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享有王室地位的阿拉伯马


Written by on 19/01/2011 in ★全部文章, 文化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万万没有想到,即使在阿拉伯的世界里,寻找一匹阿拉伯马也不容易。我花了足足三天时间才见到了它的真容,阿拉伯马不如想象中那样神俊,甚至从通常的 审美情趣看,它那塌扁的鼻梁、宽阔的脸庞还有些”丑陋”。但这些都不妨碍这种名驹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生灵,在世界历史中留下伟大的印记。
那是一个黄昏,在卡塔尔马术俱乐部的马道旁,马场的主管阿里请我坐在阿拉伯的帐幕之中,一位小仆人送上红茶,他还让我品尝一下柔和的阿拉伯水烟。这 时一匹匹阿拉伯马从马厩中被拉出,开始它们晚课。马倌们拉着这些昂贵的生灵,在马道上遛弯。”咔哒、咔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阿拉伯马向我走来,它神情高 傲,旁若无人。
我突然感到自己正沉浸在沙漠的意象之中,和那些马儿的主人在一起,喝着茶,尝着水烟,马儿在一旁悠然自得地啃食着偶尔裸露的荒草。沙漠的落日,将马儿的身子在地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这就是历史,此刻与历史同在。

……点击 Read More 阅读全文


 

人与马”血脉相连”

有20年养马经验的哈桑,对我引用了马房拥有者卡塔尔王子谢赫·穆罕默德的一句话,”在我小时候,我和兄弟姐妹在马房度过了我们的童年,看着这些马 长大,我知道我的祖先和它们的祖先是在同一块土地上长大的,我们血脉相连。它们是如此漂亮,对人类如此友善,令我倍感亲切。这些马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们所有的人民和我的感觉是相同的,马是我们的一部分。”哈桑说,这是对阿拉伯马和阿拉伯人关系最好的诠释,两者之间血脉相连。
“贝都因人(以氏族部落为基本单位在沙漠旷野过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视马匹为自己的家人,就算自己没饭吃也要先喂马。因为沙漠里没有了马就没法生 存,所以他们宁愿饿着自己肚子也不能让马没饭吃。养马的饲料是人的食物,人吃一份,马要吃四份,贝都因人经常会饿着自己的肚子来喂马。有时候让他们在自己 孩子与马匹之间选择时,他们甚至会选择给马吃饭,而让孩子饿肚子;有时候没水喝,他们会用人奶来喂马。所以贝都因人可以养出最好的阿拉伯马。”哈桑说的并 不夸张,用枣子以及骆驼奶喂养阿拉伯马,是历史上记载的传统饲养方式。
 

因为战争,阿拉伯马闻名于世
马匹对贝都因人的重要性犹如生命,从一开始,阿拉伯马就被当成战马,骁勇善战的贝都因人,个个都是马上枭雄。他们攻击其它部落,掠取牲畜来增加自己的资产。闪电掠夺攻击的成功,得仰赖速度,确保洗劫之后可以全身而退。
哈桑说:”母马是战马的最佳选择,因为她不会对着受略者的马匹鸣嘶,可以降低对方的警觉。”
最优秀的战马在沙场上要表现英勇,进行攻击时,即使受到惊吓,也绝不退却。征战的日子里,马儿总是长途跋涉、远离家园,过人的速度跟惊人的耐力当然是一定要具备的条件。
阿拉伯马传遍世界同样是因为战争。于1095年开始的十字军东征,欧洲人的军队侵入了巴勒斯坦,很多骑士将阿拉伯马视为战利品带到欧洲。
不过,哈桑认为上述时间不太确切,最早的阿拉伯马可能是经西班牙与法国进入欧洲的,”穆斯林骑士到达西班牙的时间在公元9世纪或10世纪,早在那时阿拉伯马已经进入了欧洲,为欧洲的贵族所喜爱。”
阿拉伯马的第二次”扩张”,得益于奥斯曼帝国的”发展”,土耳其人于1522年曾派遣30万骑兵进攻匈牙利,部分阿拉伯马在战争时被欧洲人俘获。1529年,土耳其人到了维也纳,马匹再次被波兰及匈牙利军队俘获,阿拉伯马开始流入东欧。
1732年普鲁士成立了皇家马场,他们的国王派出探险队前往阿拉伯半岛,买回两公一母三匹阿拉伯纯种马,除了培育纯种之外,还将阿拉伯马与当地马种 混交,诞生了新的马种。大概100年后,一些英国观察员发现普鲁士的战马在速度和耐力方面远胜于英国战马,他们得知其中奥秘之后,开始了自己的尝试。
于是一种完全用于竞速的”纯种马”诞生了。三匹阿拉伯马–1703年的Godolphin Arabian(其实是柏布马)、1683年的 Byerley Turk、1703年的Darley Arabian,被引进到英国,这三匹种马是英国”纯血马”这个新品种的血缘基础。现今高达93% 的英国”纯血马”都可以追溯出是这三匹马的后代。无庸置疑,阿拉伯马对于今日轻型马的血缘有着直接而深远的影响。
哈桑对于这样的混种一点也不感冒:”在我们的饲养范围内,不可能让阿拉伯马与其它马混种,绝对不可以,我的工作就是要让阿拉伯马保持血统的纯正。”当说到”血统纯正”时,哈桑神情高傲。

 

