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筹建全球最大中国商品城 甬企在迪拜危中求机


Written by on 23/11/2010 in ★全部文章, 资讯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网络
记者 俞林凤  现代金报(宁波)

  帆船酒店、棕榈岛、哈里发塔(原名迪拜塔)、沙漠滑雪场……迪拜曾是奢侈的代名词,大多数人也对这座沙漠中的销金窟的前景不曾有过丝毫怀疑,这一切终止于迪拜债务危机。

  2009年11月25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迪拜政府发表声明,将重组其最大的企业实体迪拜世界(Dubai World),这是一家业务横跨房地产和港口的企业集团。迪拜还宣布,将把迪拜世界的债务偿还延迟6个月。

  迪拜债务危机即将一周年。现在的迪拜经济究竟如何?甬企对投资迪拜是否有兴趣?

  复苏

  现在,韩春江一半时间在迪拜度过,基本上是宁波呆一个月,迪拜呆一个月。11月19日晚上,他刚从迪拜飞回宁波。韩春江是浙江龙门钢结构有限公司海外事业部经理,在一次次往来迪拜与宁波之间,韩春江最大的体会就是,迪拜的烂尾楼越来越少了,迪拜的人气越来越旺了,迪拜的交通开始堵了,迪拜的奢侈品偶尔断货了。“我觉得,迪拜经济已经在渐渐”,说出自己的这个判断时,韩春江没有用上“可能”、“或许”、“应该”等模棱两可的字眼。

……点击 Read More 阅读全文

  房价 暴跌过后开始企稳

  “实际上,迪拜债务危机是金融危机背景下经济畸形发展后果的总爆发,房地产泡沫破灭是其导火索,实体经济乏力是根源,债务偿付期过于集中增加了偿还难度。”宁波市外经贸局国际贸易研究所研究人员毛新斌如此分析道。

  跟迪拜贸易来往比较多的宁波进出口企业有宁波晖江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慈溪市海路进出口有限公司,宁波海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浙江远大进出口有限公司,宁波市慈溪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宁兴国贸实业有限公司等。

  在迪拜危机发生后,迪拜的房价无疑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表示,迪拜危机发生后,迪拜的房价一年内普遍下滑50%。拿哈里发塔来说,还没开建时,每平方米售价折合人民币达5.6万元,2008年时爆炒到20万元人民币/平方米,迪拜危机后下降到7万元人民币/平方米,等于高位时的三折。这位企业负责人表示,迪拜房价目前已经相对稳定了。现在,迪拜非市中心的地区,普通的公寓房价不到2万元人民币/平方米。不过迪拜的房产业要全面复苏,估计至少要再过两三年。

  除了房产的售价之外,房产租赁的价格也下降了。拿七星级帆船酒店附近的别墅来说,迪拜危机之前,一年的租金要40万元人民币,现在只要一半价格就能搞定。

  在迪拜,高楼大厦的“长相”总是很有“个性”,几乎没有长得一样的楼宇。“在迪拜危机之后,大概有八成在建的楼宇成了烂尾楼。从今年五月份开始,烂尾楼渐渐动工,现在估计只剩下两成了”,作为建筑行业的业内人士,韩春江本能地关注着它们的动态。

  人气 奢侈品又开始卖断货

  韩春江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最近两年,去迪拜的中国游客增长了一半。在楼高321米,外形犹如帆船的迪拜标志性建筑七星级帆船酒店中,中国人目前已成为主要客源之一,六成客人是中国人。帆船酒店的房间面积170至700多平方米不等,但酒店房间每晚最低约2000美元的费用并没有吓退中国客人。

  “来迪拜的游客,不少都是来考察项目的”,韩春江的朋友圈中就不乏这种例子。

  在迪拜,日用商品的价格大约是国内的两倍,最便宜的要数奢侈品,因为迪拜只收5%的关税。在迪拜的中国商人常常免不了兼职“代购”。韩春江也不例外,每次回来总要给亲朋好友带化妆品、包以及名表。拿一个香奈儿的背包来说,在国内的售价要3万元,在迪拜的售价还不到两万。一块名牌手表,两者售价甚至会相差好几万人民币。最近一段时间,韩春江有时候会买不到朋友指定的商品,因为被卖断货了。

