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阿联酋:外劳的卡债危机


Written by on 28/08/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在来到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这个外来劳工的“淘金圣地”之前,菲律宾籍女护士伊夫琳·纳杰从没有申请或使用过信用卡。然而,到了阿布扎比不久后,她很快拥有了14张不同的信用卡,并最终因无法偿还巨额的信用卡债务而身陷囹圄。在阿布扎比,与伊夫琳有着相同经历的外来劳工大有人在。

为补偿儿子严重透支信用卡
因为信用卡超支,伊夫琳欠下了高达2.7万美元的卡债。其中大多数透支的钱都寄给了她留在菲律宾的儿子用来经商,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当他们给我戴上手铐的时候,我认为那绝对是自己所经历过最糟糕的一刻,”伊夫琳说,“我感到自己无地自容。 ”
现年52岁的伊夫琳是个单身母亲,初为人母不久后,她就把儿子托付给了自己的父母,随后单身一人到沙特阿拉伯打工。 4年前,伊夫琳从沙特来到阿联酋,那时她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期间几乎没怎么接触过亲生母亲。
在沙特时,伊夫琳没有机会拥有一张信用卡,但在阿联酋情况却完全不同。银行的销售人员会在医院或教堂附近等待像伊夫琳这样的移民劳工,向他们“推销”信用卡。于是,伊夫琳也拥有了自己的信用卡。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伊夫琳用信用卡给自己购买家具、衣服和食物,但最大的开销还是她寄给留在菲律宾的儿子的钱。她用透支信用卡的方式,给儿子在菲律宾建造了一幢房子,还购买了5辆汽车让他可以开一家租车公司。
谈到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理由,伊夫琳说自己最害怕的就是失去这个孩子的爱。 “我很早就离开了他,没能亲自抚养他长大,这让我感到很愧疚,”她说,“我一直希望能有所补偿。 ”然而,这种补偿的结果却是两人共同入狱——伊夫琳以为无力还卡债,她的儿子则是因为被控吸毒。

银行向外劳滥发信用卡
多年来,阿布扎比的银行纷纷把外来劳工当作发行信用卡的主要目标。这些劳工大多来自欠发达地区,到阿布扎比的大卖场及办公楼工作,没有接触过信用卡,从未体验过如此简单的借贷方式,因此往往会透支,并且透支的额度超过他们能够偿还的能力。
等他们意识到陷入巨额债务时,问题已经难以收拾,最终结果往往是无力偿还卡债,因此遭受牢狱之灾。尽管阿联酋政府并没有公布究竟有多少人因为拖欠卡债而遭到监禁,但一个机构几年前估计,约有1万人因信用卡债务问题而遭到指控或监禁。
一般来说,收入不高的移民劳工不大会使用信用卡。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一改常态,大量透支信用卡?分析人士认为,那些放贷方的暗中鼓励是一大原因。当大量外来劳工涌入阿联酋后,当地的银行发现了这个巨大的新兴市场,随后开始积极采取行动。
根据伦敦一家调查公司的数据,到2008年,阿联酋信用卡发放量就达到了400万张,5年内增加了5倍。造成信用卡数量激增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包括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在内的外资银行与当地银行抢夺市场份额的结果。

