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800公里开了17天 | 为何从迪拜自驾回中国,只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图 / 阿昌哥哥 & 郭航汀 & 许振虎 & 韩冬

迪拜华人又有壮举,”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自驾穿越丝路五国”活动启动在即。这是一场绝对的热血之旅,活动的参与者们将从迪拜出发,自驾途经丝路5国22个城市,历时31天,行程15000公里。沿丝路,对话阿拉伯文明、波斯文明、草原突厥文明,最终回到中华文明,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带一路”、”文明对话”。

这支勇者车队将于2018年10月从迪拜启程,让我们拭目以待。然而在”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之前,来自”迪拜华人越野爱好者”的一行7人在2015年便完成过一次同样的壮举。从迪拜自驾回国的车队,从迪拜出发,途径五国20多个城市,行程一万公里,最终抵达中国。

2015年从迪拜回中国的行者合影

迪拜人传媒邀请到”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的发起人马宁海先生,他同时也是2015年“一路向东·迪拜-中国”活动的参与者,来谈一下这场盛大旅途的前世今生。

行者 · 马宁海
“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发起人

迪拜人传媒:你们即将启程的”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活动令人振奋,其实2015年你们一共7个兄弟已经曾走过一次从迪拜自驾回中国的旅程,一路从西亚沙漠、穿越中亚古丝绸之路、飞越青藏高原、到达世界之颠西藏、再入天府之国四川。当时你们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为什么要去做这样一件事情?

马宁海:最早的想法比较简单,首先,我们是一群平时比较喜欢户外,而且是玩越野的一群人,平时就喜欢满世界到处走。最早呢,有一个环球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我们曾经做了很多尝试,其中2015年年前的迪路向东,算是尝试之一。

2015年成功从迪拜自驾回国的一路向东团队合影。成员有韩冬、郭航汀、雷鸣、许振虎、朱泽昌、马宁海和陈成龙。

迪路向东这个想法最早的来源是,我的一个朋友瑞士人,在南京大学教老庄,中文非常好,娶了个老婆是中国人,闲聊的时候聊过从迪拜开车回中国这么一个想法,后来他得了癌症,去不了了,我呢,就继续了这个行程。当时召集了很多人,其实最原始的目的就是想尝试一下没做过的事情,看能不能走通。其次,也了解到这条线路是古丝绸之路,有非常丰富的历史人文和特别壮观的风景,特别想去走一遍看看。总结来说非常简单,就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一路向东团队旅途中合影

迪拜人传媒:你们这一路具体走了哪些地方?用了多久时间?那么长途跋涉的旅程,路线设计是不是花了很多功夫?准备工作做了多久?

马宁海:我们当时是2015年6月23号出发,到2015年7月12结束。当年穿的是从迪拜出发先到伊朗,走土库曼到哈萨克斯坦,从霍尔果斯出口岸进中国伊犁。经过设拉子、德黑兰、土库曼巴希、阿克套、阿斯塔纳、阿拉木图等,共走过五国20个城市。其中土库曼最短,两三天就出去了,出了首都阿什哈巴德就到乌兹别克斯坦了,乌兹别克斯坦中走的是里海路线,我们往北走,走里海经过北部,沿着俄罗斯边境走,然后进入了哈国,最后到的是阿拉木图。

我们境外用了十七天,那次比较赶,每天行驶距离800公里左右。总行程1万多公里。

从车贴上就能够看到他们的雄心 —— 迪拜-中国

准备工作我们用了将近两个月吧,做计划筹备设定线路办各种各样的手续,实际上我们在那次出行一年前就准备出发,但是没走通,中亚比较难走,不是路,而是这些国家的签证,各种各样政府的手续特别难办。

@伊朗德黑兰雪山Tochal Telecabin

迪拜人传媒:经历了那么漫长的旅程,肯定会碰到许多难题,你们这一路碰到过哪些困难?绝对最困难的是哪一部分?

马宁海:说实话,没觉得有什么困难,就算是每个意外,每个困难我们也都觉得挺享受的,除了各种行政上的手续,这是我们觉得最头疼的。沿途上也出现一些小惊险,但基本都是有惊无险,比如在荒野上飞奔时迷过路。稍微有点危险的是,在伊朗的乡村,我们凌晨出发时有两次差点出车祸,当然责任不在我们,而是伊朗乡村地带的人可能不太知道城市里的交通规则。

从伊朗去塞上小镇的路上

迪拜人传媒:能用一句话概括你们旅程中的每一个目的地么?如果非要你选择,这一路上最让你心潮澎湃,最让你魂牵梦萦的目的地是哪一个?为什么?

