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乐清:在迪拜淘金的乐清人


Written by on 19/08/2010 in ★全部文章, 人物 - 评论关闭

本文转载自网络

温州网乐清支站讯 10年以前,迪拜这座城市在乐清鲜为人知,如今大家都知道它是中东地区一个巨大的贸易中心和港口,在有的人眼里更是一座金矿。据了解,目前约有15万中国人在迪拜淘金,乐清约有2000余人在迪拜做生意。然而,现实与理想总是存在差距。许多人满怀热情地闯入迪拜,最后却黯然神伤地离开。在迪拜做生意,你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2万元创造奇迹
柳市的黄松杰可能是最早到迪拜做生意的乐清人之一。2002年,原本在国内做电器生意的黄松杰突发奇想,要到中东地区去寻觅商机。他选择了迪拜,带着2万元出发了。
下了飞机后,只会讲OK的黄松杰一片茫然。第二天,黄松杰在一名中国人的帮助下雇请了一个北京姑娘当翻译,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打拼。当时迪拜的店面不多,但转让费不低,市场里一般的店面需50万元左右。黄松杰于是在市场外租了一个店,找了保人办了热照后,口袋里已空空如也。黄松杰的哥哥从柳市发出的250件货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第一笔生意做成后,他拿着名片和电器样品到迪拜各个与电器相关的店铺里发放,渐渐地,生意有了起色。
三个月后,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他在市场内较偏僻的地段用15万元盘下了一间店面;7个月后,他又在市场内较繁华的地带花70万元租下了一间店面。有了好的店面,生意日益红火,于是他又与柳市安德利公司合作,成立了迪拜安德利贸易公司,如今该贸易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在中东地区,安德利品牌几乎无人不晓。
前天,黄松杰与记者说起当年的故事依然记忆犹新。在迪拜创业阶段,他不但当老板还当工人,有些货都自己搬运,每天还坚持学英语,现在不但生意成功,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无师自通的“设计师”
北白象镇的钱建云2002年到迪拜做生意时,几乎没有启动资金。为了维持生计,钱建云在市场边租了半间小店面,什么小商品都做,一边做生意一边考察市场,寻找商机。一次,他进了一批头巾,竟然很畅销。当时他的一个朋友、我市某电器企业的老总到迪拜考察,就与他合作,投资成立了三德利贸易公司,租了独立的店面做生意。
为了与别人进的货样式有所区别,从未学过设计的钱建云当起了设计师,他综合考虑当地风俗、生活习惯、喜欢的色彩等因素,精心设计,头巾很受欢迎。他将自己设计的产品带到义乌多家小工厂里加工,并签订了协议,工厂生产的全部产品都由他来销售。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共有15个小工厂为他生产。后来,致富不忘村民的钱建云回村,办了一个工厂,把村里的闲散女劳力都招来,增加了村民的收入。因为近几年到迪拜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钱建云的头巾生意受到了冲击,如今,完成了原始积累的钱建云在义乌成立了一家很大的贸易公司,在广东等地都有工厂。
充满诱惑的迪拜
迪拜处在沙漠之中,常年高温季节偏多,日温大多在35—40摄氏度。据统计,迪拜的外来人口占了85%,这里有来自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阶层的人士。对于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来说,迪拜也是最具投资贸易吸引力的地区之一。优美的城市环境让迪拜市有“中东的香港”之称。
迪拜又是中东的第一大空中交通枢纽,它的物流水平堪称世界级。除石油资源外,当地人的生活用品全部靠从国外进口。机械、电子、汽车、建筑材料、生活日常用品、服装衣帽一一需要大批进口,当地的淡水资源奇缺,人们的生活饮用水也必须靠海水淡化得来。因此迪拜的消费水平颇高。和其他中东城市一样,迪拜因石油而富庶。
迪拜没有工业基础,但商业政策优惠,很受经营者欢迎。比如,除了关税,当地在生产、流通、销售环节没有任何税收,是真正的无税城市;比如,无外汇管制,货币自由汇兑,资本和利润可100%汇回投资来源国;比如,进出口均不受货物配额限制。这些政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使得当地商贾云集。
光环下面是风险
迪拜这个快速崛起的沙漠之城,既头顶光环,又脚踩风险。它既是开拓者的天堂,又是失败者的地狱。最近就有一些乐清商人陆续退出了这个市场。
柳市的胡某三年前到迪拜,开始时是做床上用品的生意,后来改做手机生意,最后看到头巾生意不错,就租了一个店面做头巾生意,可不到三个月,胡某不得不自动放弃生意。现在一家人都回国了,据说,胡某亏了好几百万元。
柳市的李某一直在迪拜的一家乐清人办的公司里务工,去年他想圆老板梦,就在迪拜的手机市场里租了一个店面,谁知生意一天比一天差,现在想放弃这个经营近一年的手机店。当初这个手机市场里有很多中国人争抢店面,现在想退掉店面却都没有人要,进退两难。
北白象的陈某原来是我市一家集团公司的代理商,2005年他看到几个熟悉的朋友在迪拜生意做得不错,于是将国内的生意交给儿子,自己到迪拜淘金。他开了一家电器店,惨淡经营了两年,亏损了200多万,无奈回国。陈某承认,自己在不了解迪拜市场的情况下就贸然作出决定是失败的根源。陈某到迪拜后国内产品不能正常供应,没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再加上缺少雄厚的资金作保障,店面位置不理想,都制约了生意的发展。再说在迪拜退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发来100万的货物,要是在迪拜处理,作价20万都难。
如何规避风险
在迪拜做生意,也并非完全没有限制。当地法律规定,除了自由区外,外国人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开公司做生意,必须要有“保人”,而保人只能由本国人充当。在当地,外国人开公司占的股份不能超过49%,把公司挂在保人名下,账面上他占51%的股份,保人每年收保费,帮助处理一些跟政府打交道的事务。大家相安无事还好,如果保人起了贪心或者出了别的问题,打起官司来往往对他们有利,因为协议写明他们是占有51%股份的,实际上保人没出一分钱。
要想在迪拜做生意肯定得有个居住的地方和有一个好的门面。5年前20000迪拉姆( 1迪拉姆=1.836元人民币)的住房租金现在变成120000迪拉姆。再说店面原来是10万迪拉姆一年租金,现在变成30万迪拉姆,店面的转让费原来比较低,现在要想租店,转让费至少要付出150-250万迪拉姆。
近几年随着市场的火速升温,特别是大量不明市场行情的投资者的进入,同质产品竞争加剧,利润空间大幅下滑,一些炒铺或倾销的苗头也开始出现。像店面的转让费就不利于迪拜市场的开拓。投资者若准备前往迪拜淘金,要做好前期调研的文章,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市场。
相关链接
据市外侨办不完全统计,在世界各地的乐清人有3万多。以前在海外的乐清人主要以餐饮业为生,现在的乐清人在海外做贸易的越来越多,有许多乐清人在法国、意大利等异国他乡建工厂、做投资。在俄罗斯、迪拜等地乐清人基本上是做贸易的,柳市的低压电器、芙蓉的电动工具、虹桥的电子等产品都是通过他们销往世界各地,他们创造出一个个现代版的经商神话。

