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晴 | 一位中国画师的迪拜视界


Written by on 05/10/2015 in ★全部文章, ★迪拜文摘, 人物 - No comments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受访者:朱晴 LaoBer

身份:画家、艺术家、电影概念原画、灯光设计等。现在迪拜某电影公司从事艺术总监。

参与作品:

2008年 动画长片《巴蔓》 执行导演
2009年 上海世博会万科馆 概念设计
2010年 动画长片《包强》、纪录片《大明宫传奇》 概念设计
2011年 电影《温故1942》、电影《转山》概念设计
2012年 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艺术指导
2012年 电影《太极》 概念设计
2013—2015年 动画电影《比拉》 首席概念艺术。

nEO_IMG_IMG_2605

 

迪拜人:你好,LaoBer。早前在网络上看到你关于阿联酋的画作,相当震撼,再次感叹迪拜华人实在藏龙卧虎。能亲自见到你并与你交流,个人感到非常荣幸。那么首先,还是请你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朱晴 LaoBer:非常荣幸能接受迪拜人的采访,我名叫朱老ber,我来自中国重庆,目前在一家电影公司担任概念艺术家,同时我平时也画水彩写生与创作,总之我是个画画的。

迪拜人: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迪拜的。是什么原因和机会促使你来迪拜工作?
朱晴 LaoBer:我是2012年底来到迪拜的,那时很想到外面看看,就在网上投了一些自己的简历和作品,后来拿到一个迪拜公司的offer,当做一些主题公园的概念设计。我当时就是觉得,不行就当是旅游见世面吧,结果一来就“旅游”了三年。

nEO_IMG_FullSizeRender_L

迪拜人:你对迪拜的第一印象好么?如果现在让你评价迪拜这座城市,你会怎么谈及?
朱晴 LaoBer:对迪拜第一印象挺好的,记得刚到迪拜的时候,坐在出租车上司机见我第一次来迪拜,就在开车的途中给我说这个是迪拜塔那个是帆船酒店。我一直看着窗外就跟第一次进城一样,一边看我一边感叹路真宽,房子真高。下车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在网上看到在国外要记得给小费,结果我就给了十美元。我认为实际上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是一次冒险,而每次冒险之后剩下的就是生活。所以我现在看到的和我画里面表现的迪拜更多的是一种平凡的生活,因为迪拜有他不平凡的一面,但是更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安居乐业,过着平凡的生活。对于我个人而言迪拜非常安全,非常现实,也充满了机会,如果你看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想说迪拜就是凭空出现的那个岛,有淡水,有食物,这些都不是幻觉,而是一个驿站。

迪拜人:你的艺术生涯是从何时开始的?为什么会选择从事艺术工作?
朱晴 LaoBer:我非常幸运,我大概在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我要走这条道路,因为我父亲是一个画家。我耳濡目染就天天在地板上开始画画。
艺术是一条非常艰险孤独的道路,无边无际。
而从事艺术工作又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事情,因为我画画,有人买单。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好的工作了。

nEO_IMG_威尼斯.印象

迪拜人:我最喜欢迪拜的哪些地方,能让你获得画画的灵感?能描述一下你的作品风格么?
朱晴 LaoBer:我最喜欢迪拜creek,朱美拉路,还有一些小港口。我特别喜欢船和水,还有一些有风土人情的地方。
我的绘画风格算是印象派,不去过多的刻画细节或者人物,而是注重于光影氛围。很多时候就像是梦中的一瞥,记不住那些细节但是记住了那个感觉。

迪拜人:你的一些画作现在在本地的画廊出售,应该是得到了本地市场的认可。你觉得迪拜的艺术市场如何?他们更倾向购买哪一些艺术作品?中国艺术在本地是否有前景?
朱晴 LaoBer:我的画作是得到了本地市场的一些认可。但是购买我绘画作品的人一般是欧美人居多,当地人更热衷于抽象画派和一些阿拉伯书法艺术。迪拜的艺术市场相比欧美来说没有那么繁荣。艺术形式和风格实际上是有限的。我今年和我父亲有一个联展,我父亲的画主要是画中国画以及书法艺术。也有很多人来看,也有很多人表示看不懂中国画,我认为中国艺术在迪拜还有待去开发。

nEO_IMG_beach in Madinate Jumeirah

迪拜人:我记得你还是去年迪拜艺术节上唯一的以艺术家身份参展的中国人。你是如何想到去参加艺术节的?在艺术节上,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朱晴 LaoBer:这个艺术节是开放给每一个人的,是迪拜艺术月中的一个重要项目之一,是展示自己同时也是一个交流的机会。
我也想在异国办一次画展。正好有这个机会,我就参加了。
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我又卖了好几张画。

