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中东当代艺术:追求浮夸后的迪拜


Written by on 26/03/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Dubai is the new Hong Kong」是阿拉伯世界在2006年喊出的口号,来年第一届迪拜艺博会在众人期盼之下横空出世,没想到半途却杀出个程咬金:中国当代艺术;全球转动的热钱不但转移至中国艺术市场,迪拜的经济奇迹也在陷入资产泡沫化风暴,沙漠神话于2009年随之破灭。今年3月15日,第五届的Art Dubai在大众带点质疑心态之下隆重开幕。迪拜政府的所有政策及美好梦想,因为过度的追棒及扩张,使得迪拜梦成为过往云烟;走过浮夸及不切实际,迪拜艺博会,中东地区唯一的艺术博览会,将会有如何的表现?

……点击Read More 阅读全文


  号称中东金融中心的迪拜与香港有许多相同处,区域内的有钱人都将钱往这里放;即使有最成功的艺术博览会,当地的艺术生态却不活跃;同是多种族城市,外籍打工族比例很高;5%的TAX降低藏家购买艺术品的成本。但是迪拜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先天条件完全无法成立,许多新兴产业也背离了阿拉伯世界的本土文化(意指赌博业,伊斯兰教禁止赌博)。积极开发除了石油以外的产业,是来自于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们的共同梦想:「30年后将不靠石油生存」。有了金融泡沫的教训,迪拜圆不了金融中心的梦,那成为中东文化平台的老大才是接下来的重头戏。

  迪拜以艺术博览会争取中东文化对话平台

  初抵迪拜,很难不被这里极端的奇特风味吸引,这里既现代又传统,既时尚又古檏。这与前、现任国王相当尊重传统文化及现代知识有关。现场一位香港参展画廊商即说,「迪拜太有钱了」。国王一声令下:「我要办艺术博览会」,整个国家动起来,找来全世界最顶尖的公关公司,据闻单是媒体推广部份就花了一百万美元。除了欧美媒体,这也是组织方第一次邀请亚洲重要艺术媒体至迪拜。总监在采访中不停强调,「迪拜第二个五年的目标就是国际化」。迪拜艺博会新任总监Antonia Carver是地道英国人,十年前因担任The Art Newspaper的驻外记者而搬迁到迪拜。

  迪拜国王如此积极争取文化宝座,和另一酋长国阿布扎比积极扩张其文化版图有关,花费8亿美元尚在建设中的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博物馆将于2013年开幕,无疑给了迪拜极大的压力。阿拉伯世界另一超富国家卡达王室近来也加入这场大战,Qatar Museums Authority(卡达博物馆当局)请来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贝聿铭设计伊斯兰博物馆及Jean Nouvel设计卡达国王博物馆,单是这两个项目就够惊人了,当局的媒体主管Omar来到现场”踩场”,不停的游说亚洲媒体们到卡达一游。先前艺术圈盛传卡达将并购佳士得,事后虽证实仅是谣言,但是中东地区美术馆先后的成立,势必带来馆藏作品交易买卖的机会,佳士得入驻中东开辟战场成了最好的时机。

  今年在迪拜国王支持下,尤其是财政上的帮助,全球艺术论坛(Global Art Forum)也伴随着艺博会诞生(今年论坛名单拥有全球最知名文化艺术学术领域的菁英份子)及第十届的Sharjah双年展。总监提到,当地的富人都相当尊重知识分子,也非常以伊斯兰文化为傲;她透露,金融危机时,有位本地藏家向当地的每一间画廊分别购买一件作品,金额不高却以实际作为支持画廊渡过风暴。两年过去了,迪拜当地画廊没有一家倒闭反而增加了三家。

  除了贵气还是贵气的艺术博览会

  基本上,在度拜能够消费艺术品的都是阿拉伯皇室成员及外籍高阶管理主管,曾经有一笔五百万美元的镶珠宝的Mughal时期的酒瓶便是通过伦敦佳士得成交,而卡达大公Saud也是回教艺术的大客户,迪拜国王名下也有一艺术基金会。另一大买家Nasser Khalili,他曾在伦敦及哥本哈根组织过回教艺术展览,英国的V&A、凡尔赛宫及里斯本的Gulbenkian也都开始馆藏回教艺术。此次迪拜艺博会也广邀美术馆比如英国泰特、香港、美国、西班牙等地的美术馆馆长,积极地将回教艺术推入美术馆殿堂。可以想象,中东石油爆发户的形象正努力的被迪拜自己推翻,不惜代价的争取阿拉伯世界的文化宝座。

  第五届的迪拜艺博会画廊”回头率”高达85%,新加入30家画廊,总计为82家,属于中小型规模。展会的观赏人数从去年的8千人提升到今年的1万8千人。参展艺术作品素质极高,全球当代语汇足够但不脱离中东元素,装饰性强;展商服务完美,无论是展墙或是灯光足可媲美专业画廊,可说是当代艺术博览会中的TEFAF。两大赞助商Cartier及Van Cleef and Arpels以装置艺术的原则呈现珠宝,不让产品抢去艺术品风采,非常值得亚洲艺博会借镜。整场艺博会看下来的感想除了贵气还是贵气。预展当晚,各家画廊都传出不错的销售成绩。常青画廊带去的Anish Kapoor装置作品引起一私人藏家与美术馆的竞争,重量级纽约藏家Susan and Michael Hort夫妇,苏富比全球主席Robin Woodhead,张明与MoMA组织一同齐来;迪拜当地的画廊Carbon 12趁艺博会带来大量藏家,于画廊展出的 André Butzerek个展作品几乎全售凿。艺博会现场作品价格多数在10万美元以下,最高价格属October Gallery带来的El Anatsui作品高达140万美元,来自孟买的Chemould Prescott Road带来的巴基斯坦艺术家Rashid Rana受到印度藏家追棒,价格约在7至11万美金。总监Antonia表示,迪拜是个能够包容多种族的地方,许多在国外经商的中东裔甚至是印度裔人氏,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到迪拜支持自己故乡的艺术。在场有一位印度裔商人表示自己经常往返阿曼及法国,他向Carbon 12购买了伊朗藉艺术家Sara Rahbar的一件四万美元的作品。

  迪拜当地的画廊数量只有40家,这与香港处境类似;虽然两者都是区域性的金融中心,本地的艺术生态并未因而鸡犬升天。组织方对参展作品挑选也颇为严格,总监表示,与政治、性相关的主题都不能以影像方式表现出来,许多艺术家转而使用隐喻手法。Art Dubai今年扩大推广,邀请更多亚洲媒体,几乎欧、美、亚三大洲重要的艺术媒体都到场。在在说明Art Dubai走向世界级的愿景。

  迪拜在发展城市时,其目光不仅仅是盯住了本地居民,而是紧盯海外来客,迪拜的超级豪宅不少就是为了欧美超级富豪量身打造,极尽奢华。但是这样的消费群体毕竟属于少数,总监也在采访中提到,香港成功晋升全球第二大艺术交易市场,是迪拜积极学习的对象,今年香港艺博会也是她积极向外招商的重要地点;谈到中国的艺术市场崛起,她表示将广大邀请华人藏家到此,而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泡沫让她学习到更谨慎一点。对中东地区以外的参展画廊最关心的还是,来到迪拜作品到底能不能卖?常青画廊的Mario Cristiani如此回答《当代艺术新闻》:「你得亲自来到当地感受,还要有关系;一但你有了”feeling”,再有”关系”,什么事都成了」。

Leave a Comment


1 + = 10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