卡民事先不了解借贷成本
在银行办卡送礼、低利率的诱惑下,很少有外来劳工真正了解到使用信用卡的成本。据悉,阿联酋国内去年的借款利率达到了36%,比国际平均水平高了一倍,此外,银行通常还会加上10个百分点的伤残及死亡保险金。如果再算上滞纳金等,一些外来劳工透支信用卡所需要承担的利率达到了50%甚至更多。
即使这些外来劳工能提前意识到如此高的借贷利率,但对于普遍来自贫困地区的她们而言,阿联酋各个光彩诱人的商场往往也吸引着他们去办信用卡,用来透支消费。
除此之外,分析人士还指出,外来劳工透支信用卡、背负巨额卡债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个个不同的故事,其中涉及自尊、自责、家庭责任感等种种感情。
分析人士将经常透支信用卡的外来劳工分为了几类,一类人是纯粹为了自己能够享受购物的乐趣;一类人是被漂泊在外的感觉所困扰,为了摆脱“无根”的状态而用透支信用卡的方式在老家建造房子;还有一类人出于对留在国内的孩子的愧疚,而时常购买贵重的礼物送给他们作为补偿。
不过,更多的外来劳工之所以会欠下一屁股卡债,原因是为了能够帮助在国内的亲属,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分析人士指出,面对国内贫困的亲属提出的请求,即使有时候明知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外来劳工们往往还是无法简单地予以拒绝。
菲律宾驻阿联酋大使普林塞萨说:“这些外来劳工的家人往往认为,他们在国外能赚很多钱,于是对他们期望很高,要求也很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些收入微薄的移民劳工为了满足国内亲人的要求,往往自己深陷债务危机,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被判入狱严重打击自尊心
然而,在信用卡大肆发行的同时,阿联酋却缺乏一个可靠的信用管理部门,以至于放贷方无法了解到信用卡持有人到底有多少张卡,欠了多少债务。分析师安德鲁·尼森认为,银行“争先恐后地给外来劳工发信用卡,并且不对他们进行必要的信用审查”,是造成信用卡债务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
按照阿联酋国内的法规,在出狱后,这些欠债的人仍需偿还自己欠下的信用卡债务,不过银行可能会给予一定的减免。然而,最大的痛苦并不在此,而是这些欠债人在出庭受审时往往会被铐上脚镣,许多人的自尊心因此被打击得不成样子。
雷克斯·阿塞尼奥是一名来自菲律宾的验光师,他为自己办了一张金卡,得到的好处是一支万宝龙钢笔,以及每年豪华轿车接送机场的待遇。 “这好比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阿塞尼奥说。
然而,阿塞尼奥最终欠下了高达5万美元的卡债——他用这笔钱支付孩子的教育、弟弟的癌症医疗费用,并在马尼拉购买了一套住房。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他也在阿联酋锒铛入狱。阿塞尼奥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在被判入狱后,他就说:“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
与阿塞尼奥有相同经历的还有54岁的艾莎。艾莎是一名菲律宾护士,有3个已经成年的孩子,一家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谋生,到阿联酋前在沙特工作。 8年前,艾莎来到阿联酋工作,与伊夫琳一样,她随后马上拥有了6张信用卡。
艾莎用透支信用卡的方式给自己和女儿买了房子,还帮几个孩子做生意,结果都以失败告终。随后,她又花钱让两个孩子前往阿布扎比找工作。每月收入在2200美元左右的艾莎,信用卡债务却达到了3000美元以上。今年2月,艾莎因为信用卡债务问题被监禁了一个月,如今又因为另一张信用卡的债务再次面临牢狱生活。第一次出庭受审时,艾莎的女儿也在法庭内。 “我的女儿看到了我戴着脚镣的样子,当时我的心就碎了,”艾莎说。
如今,由于担心再次被捕入狱,艾莎一见到警察就会心惊肉跳。 “我不想再次被关进监狱,”她说,“不过,我现在跟在监狱也没什么两样了。 ”

开设课程教金融知识
目前,阿布扎比酋长国85%的人口由移民劳工组成,这些人同时占到了私人公司雇员人数的99%,而许多雇主仍希望招募更多外来劳工。
这种情况下,移民劳工的信用卡债务问题,让阿联酋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大量拖欠卡债绝对是需要受到法律制裁的违法行为;另一方面,阿联酋迫切需要大量外来劳工。
迪拜的警察局长就曾经抱怨,因欠债而被捕入狱的人数过多,导致大量占用了有限的监狱。甚至还有雇主向劳工部门抱怨说,信用卡债务问题会影响到他们招募外来劳工。
阿联酋劳工部门高级官员卡西姆·贾米勒也透露,许多雇主都在说,“解决信用卡债务问题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阿联酋央行今年出台了政策,收紧了放贷的规则。与此同时,劳工部门也出资赞助了一个教学项目,向移民劳工的代表们教授金融方面的知识。
菲律宾驻阿联酋使馆也已经将移民劳工的信用卡债务问题作为了政府要务之一,尽力减少类似情况发生,改善移民劳工的生活状况。大使普林塞萨在一场专门为菲律宾劳工举办的会议上就呼吁菲律宾人克制。“我们要什么?自由!摆脱贫困!摆脱信用卡债务问题! ”

Leave a Comment


3 + 4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