  温州网乐清支站讯 10年以前,迪拜这座城市在乐清鲜为人知,如今大家都知道它是中东地区一个巨大的贸易中心和港口,在有的人眼里更是一座金矿。据了解,目前约有15万中国人在迪拜淘金,乐清约有2000余人在迪拜做生意。然而,现实与理想总是存在差距。许多人满怀热情地闯入迪拜,最后却黯然神伤地离开。在迪拜做生意,你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2万元创造奇迹
  柳市的黄松杰可能是最早到迪拜做生意的乐清人之一。2002年,原本在国内做电器生意的黄松杰突发奇想,要到中东地区去寻觅商机。他选择了迪拜,带着2万元出发了。
  下了飞机后,只会讲OK的黄松杰一片茫然。第二天,黄松杰在一名中国人的帮助下雇请了一个北京姑娘当翻译,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打拼。当时迪拜的店面不多,但转让费不低,市场里一般的店面需50万元左右。黄松杰于是在市场外租了一个店,找了保人办了热照后,口袋里已空空如也。黄松杰的哥哥从柳市发出的250件货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第一笔生意做成后,他拿着名片和电器样品到迪拜各个与电器相关的店铺里发放,渐渐地,生意有了起色。
  三个月后,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他在市场内较偏僻的地段用15万元盘下了一间店面;7个月后,他又在市场内较繁华的地带花70万元租下了一间店面。有了好的店面,生意日益红火,于是他又与柳市安德利公司合作,成立了迪拜安德利贸易公司,如今该贸易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在中东地区,安德利品牌几乎无人不晓。
  前天,黄松杰与记者说起当年的故事依然记忆犹新。在迪拜创业阶段,他不但当老板还当工人,有些货都自己搬运,每天还坚持学英语,现在不但生意成功,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点击 Read More 阅读全文