马宁海:三年前的旅程中,我最喜欢伊朗的波斯波利斯,印象深刻,你在苍凉的夕阳下看到的两千多年前王朝的宫殿遗址,有点像圆明园,加上残阳的映衬,那种历史的厚重感就会瞬间让你穿越两千年。当你触摸那些建筑,断壁残垣的石柱子和精美的雕刻时,第一印象是叹为观止的工艺,反映了当年文明的发达程度,同时你会有种穿越感,好像在与历史在对话。波斯波利斯在我印象中是深刻的甚至是震撼的,今年本来有一个计划去还原它,在那里设了一些活动,希望通过技术上的手段,邀请当地人来观看,以一种形式去还原它当初的样子,我们甚至已经给这个活动起名为”向文明致敬”。

团队在伊朗波斯波利斯的合影

土库曼斯坦:奇葩国家,除了资源,什么都没有,非常美丽的城市里看不到人,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 — 神秘,引起我们非常强烈的探究欲。

土库曼斯坦一片荒原,车队沿着里海行驶

边境路况不好,车队决定把轮胎放气后前行

乌兹别克斯坦:我还没走过,通过我所看过的史料来说的话,那是丝绸之路最繁华的地方,我没去过,还是不概括了。

哈萨克斯坦:地方大,资源多,风景美,人文丰厚,典型的草原民族。

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 总统生日庆典游行

@阿拉木图湖附近的雪山

迪拜人传媒:你觉得3年前的一路向东,为你们的人生带来了什么?在回来后有没有什么感悟或想法?

马宁海:因人而异吧,就我个人而言,感受和感悟太多了。捡重点的说,当年的一路向东回来以后,首先对每个成员来说,都是一次难忘且不可复刻的经历,当年第一次穿越的七个人当时的心情肯定是难以复制的,就算我们今年也做了类似的活动,从心境上肯定就不一样了。感悟也是有的,走过这片大地,所见所闻所思,会对你的人生价值观有很大的修正。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历史的关系还有文明的变迁,你可以看到宏大的历史就在你眼前。我觉得对人的触动最大的是,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居然有那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民族,在这片大地上以不同的方式繁衍生息了几千年。

旅途中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在塞上小镇,伊朗当地人热情回应一路向东

迪拜人传媒:你们是怎么解决签证问题的?车辆出入境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么?

马宁海:签证部分是最困难的,中亚国家不是路难走,而是办理签证的难度令人发指,尤其我们要做的是这种大型活动,还要完成一个纪录片的拍摄,还有这么多国家不同的人完成一次这么长时间的旅程,难度之高可想而知。为此做了一年的准备和无数时间精力以及资金的投入,但终于在这个时刻可以完成,其中付出的艰辛超出想象,不过也是非常值得。

主要的准备工作有日常用品、生活用品、拍摄用品、工作用品等的准备,以及各种办证各种手续的申报,整个行程大部分是在户外,还要准备好充分的户外装备、药品、应急、通讯就更不用说了,总的来说是一个相当繁琐的工程。车辆出入境手续方面,需要准备ATI单证和各个国家的审批,保险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钱,足够充足的资金和时间才能完成一次又一次手续的筹备和审批。

霍尔果斯口岸附近,车已经泥泞不堪

迪拜人传媒:如果有别人也希望完成这样一次壮举,旅途中你觉得有哪些注意事项?

马宁海:首先,我们计划每年都做这样的活动,如果有人也想完成的话,希望他/她来年可以加入到我们当中。第二,要先把几个国家的签证搞定,所耗费的精力时间是很多的,资金上也不是一个小数字,要做好心理准备,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这样难度指数相当大的旅行,更要有心理准备,它不是一次普通的自驾游或自由行,你坐飞机在这些地方旅游都不容易,更何况像自驾穿越这么多国家呢,难度之高,可以说是大工程级别的。

在土库曼斯坦,“试驾”阿哈尔捷金的汗血宝马

迪拜人传媒:自第一次出发已经3年了,这一次”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活动,你们又将再度启程,你觉得这一次旅程和上一次有什么不同?出发心态上有什么不一样?

马宁海: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我们是以一种非常轻松,欢欣雀跃,无比好奇,对星辰大海的探索的心情。这一次对于我个人而言,更多的是责任,完成了当年未完成的一个更大的梦想,一次精神回归,去表达去实践去追随张骞的精神,用身体力行去实践1%的勇者精神,通过我们的活动,通过我们的所见所闻,去向整个社会表达。如果一定要浓缩成关键词的话,上一次是探索,这一次是使命。

从伊朗前往土库曼的公路

迪拜人传媒:这一次”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活动,有哪些亮点?你们对全新的旅程有哪些期待?

马宁海:这一次亮点真的不少,都在我们的活动当中,有五场官方活动和十多场民间活动。首先是官方活动,是以文明对话的高度,去以使者的身份,向世界向我们所走过的地方的人们去展现我们的文明,这个是很宏大的历史视角,民心相通这个部分呢,非常有趣味性,是愉悦的体验,这次旅行中很多亮点都在民心相通里边,敬请期待吧。我们会实时将我们的行程与动态传播回来,在各种媒体上,大家应该都能看到。

巴尔喀什湖@哈萨克斯坦

阿拉木图湖附近的雪山

迪拜人传媒:上次”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发布会的文章,我们发出去后很多读者都对这个活动感兴趣,纷纷询问可以如何加入你们,如果有志愿者想参与你们的车队,他们可以怎么与你们取得联系?

马宁海:我们今年的招募已经完成了,没有报名成功的朋友请通过1%勇者之路-迪路向东公众微信号、微博号、迪拜人媒体等持续关注我们的活动,幸运者将有机会获得参与下一次活动的优先名额。1%勇者之路活动我们会每年做,年年做,并希望成立一个梦想基金,每年帮助1-2个想走出去看世界,但没有能力的人实现他们的梦想,名额逐步扩增。

可关注微信订阅号
LIFE勇者之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