  由于去购物的中国人多了,免税店都配有专门的中国人做销售。

  商机

  现在,在迪拜做生意的中国人大概有20万人。甬商也是其中一股力量,目前有100多家企业在迪拜投资。即使是哈里发塔的投资中,也有甬商的身影。

  交通 迪拜城重新开始堵车

  韩春江对另外一条新闻也记忆犹新。迪拜的外国直接投资也在复苏。去年,龙门钢构在迪拜注册了一个新公司。一天上午十点,在去迪拜经济部办理注册业务时,他发现停车场都被各式各样的车“霸占”了。最终,他办理注册业务只花了十分钟,却用了一个小时等到一辆车开走后,才得以停车。

  交通拥堵又重新回到了迪拜人的生活中。2009年,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迪拜马路上的车渐渐地少了,开车的舒适度提高了。但这已经是过去式了。韩春江说,最夸张的一次,他耗费半小时,开了一公里的路程,这路绝对比天一广场还堵。

  生活中的细节也成为迪拜经济复苏的一个佐证。

  建全球最大的中国商品城

  “时机好、项目好、定位好,这是中国驻阿联酋大使高育生对我们这个项目的评价”,昨天,浙江龙门钢结构有限公司海外事业部经理韩春江谈到手头上的项目,语速变快了、语调也跟着轻松了。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项目?韩春江描述之前,先来了一句铺垫有些信息还不能说得太细,毕竟现在还没签下合同。据了解,这个项目是一个中国商品城。虽然说,全球不乏中国商人投资的商品城。但它与众不同,是一个“大块头”,占地面积约有65万平方米。现在,迪拜的中国鞋城、皮具城面积只有一两万平方米。即使放到全球,建成之后,它也是中国在海外的最大商品城。

  跟其他的商品城相比,它最大的特点要数它的本质。韩春江说,在外国人的印象中,中国商品城的东西是价廉质劣,而它的定位是,价廉物美质优,让中国品牌入驻,重新塑造外国人心目中“MADE IN CHINA”的定义。

  “中国商品城这个项目也是今年才开始谈的。在承接迪拜跑马场部分项目后,我们在中东有了口碑和一定的人脉关系。更重要的是,迪拜作为整个中东地区的转口贸易中心。我们察觉到它的经济正在复苏”,内外因的结合,推动着这桩生意的前行。

  更多甬商想掘金迪拜

  今年,由于人民币的增值、原材料的增长,外贸企业的利润普遍遭到侵蚀。越来越多的朋友找韩春江打听迪拜的行情,希望能通过走出去改变现在的境遇。
  宁波市外经贸局的数据显示:宁波出口迪拜的主要商品有服装及衣着附件、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打火机、钢铁或铜制标准紧固件、汽车零件等。宁波从迪拜进口的主要商品有废金属、初级形状的塑料、废塑料、未锻造的铜及铜材、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等。阿联酋出口市场份额占宁波全市比重的2%以上。

  “迪拜危机也是宁波企业的一次机遇。迪拜债务危机之前,欧美、日韩等国在迪拜的投资非常强势。迪拜债务危机使外资纷纷撤离转寻他地。就拿建筑行业来说,不少国际标准都是欧美国家订制的,而且他们企业资格也老。同台竞争的话,国内企业并不是他们的对手。龙门钢构能从迪拜接到跑马场等工程也算是从迪拜危机中找到了机遇”,宁波市外经贸局国际贸易研究所研究人员毛新斌分析道,但他也不忘提醒甬企,有条件的企业在阿联酋兼并、并购或购买中东企业的资产、股权,开辟销售渠道时,也要谨慎观察市场动态。 (本文来源:现代金报 )

Leave a Comment


8 + = 17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