迪拜人:你现在在一家电影公司担主美,主要是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呢?你也参与了国内许多优秀电影作品的艺术设计。那么你是如何帮助电影作品实现艺术效果的?
朱晴 LaoBer:我主要是对整体艺术风格的把控,包括一些灯光色彩气氛。我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帮助导演用恰如其分的色彩和氛围去讲好一个故事。所以我会画很多图来指导电影中一些重要镜头的灯光色彩氛围。就我现在做的这个电影来说我画了大概一千张图左右。

nEO_IMG_zhulaober_water taxi station

迪拜人:现在国内热播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是由你作为美术指导参与的。电影中的许多场景和大圣的形象都是由你亲自设计。这些场景和角色包含了你的哪些创作想法?这部电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你觉得它成功的要素是什么?
朱晴 LaoBer:大圣归来是国内动画电影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票房奇迹,我主要是负责概念设计,所以大圣的形象是很多艺术家一起磨合出来的,我着重设计了片里的概念和气氛,我运用了舞台的理念来设计这些场景,所以其实每一个场景都是一个小舞台,同时我十分注意避免出现刻意的中国元素,我更希望片中的中国元素自然流露而非人工雕琢。这是大圣归来美术风格上的一个表现,因为中国文化是什么,我也一直在思考,其实中国文化就是现在的改变,也是过去的传承。所以整个片里面既有改变,也有传承。大圣归来获得巨大的成功,最重要一个原因是因为用心在讲这个故事,而且讲了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故事,没有去迎合好莱坞,而是借鉴好莱坞来讲自己的故事,因为中国的电影最重要的,是中国人讲好自己的故事。

迪拜人:中国电影人和国外的电影人,在制作电影上有哪些文化区别?
朱晴 LaoBer:中国越来越国际化,所以在很多技术层面上是非常接近的,而在理念上,中国还处于一个学习和过度阶段,这是一个必经之路。而国外电影人,尤其是欧美人,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流程,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这是他们的优势同时也是劣势,优势在于缩短电影的制作和者发行的过程,优化了资源配置和更好的资源储备。但是代价是流水线生产带来的千篇一律,工业化模式,资源也逐渐向金字塔顶端集中,导致创新越来越少。这也是好多欧美电影人吐槽的地方。影视艺术被称为第七艺术,之所以是艺术就是因为他能百花齐放,同时也能供人们娱乐。电影是一个非常难以平衡的东西。我理想中的电影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个是一个非常难以达到的境界。

nEO_IMG_laoberzhu_quiet creek

迪拜人:非常让我吃惊的是,你居然还在制作游戏。为什么会想到游戏的制作。这对你是一种考验么?有何难度?
朱晴 LaoBer:是这样的,我其实是一个非常资深的游戏玩家,我在98年就开始接触各种游戏,穿梭于各种电脑室,玩各种游戏,我其实一直也想自己制作一款自己的游戏,我希望做一个独立游戏,任性又创新。这不算是一种考验,应该算是自己的一个心愿。做游戏的难度并不全部在于技术,有很大一部在于可玩性和可读性,这一点游戏比影视更进一步,因为玩家也是观众,在游戏中人们往往需要扮演双重角色,所以一方面是游戏体验,一方面人们也喜欢体验故事。游戏的魅力在于此,他创造了另外一个宇宙,那个宇宙天马行空。

迪拜人:未来你有什么计划?还会继续在迪拜发展么?
朱晴 LaoBer:我未来计划就是能做个游戏多画点画,做影视这一行的相对来说不是很稳定,我更看重的是机会和项目,目前国内动画电影正处于一个转型期,从加工到自主,从低幼到全年龄。所以在我现在这个项目完成的时候,我也将回国参与更多的项目。同时我也希望中国电影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我能做的就是学以致用,把国外先进的理念带回去。

 

Leave a Comment


5 + 5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