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人专访)杨岷•人淡如菊


Written by on 08/05/2011 in ★全部文章, 人物 - No comments

转载自 阿联酋中文杂志《玉》
(本站经《玉》杂志授权转载,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小提琴家 杨岷

第一次听说杨岷是在外国同事交给我她的联系方式的时候,还强调“这是位生活在迪拜的中国小提琴家”。不过当时忙于工作,并没有马上联系而是把写有她电话号码的便签贴在了电脑显示器的显著位置。虽然每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电脑前工作,却不知为何再没有注意过那个写有“Violinist Min”的粉红色便签纸,渐渐地也就忘了小提琴家的事情。

第二次听说杨岷是卡地亚在迪拜举行的一次活动中,同时参加活动的Grace听说发行了一本中文杂志,兴奋地向我介绍:“我的好友,她不但出自音乐世家,自己也是知名的小提琴家,曾多次被国内外媒体采访过”。就这样,我拜托热心的Grace帮忙联系杨岷,希望能有机会采访。可是很不凑巧,Grace在第二天就被派往北京出差了。尽管已经第二次听到“Min”,却始终没有把“Violinist Min”和小提琴家杨岷联系起来,只是期待着Grace能够早点返回迪拜。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同事们无意间聊起了音乐,我才突然间想起还没有与杨岷联系。于是,在一排排的便签条中找到了她的联系电话,与她预约采访的事情。她很客气,当听说迪拜有了一本中文杂志时,显得十分高兴。于是很顺利地约好杨岷隔天在Marina Mall的星巴克咖啡店采访。手里只有一张写着“Violinist Min”的便签,对她我一无所知,试图通过网络收集些相关资料,以便能更好的了解她,可是一无所获。于是我带着焦虑和好奇,毫无准备的赴约了。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见到杨岷时有点惊讶,长及腰线的大波浪鬈发,偏瘦但匀称的身材,年轻且时尚的打扮,和我想象中的音乐家的样子完全不同。细嫩有光泽的肌肤,让人猜不出她的年龄;五官精致,尤其那一双美丽的杏核眼,极具东方魅力。柔缓的语调,谦逊的态度,平易近人的她让我不再紧张,话题也随着对她了解的加深变得越来越多,渐渐地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杨岷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母亲分别是武警总部文化处和总政歌剧团著名的词作家和作曲家,那首家喻户晓的经典红歌《妈妈教我一支歌》就由他们联袂创作。正是血液里流淌的音乐细胞,3岁的杨岷无师自通便能识谱。5岁起开始学小提琴,从此她的生活便充满了音乐,无论是高兴时、休闲时、焦躁时、伤感时、甚至是大哭时,音乐都伴其左右,陪着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踏上了一块又一块的土地。在“中国最高音乐学府”–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杨岷只身来到英国皇家北部音乐学院继续深造,这期间在语言、文化、生活等方方面面的苦只有经历过海外求学生涯的人才能深刻体会。以优异的成绩取得硕士学位后,杨岷选择留在了有更多表演机会的英国。毕业于著名音乐学府,有着东方面孔的她毕业后求职可谓一帆风顺。在BBC爱乐乐团的面试中,当年首席面试官的评价让她至今难以忘怀“这是我在BBC爱乐乐团20多年的音乐面试中,听到过的,最美的音乐。”就这样,凭借自己的实力,杨岷进了英国顶级交响乐团–BBC爱乐乐团,这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2年后,琴技更加成熟的她成为了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的小提琴助理首席,后又担任世界顶级交响乐团一伦敦交响乐团的第一小提琴。她曾与众多知名音乐家同台演奏,有担任伦敦交响乐团常任钢琴家20年多年之久的John Alley、BBC爱乐乐团的常任钢琴家Liz Burley、现任英国国家歌剧院乐团长笛演奏家Paul Edmund-Davies、德国著名指挥家Markus Stenz等等;她曾参与电影《星球大战》的配乐演奏;她曾担当小提琴独奏与武汉爱乐乐团一起倾情献上柴科夫斯基专题音乐会;她曾受邀担任庆贺泰国国王83岁大寿音乐庆典的小提琴客席首席;她曾在迪拜、阿布扎比主办过多场小型音乐会……从言谈举止中可以感觉得到,杨岷已经和音乐无法分割。如果说儿时对乐谱的无师自通是来自于遗传,那么现在音乐就是杨岷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已然成为她生命中无法缺少的一部分。我不禁好奇如此热爱音乐的人,为何选择定居在迪拜呢?

无需太多的解释,无需过多的铺垫,“我恋爱了,为了他来了迪拜。”一句简单的回答消除了我所有的疑问。杨岷是个成功的音乐家,但她更是个懂得爱自己的女人。在爱情面前,她做了天下所有女人都会做的决定。那是否就从此放弃了她热爱的音乐了呢?当然没有。刚到迪拜的时候,的确有些不适应。2000年,迪拜还是个“无名小城”,尽管已“初露光芒”但却没有现在这般繁华与喧闹。最初那段没有演出的日子是有些寂寞的,但杨岷觉得已经很幸运了,因为除了爱人还有她的小提琴陪伴着她。渐渐地她有了中国朋友、外国友人,也开始变得活跃起来,尽管如此,她依旧感到些许的失落。不过,那样的日子是短暂的,优秀的杨岷开始收到各大交响乐团的客席首席邀请,于是她又回到了舞台上。就这样,时而受邀演出,时而驻留迪拜。相比普通的家庭,也许正是这种短暂的“距离美”,让杨岷和爱人仍旧如初见时那样亲密。

说起学琴的经历和过往,杨岷与我们分享了很多。她很诚实地说,选择音乐并不是自愿,选择小提琴仅仅是因为父母认为她的手很适合拉小提琴。尽管6岁首次登台便在人民大会堂给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领导人演出;9岁时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成为文革后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首次全国招生的14名儿童之一,但杨岷的童年并不是很快乐。在年少的她看来,玩耍嬉戏的时间变成了练琴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她是反叛的。直到有一天,长期的“被迫”让她有了逃离的想法,于是便与同学出走到了上海。当然,最后她们还是被家长领回了学校,但却被留校察看,成为了反面教材的典型。在那个争当“三好学生”的年代,这样的惩罚对她算是个不小的打击,好强的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大家“刮目相看”。那个学期末,所有的科目她都是“第一”。从那之后,“模范”、“学习标兵”就是她的代号,而她也一直保持班里第一的位置,直至大学毕业。对目前倍受争议的《虎妈战歌》里华人妈妈的教女方法,杨岷以她自己作为例子诚恳地说,没有父母当年的紧逼,就没有现在她。现在,她很感谢父母当年让她选择了音乐,感谢当年他们固执的坚持,才有了今天的杨岷。她希望将来能出本书,以自身的经历来告诉世界,“中国妈妈”的教育是成功的。

杨岷,一个“音乐才女”,一个生活在迪拜10年的女子,让我不禁感叹“迪拜真是卧虎藏龙”!在整理采访材料的时候,在网上看到有关她的新闻报道,才知原来她已是如此出名。她那谦虚、恭谨的态度和与世无争的心态,突然让我想到了唐《二十四诗品》中《典雅》的名句:“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杨岷将于5月19日在Dubai Community Theatre & Arts Centre举办一场小型音乐会

Leave a Comment


1 + 3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