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哈利法塔下的中国人 | 好奇成就猫——毛一鸣的故事

这是一篇自卖自夸的推文,让迪拜人传媒的成长历程从幕后走向台前,在此感谢浙江工商大学阿拉伯语系对我们主编的报道及采访。


毛一鸣,浙江杭州人,1985年出生,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电子商务专业,毕业一年后前往迪拜从事媒体行业,现任迪拜人传媒经理及主编

虽然毛一鸣是一个纯理科生,但走上写作道路,于他而言,更像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理科生的逻辑思维反而让他的文章多了一丝严谨,值得推敲和品味。

毛一鸣大学时期酷爱摄影,为记录自己摄影生活的点点滴滴,他开了个人博客,时常分享日常生活中见到的美丽瞬间,也会写写美文,为摄影多添一份韵味,一切完全出于兴趣和爱好,所以,他坚持了很久。

2008年,毛一鸣大学毕业,通过朋友介绍在一家网络游戏公司从事游戏策划的工作,由于公司规模小,发展前景有限,毛一鸣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另做打算。机缘巧合,毛一鸣亲戚的朋友在迪拜做媒体行业,需要一个杂志排版人员,而恰好,爱好摄影的毛一鸣对各类图形软件并不陌生,简单学习后基本可以上手,原来的积淀让他抓住了没准稍纵即逝的机会。

迪拜早在2009年就已经被打造成奢华之城的形象,大家以为这里黄金遍地,人们都过着体面奢华的生活,毛一鸣也不例外,他也曾幻想过,住在高档别墅里的奢侈生活,“至少也得是酒店式公寓吧!”毛一鸣回忆道。

2009年4月,毛一鸣带着满满的憧憬和期待,上了前往迪拜的飞机。十几个小时的航程,毛一鸣以及与他同行的中国人都处于极其兴奋的状态,凌晨两点,毛一鸣抵达迪拜。然而一下飞机,幻想就破灭了,走出机场,没有想象中西装革履的外国绅士,装扮得体的外国淑女,没有高楼大厦等宏伟建筑,映入眼帘的更多是衣衫褴褛的印巴人,以及建设到一半的楼房。理想过于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毛一鸣有点失落。可是幻想破灭的毛一鸣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更大的现实打击,那个时候,迪拜有种传统房子,叫做“大家”,即一个破旧大楼里的一个小房间,用帘子随意一遮,被隔成好几块区域,十几个来自各个国籍的男男女女挤在这小小的隔间里,只有可容下身体的大小。有时候印巴人下班后宁愿在仓库里守货也不愿意回家,就是因为在仓库里休息的地方都比所谓的家要大,要更舒服。

毛一鸣有些失望,居然还有如此破的房屋,住处周遭也是又脏又乱,与蟑螂共存的生活难以忍受,更何况和四个陌生人挤在一个乱糟糟、狭小的房间里,毫无私密性可言,被吹嘘为奢华之城的迪拜生活居然还不如国内?!和大多数来迪拜的中国人一样,毛一鸣感觉到极大的落差。与他同班飞机的女生,实在受不了这种环境,第二天天一亮,直接飞回国了,他则整整一夜未眠,思索着该何去何从

毛一鸣是一个好奇心尤为重的人,喜欢不断尝试和挑战新鲜事物,喜欢吃喜欢玩喜欢探索,好在还有迪拜各种花样新奇的事物吸引着他,毛一鸣最后决定留在迪拜。因为媒体工作资讯比较集中,要与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本地有什么活动也常常会邀请他们,甚至很多朋友会把自己认为好吃好玩的地方推荐给他,他会一一记下来,然后自己花钱去体验一番,有时候也会自己开车去探店,有什么新开的网红店他总能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手讯息,受益于媒体工作,毛一鸣在最短时间内迅速熟悉了这座城市。

毛一鸣探店alila酒店

偶然间发现的神秘建筑

毛一鸣还是一个喜欢设身处地思考的人,所谓设身处地,并非单单只指为他人思考,谅解他人,而是会站在不同的职业角度,将自己当做本职业人员,去做事去设想。在报社工作的时候,毛一鸣一个人几乎可以做完整个公司所有的事,除了广告设计、 排版的本职工作外,他也会去充当客服、当收银员,甚至最简单的送报纸,跑市场,做谈判等等。即便是如今,作为主编的他,还在Dubai mall体验了一番前台咨询工作,没有身份限制,一切只为了满足好奇心;而有些人在其位却不谋其职,这样的人失职;有些人安安分分做好本职工作,称职就够,但不愿意再多做一点点其他事,觉得再多做一件事,就是吃亏。毛一鸣却觉得,一切都是一种体验,不计较得失与成本,有时候吃亏也是福,而正是因为这种吃亏精神,他在短短半年内就摸清了媒体工作的各个程序,为后续自己的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那时的毛一鸣,工资依然不高,住处环境也还是那么差,但活的很开心,很潇洒,很充实也很有收获。

