只有中国人这些“土老帽儿”才认高级品牌和奢侈品牌,但显然这样的观点是一孔之见。在阿联酋这个因盛产石油而成为全球知名的富有国度里,我看到虽然所有当地男人和女人都穿着通身长袍,将全身裹得密不透风,但是从每个女人肩上背包上硕大的LV、HERMES及PRADA的标志,及男人们手上的镶钻名表上MONTBLANC、ROLEX的标志都能看到奢侈在这里已如此平常,听当地的外国打工者说,迪拜本地人长袍下的衣服和鞋都是高过万元的名牌,他们只买名牌不买杂牌,而如果你送给他们做礼物的品牌不够高档,他们会立刻扔掉或者转送家里的佣人,看来无论是哪个国家的有钱人,对名牌都很痴迷。

第四天:
dutyfreeshop里的那些疯狂中国人
如果说在DUBAIMALL中看到中国人买名牌已司空见惯,那么在迪拜机场这个免税天堂里,因是中国通往欧洲、非洲等很多国家的中转站,所以汇聚了更多的中国人,疯狂从这里的半夜开始,因为这个时段有很多搭载着中国人的航班降落。在迪拜机场大门入口处,有一个硕大的EsteeLauder广告牌屹立其中,让人惊讶的是上面用中文标着“雅诗兰黛奇迹抚痕抗皱精华露”的字样,其上微笑的美女仿若在说“欢迎中国人购买”。
在dutyfreeshop里,名牌箱包、服饰、名烟、名酒、高级化妆品应有尽有,而迪拜机场的第一航站楼和第二航站楼则充斥着无数东方人的面孔和中国各地的方言普通话。一旦有东亚人种购买大宗消费品,这里的外国收银员在刷条码时都会微笑地问上一句是不是中国人?如果说是,还会补问一句是香港人还是北京人?在他们看来,这两个地名已经耳熟能详。不远处的登机口,拎着dutyfree购物袋的一票中国人正准备登机……

One Comment on "【转】记者亲历迪拜探访四天真身较量冒牌"

  1. whocares 30/09/2011 6:24 上午 ·

    当地男人和女人只买名牌A货

Leave a Comment


+ 4 = 11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