阿拉伯马成为富人的玩意
在今天现代文明世界,阿拉伯马似乎已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多哈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笔直的马路,呼啸而过的汽车,高耸的摩天大楼。阿拉伯马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印迹。
哈桑说:”普通人不会再养马,因为已经很少人在沙漠生活,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要建立这样专门的饲养基地,饲养纯种的阿拉伯马。”
是不是因为阿拉伯马太昂贵呢?哈桑摇摇头,”不是的,阿拉伯马有贵有便宜,便宜的几万里亚尔(1元里亚尔约合2元人民币)也有,饲养起来一个月只要一千里亚尔,甚至贵不过一辆汽车。只是人们的观念变化了,马离他们越来越远。”说着这话,哈桑脸色十分遗憾。
目前在卡塔尔境内总共只有一千到两千匹阿拉伯马,数字不能确定,因为经常有马被卖走,而又有新的马匹被买来。
现在的卡塔尔人,似乎同样失去了让马儿长途奔跑的需求,这点在2006年多哈亚运会的长途竞速赛中可见一斑,总共19匹完成120公里赛事的马匹 中,只有6匹是阿拉伯马,另外有美国温血马5匹,盎格鲁阿拉伯马3匹,不知名的混种马5匹。在中东地区更多的比赛是”选美赛”,这种比赛比的是马匹的毛 色、体型、外观以及驯化程度–实际上就是比马的血统纯正程度,比的是钱。

自2010年以来,马匹TOP10中,来自卡塔尔的 Rasheeqah获得了12540902欧元奖金,遥遥领先于其它马匹排名第一;阿拉伯马比赛数据TOP10中,卡塔尔以总共237958434欧元的 奖金在18个国家中排名第一;马主TOP10排名中,谢赫·阿卜杜拉王子和谢赫·穆罕默德王子分别以128351000欧元和51148700欧元排名前 二。
实际上,阿拉伯人重新兴起对阿拉伯马的追捧,是在石油被发现之后,这些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才开始在马匹上进行大投 资,他们有财力不惜重金进行投资,将一些血统优秀的马匹和阿拉伯马带回国内,使得阿拉伯马在中东重新又成功繁殖。数十亿计的养马业在全球蓬勃发展,马术赛 事和阿拉伯马繁殖和训练也在中东地区兴盛起来。
当然哈桑并不赞同这个看法,”不,不能这么说,阿拉伯马是阿拉伯人的命根,我们的祖先,我们的荣耀,我们的文化都植根于此,从来最好的阿拉伯马都在 这里。你看几乎所有的大赛都是在阿拉伯地区的马匹胜出就是证明。”他在言语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以比赛作为衡量阿拉伯马优劣的心态,实际上证明了阿拉伯马今 天在阿拉伯世界的状况,已经成为了富人的玩意。
“现代城市里的阿拉伯人已经很少养马,因为马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现在人们穿名牌,开林宝坚尼,但这些都是身外之物,都会消失,只有阿拉伯马属于阿 拉伯人,阿拉伯马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代名词,只有它们会永久存在,他们存在了,阿拉伯人就存在。”哈桑先生说到阿拉伯马的时候,永远情深款款,这番话让我有 点感动。对于这位养了20年马的”老马馆”来说,阿拉伯马耗费了他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阿拉伯马的”来龙去脉”
在阿拉伯半岛,有一个关于阿拉伯马起源的美丽传说:天使加百利从天而降,叫醒了阿伯拉罕的儿子实马利,以避开狂风的吹袭。加百利命令狂风止住,狂风则出现一匹马的形状,貌似将大地吞没。故此,贝都因人称第一匹阿拉伯马为”风之饮者”。
当然这只是传说,真实世界里的阿拉伯马的起源却有着不同的争议。大部分证据指出,”原始阿拉伯马”或”东方亚型”来自新月沃土的北边,即当今靠近土耳其的山地地区。
另一个说法是,阿拉伯马是来自阿拉伯半岛的南部,即现今也门的地区,因为相信在冰河时期,这些地方是肥沃的草原。
对于这个问题,我找到养育了20年阿拉伯马的卡塔尔皇家马房总监哈桑先生求证,他十分肯定地说:”阿拉伯马来自阿拉伯半岛南部,然后通过贝都因人把 它扩散到了整个阿拉伯地区,一支通过西奈半岛进入了北非,另一部分迁移到了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地区。”当然这也可能是一家之言,但从贝都因人是阿拉伯马最 好的饲养者来看,他们出现在阿拉伯半岛的可能性最大。
早在公元前,就有阿拉伯马的印记,在中东的一些壁画中出现的赫梯战车就出现过阿拉伯马的图案。在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有圆拱头部及高耸尾巴的战马 在战争中和狩猎时拉着战车的图画。而拥有东方色彩的马匹图画也在古希腊及罗马帝国出现。这些古代的马匹并非被称为阿拉伯马,直到公元前500年,波斯人才 首次用阿拉伯马称呼它们。
阿拉伯马到底来自何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通过弯刀和新月被人们所知。哈桑介绍说:”阿拉伯马是随着先知穆罕默德的足迹闻名于世。”
关于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与阿拉伯马的传说也非常多,比如关于阿拉伯马的五大种群,哈桑说:”穆罕默德在沙漠经历了一段长途旅程后,离开了马群前往绿 洲喝水。在到达水源之前,穆罕默德突然呼叫马群回来,当中只有5匹马有回应。由于它们的忠诚,回到主人身边的马成了穆罕默德的坐骑,并成为五大血统。”

Leave a Comment


5 + = 11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