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迪拜高楼游戏卷土重来


Written by on 19/05/2011 in ★全部文章, 房产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早前,四处都是迪拜各种建设停工的消息,比如老虎伍兹负责设计的第一个球场被迫搁浅,世界岛开始荒芜,明星房产被套牢等等,而最近,关于迪拜世界高楼的好消息又开始占据新闻版面,世界最高的住宅即将竣工,新的“最高”项目又排上日程,难怪两个月前采访柯兹纳集团欧洲、中东及亚洲区总裁艾伦·雷伯曼(Alan Leibman)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担心迪拜的状况。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住宅楼是位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Q1,但很快,这一纪录又将成为历史。根据4月底的消息,由英国希莱克特集团负责开发的世界最高住宅楼将于5月份在迪拜交工,同时迎来首批住户。这幢住宅楼被开发商命名为“火炬”,共有86层,高348米,比Q1高出25米,工程造价达6.65亿迪拉姆(约1.82亿美元)。楼内共有676套公寓,其中9成已被售出,为终生产权。开发商称,“火炬”是百分之百的住宅用楼。按照有关国际机构的评比标准,居住用房至少占90%的建筑物才有资格参评世界最高住宅楼。另外,由希莱克特集团负责开发的另外3个项目也将于年内交工,届时将有总共2000套新住宅投入迪拜的房地产市场。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迪拜的房地产和旅游业都在慢慢复苏。”这是雷伯曼两个月前的话,当时国内的新闻报道还没有任何迪拜的好消息,相反,关于迪拜危机的言论依然是主流方向,雷伯曼作为一个生活在迪拜的人,试图用自己的所见所闻证明:迪拜的状况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糕。
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迪拜又有饱满的热情去粉碎别人以及自己的世界最高,去创造新的高度。4月份,沙特皇室宣布将斥资120亿英镑建造世界上最高的大厦,约1600米高,高度是现有世界最高建筑塔迪拜哈利法塔(Burj Khalifa)的两倍,需要乘电梯12分钟才能到顶。这座未来的最高建筑命名为“王国大厦”(Kingdom Tower),将包括酒店、办公室、豪华套间和一座购物中心。为这座惊人建筑出资的是沙特皇家所属的KHC公司,这也是沙特最大的公司,是苹果、麦当劳和亚马逊等巨头的股东。承建商是美国公司Adrian Smith+Gordon Gill Architecture,这也是迪拜哈利法塔的设计者。看来,对迪拜恢复信心的不止是他们自己。

迪拜酒店从不乏高端客人
“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迪拜的高端酒店依然有很好的入住率,根本不缺少客人。”掌管着迪拜最贵(也可能是全球最贵)酒店的雷伯曼说。他所在的柯兹纳集团正是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Atlantis, The Palm)的拥有者。
这座酒店位于朱美拉棕榈岛,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陆地改造项目之一,由一个像棕榈树干形状的人工岛、17个棕榈树叶形状的小岛以及围绕它们的环形防波岛三部分组成,岛上有多项先进设施,除了酒店之外,还有2000栋豪华别墅,2002年推出时曾在一个月内售空,业主多为名人,包括贝克汉姆夫妇、英国球星迈克尔·欧文,还有奥斯卡影后希拉里·斯旺克等。
2008年9月,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以一场花费2000万美元的盛宴隆重开业,当晚的烟花汇演据称较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盛大七倍。不过,彼时迪拜的经济状况无比糟糕,对于这一举动,有评论说是对危机视而不见,但作为这场表演的策划和执行人,时隔几年,雷伯曼依然觉得那是一次必要的赌注和投资,“如果没有那次活动,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功。”
雷伯曼坚信自己做得很对,“换成今天,依然会做相同的选择”。他让超过两千个名人同时出现在迪拜。这些人成了活动的招牌和宣传画,让占地113亩的酒店将最精致的美食、最引以为傲的水族馆、最豪华的客房瞬间在世人面前展开,让全世界都知道迪拜又出现了很特别的东西。
亚特兰蒂斯酒店最贵的套房价格达3.75万美元每晚,共7个,位于酒店东西双塔连接通道处,分别拥有3个卧室和3个浴室,并有一张可供18人用餐的金叶餐桌,客人可以透过落地窗将迪拜市貌和海滨风光尽收眼底,另有一名24小时随叫随到的管家贴身服务。“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客人曾在廊桥套房里连续住了5晚。”雷伯曼高兴地说。在欧美游客减少的这两年,亚洲游客成为迪拜的新支柱,中国游客又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而迪拜类似这样的奢华比比皆是,其他酒店也有房价过万的例子,比如皇宫酒店(Qasr Al Hotel),最贵的皇宫套房是每晚3万美元,阿拉伯塔酒店(BurjAl-Arab Hotel)的总统套房则要 2.8万美元,还有迪拜阿玛尼酒店(Armani Hotel Dubai),也有每晚高达1.2万美元的豪华套房。
现在,艾伦·雷伯曼大部分时间会和华裔妻子以及两个儿子待在迪拜的朱美拉棕榈岛上,他对迪拜的未来充满信心。

