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罕的沙漠农庄


Written by on 04/01/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文/蝌蚪 (来自 青春范儿文字创意团队

清晨出门,实在难有好心情,更何况对于喜欢晕车的我。

车主聪明地绕过了上班的车流,跨迪拜,经沙迦,我们到了阿基曼,据说是阿联酋相对穷困的一个酋长国。路走在沙漠里,胡杨树三三两两,相互依靠着生长,野草一团团,想拥抱沙漠,但是沙漠别扭着,像身边的人。车子拐弯,道路边两片大大的圈地里已经沉寂,已经施工了的,还没有建成的,都被遗弃下来,不多久,风沙会一点点将他们淹没。金融危机的痕迹四处可见,连这么荒漠的地方。终于看到椰枣树了,这是主人的领地。稀矮的几排房子,杂草中的椰枣树,有的已经落果,还有的,刚刚顶出几片叶子。这里的领地都被圈起来,是那种“非我莫属”的气派。主人说他的庄园里曾经养过羊,所以土地相对肥沃,草被也相对茂盛。去年一个福建人租了他几公顷地,想种菜。结果没有种起来,撂了地走了,说是在迪拜工作挣得多。

种过地?我开始关心起来。

  ……点击 Read More 阅读全文

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想当然地说:阿联酋没有农业。这本来是一个游牧的民族,晃晃悠悠在夕阳的骆驼背影里,在水烟的缭绕中静观天色的沉没,这里,除了沙,还是沙。游牧的民族根本不懂种植,耕作,不知道四时节气,最重要的,他们没有耕种所需的合适的土壤。但是,在外来的人眼里,只要有地,耕种就能进行,哪怕是沙漠。

来阿联酋的人里,南亚东南亚一带的人居多,那里的人多擅长耕种;而中国人呢,发源于黄河流域的中国人,更是精于此道。先在作坊里生豆芽,磨豆腐,种豆苗,渐渐地,种植的心也开始发芽,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广袤的沙漠。一个庄园开垦了,种上了易于生长且周期较短的小白菜,油菜,菠菜,空心菜……再一个庄园紧挨着扎了根,园子越开越多,庄园连成了片。雨季去了,又来了,生地变成了熟地。椰枣树见好就上,一片片地挡在庄园外,沙漠无可奈何地在庄园外逡巡,就是进不去。

往回走的路上,果真看到,一片片的农垦地,很具规模。绿油油的菜,行列整齐。不保温反而遮阴的大棚被木棒支好,顶住阳光。心里活泛泛的,被绿色滋润开。主人说,还有很多地被租来养鸡养羊,种植业畜牧业都全了,就差水产养殖了呵。阿联酋的农庄是不许买卖的,大多是私下里和庄园主订个内部协议。即使这个去了,还有别的人接着过来种养。尤其是熟地,也不缺租种的农人。
       
我曾经见过一个小小的菜园子,是刚来的中国人,把吃不完的蒜头放进沙土,已经发芽的土豆和芋头埋进去,在阿联酋温暖的雨季,居然长出了一片罕见的绿色,每每经过这片绿色,都忍不住驻足。那个雨季,我还采摘过西红柿,是野生在路边的,因为有人气的滋养,长成了一溜,结出了果。不大,还是青涩的,我作了一个很是后悔的举动,摘了一个。摘了就开始自责,因为这边的人,都很珍惜绿色。一棵小草都不舍得伤害,就任它长着,直到旱季把他们烧死。

这几年,阿联酋人致力于改善环境,雨季越来越长,雨量越来越大,气温也越来越可以耐受。所以,雨季里,也能看到柳生的西瓜蔓,虽然来不及长上西瓜就已经开始枯萎,但毕竟,一点江南初夏的联想就那么停留一会儿。楼下的一丛长豆角,从去年的雨季就长在那里,开花结豆荚,不亦乐乎,我偷来园艺工人的草肥放置在它的根部,几场雨就让它精神抖擞,但也就些小打小闹。早些里有朋友说去租乌姆盖万,阿联酋另一个较穷困的酋长国,租了些地种花,是些观赏型的花。心里很想去看看,但终究没有去成。

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居然就看到黄土高原一般的田垄!看到了成片成片的绿色!

沙漠里就还真的有了农庄。

因了这农庄,车窗外的景色开始生动。居然又看到了好几峰骆驼,这些曾经伴着阿联酋人生活的动物,被大大的跑马场圈着,身份不菲。

Leave a Comment


1 + = 7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