毛一鸣在Dubai mall体验前台工作

2009年10月,毛一鸣开始有创办迪拜网站的想法。他犹记得,4月的凌晨,当他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那种落差,彻夜难眠的他在网上搜了一晚的迪拜消息,却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得到验证。互联网犹如冰山一角,往往只展现了它希望展现的一面,真实却被掩盖于深海之下。搜索到的除了吹捧帆船酒店,吹嘘迪拜奢华的文章报道外,别无其他,好不容易找到个人网站,却是个个例,版主是香港人,高薪阶级,每天一餐饭就得花200rmb,他展现的生活很容易误导国内人,因为这样的人并非主流,也根本无法代表大多数工薪阶级的生活状态。那么,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迪拜,让更多的人走进真实的迪拜生活,便成为了他创办网站的初心。

毛一鸣登上《旅行者》

毛一鸣开始在工作之余,找资料、体验生活、做采访、写文章,坚持每天更新。当时唯一幸运的是,自己从事的媒体工作给这份初衷带来了很多便利,因为会有很多的工作有重合性,这为他节省了很多时间与开支。筹备大概半年,储备了几十篇的文章干货,2010年3月,他终于决定将网站公开。然而万万没想到,本着初心和兴趣所写的文章,居然在一时间就引起广泛迪拜华人的共鸣,受到广泛的关注和好评,甚至会有朋友的朋友特意找到他,说,这才是打工者真实的生活啊。

在他的文章中,没有炫富,没有夸耀,有故事,有风趣,有心酸,更多的是带有感情的真实。他自己抽时间,自己找路,自己花钱,就像一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猫,带着好奇憧憬走过迪拜的角角落落。为的只是尝试不同的美食,不同的景点,然后筛选出好吃的餐厅,特色的旅游景点,给大家写攻略,写介绍,有机会的话,还会体验不同岗位工作的状态。这只个性的猫,除非万不得已,不然都不愿意重复去同一家店。

“鬼镇”

“雨屋”

就这样,毛一鸣的网站做的越来越好,甚至还有一些人想购买和入股。完全出于兴趣而做的网站,当时还有人愿意出价5000迪拉姆买下,这对当时的他来说还算一笔不小的钱,但对毛一鸣来说,这可是外界对他的最大认可。虽然最终这桩买卖没成,但反正,一切都是兴趣,也就没有所谓的负担和苦涩。继续做了两年纯公益的网站后,2012年,毛一鸣与人合作将迪拜人网站公司化,2014年又抓住了微信热潮,合作成立了迪拜人杂志创刊和迪拜人微信公众平台,将公司转型为综合性传媒公司。

“迪拜人”做得越来越大,毛一鸣也变得越来越敏锐,他就像是迪拜的百事通,迪拜发生的任何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察觉,都要去体验了解。

但事实上,在迪拜做华文媒体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它经历了几个时期困难的累积。一是2009年的经济下行,华文媒体最大收入的来源——商业广告严重缩水;二是媒体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新的华文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慢慢演变为价格战,导致广告价格和媒体价值一路下滑;三是新媒体的冲击,令许多传统媒体一下子失去了竞争力。

迪拜的环境总是这样,靠纯媒体很难赚到钱,大部分媒体都有自己的副业(或者说媒体才是副业),比如旅游、投资、活动等等,然后靠副业的收入反哺媒体。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迪拜人”依然坚持着纯媒体的道路,也最大程度的保留着初心。现在,“迪拜人”除了继续做着各类美食、玩乐、实用杂文等栏目及广告业务外,还帮忙管理着本地企业的中文社交媒体帐号,也会帮一些外国企业做方案打包 、广告投放等工作。渐渐从一个广告提供方,成为一个方案提供方。

朋友圈里看毛一鸣的生活,总是那么丰富多彩,读者们常会羡慕他有一份各处旅游,吃吃喝喝就拿工资的工作,其实很多也还是自己掏钱去体验的。

朋友圈里的食评

在阿曼山

阿曼山上空的银河

因为他乐于接受新兴事物,擅长关注周围的变化,体味生活中的每一处细节,毛一鸣最大的热点,就是他无穷无尽永不停息的好奇心,好奇心不断激发他对生活的兴趣,好奇心让他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他会体味生活中的每一处细节,感受生活的脉搏,聆听生活的每一次呼吸,挖掘着生活的美好。毛一鸣至此,都还坚持着每月写几十篇文章,其中许多都是他自发对生活的记录。

俯瞰迪拜

功利主义往往会导致急功近利,反而很多不以功利为目的做事的人,能无心插柳柳成荫。“迪拜人”的创立就是如此。为做迪拜华人简史,他和朋友无收入无回报地坚持做了两年调查;为解决整个华人圈经常发生的劳务纠纷问题,他与朋友木子系统地去整理任何一个个可能发生的案例,并提供清晰的解决方法;为让迪拜华人能学到东西,他与华人教授和本地茶室不定期组织免费的学术沙龙,不乏学术界大牛参与……自成立起到如今,“迪拜人”给人们提供便利及有用干货的初心不变,“迪拜人”于他以及并肩战斗的朋友而言,更像是一个装载着梦想和情怀的秘密花园。

本文资料源自浙江工商大学阿拉伯语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