这有点像枪打出头鸟
时代周报: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目前的平均入住率如何?主要客源是?
雷伯曼:大概是80%,很多都是回头客。柯兹纳还有另一酒店品牌One & Only,它走的是不同的路线,以小和私密化、好的美食为卖点。整个集团最大的客源是来自欧洲,以英国最多;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则以来自俄罗斯、海湾地区沙特阿拉伯为主,其次是印度,中国的客源也在慢慢增加。我知道中国客人有两种,一种是假期非常短,他们平时很忙,希望在同一个地方就可以做各种各样的活动;另一种则希望悠闲地享受假期,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去打高尔夫,或者享受SPA,我们希望能尽量满足这两种客人的需求。另外,中国客人都喜欢美食和美酒,我们不单单是把酒卖给你,而是有好的品酒师,告诉客人如何选择、如何品尝。

时代周报:中国客人大概占多大比例?
雷伯曼:中国的客人目前来说比较少,大概是1-2%,在特定的一些旅游高峰期会多一些,我们的目标是达到10%。

时代周报:有人指出密集地建造人工岛会影响环境,有些人工岛似乎正在下沉,你怎么看待这一点?
雷伯曼:我自己本人也是住在那里,经常和我两个儿子在沙滩上玩耍、在海里游泳,我们生活得很好,并没有觉得环境在变差,也没有任何下沉的迹象。相反,我看到的是蓝色的海洋、漂亮的珊瑚礁,而且还有许多以前看不到的鸟类品种。每天看着那个地方逐渐地发展,感觉非常好。

时代周报:关于迪拜当地许多大型工程遭遇停工的消息时有发生,你看到的迪拜是什么样子?
雷伯曼:不可否认,迪拜正经历着困难时期,我觉得这有点像枪打出头鸟,大家都在说迪拜,其实世界其他地方的经济也不怎样。比较幸运的是,迪拜的基建做得非常好,从航空设施到地面交通设施,教育情况和服务业也是,是一个人们特别想居住的地方。它已经由原来的以建筑为推动力的发展模式转换为服务业为推动力的发展模式。现在迪拜的房地产和旅游业都在慢慢复苏,当然也要看全球的经济走势,如果全球的经济走势是好的,那迪拜肯定是好的。

时代周报:你曾在烹饪学院拿到学位,是不是想过成为一名厨师?你现在还有时间自己下厨吗?
雷伯曼:这是一种商业的体验。我没有想过成为一名厨师,更多的是想了解餐饮业是什么样子的,而且从事酒店业,食品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我并不是特别享受烹饪,我只能说我吃的技术比做的技术要好。我喜欢美食,每次到访新的国家,一定会去市场兜一兜,体验当地的饮食文化。

时代周报:你闲暇时会做什么?
雷伯曼:健身,酒店健身房的教练非常棒;此外,会做按摩,跟儿子们去滑雪。

Leave a Comment


8 + = 12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