  无师自通的“设计师”
  北白象镇的钱建云2002年到迪拜做生意时,几乎没有启动资金。为了维持生计,钱建云在市场边租了半间小店面,什么小商品都做,一边做生意一边考察市场,寻找商机。一次,他进了一批头巾,竟然很畅销。当时他的一个朋友、我市某电器企业的老总到迪拜考察,就与他合作,投资成立了三德利贸易公司,租了独立的店面做生意。
  为了与别人进的货样式有所区别,从未学过设计的钱建云当起了设计师,他综合考虑当地风俗、生活习惯、喜欢的色彩等因素,精心设计,头巾很受欢迎。他将自己设计的产品带到义乌多家小工厂里加工,并签订了协议,工厂生产的全部产品都由他来销售。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共有15个小工厂为他生产。后来,致富不忘村民的钱建云回村,办了一个工厂,把村里的闲散女劳力都招来,增加了村民的收入。因为近几年到迪拜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钱建云的头巾生意受到了冲击,如今,完成了原始积累的钱建云在义乌成立了一家很大的贸易公司,在广东等地都有工厂。

  充满诱惑的迪拜
  迪拜处在沙漠之中,常年高温季节偏多,日温大多在35—40摄氏度。据统计,迪拜的外来人口占了85%,这里有来自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阶层的人士。对于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来说,迪拜也是最具投资贸易吸引力的地区之一。优美的城市环境让迪拜市有“中东的香港”之称。
  迪拜又是中东的第一大空中交通枢纽,它的物流水平堪称世界级。除石油资源外,当地人的生活用品全部靠从国外进口。机械、电子、汽车、建筑材料、生活日常用品、服装衣帽一一需要大批进口,当地的淡水资源奇缺,人们的生活饮用水也必须靠海水淡化得来。因此迪拜的消费水平颇高。和其他中东城市一样,迪拜因石油而富庶。
  迪拜没有工业基础,但商业政策优惠,很受经营者欢迎。比如,除了关税,当地在生产、流通、销售环节没有任何税收,是真正的无税城市;比如,无外汇管制,货币自由汇兑,资本和利润可100%汇回投资来源国;比如,进出口均不受货物配额限制。这些政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使得当地商贾云集。

  光环下面是风险
  迪拜这个快速崛起的沙漠之城,既头顶光环,又脚踩风险。它既是开拓者的天堂,又是失败者的地狱。最近就有一些乐清商人陆续退出了这个市场。
  柳市的胡某三年前到迪拜,开始时是做床上用品的生意,后来改做手机生意,最后看到头巾生意不错,就租了一个店面做头巾生意,可不到三个月,胡某不得不自动放弃生意。现在一家人都回国了,据说,胡某亏了好几百万元。
  柳市的李某一直在迪拜的一家乐清人办的公司里务工,去年他想圆老板梦,就在迪拜的手机市场里租了一个店面,谁知生意一天比一天差,现在想放弃这个经营近一年的手机店。当初这个手机市场里有很多中国人争抢店面,现在想退掉店面却都没有人要,进退两难。
  北白象的陈某原来是我市一家集团公司的代理商,2005年他看到几个熟悉的朋友在迪拜生意做得不错,于是将国内的生意交给儿子,自己到迪拜淘金。他开了一家电器店,惨淡经营了两年,亏损了200多万,无奈回国。陈某承认,自己在不了解迪拜市场的情况下就贸然作出决定是失败的根源。陈某到迪拜后国内产品不能正常供应,没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再加上缺少雄厚的资金作保障,店面位置不理想,都制约了生意的发展。再说在迪拜退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发来100万的货物,要是在迪拜处理,作价20万都难。

  如何规避风险
  在迪拜做生意,也并非完全没有限制。当地法律规定,除了自由区外,外国人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开公司做生意,必须要有“保人”,而保人只能由本国人充当。在当地,外国人开公司占的股份不能超过49%,把公司挂在保人名下,账面上他占51%的股份,保人每年收保费,帮助处理一些跟政府打交道的事务。大家相安无事还好,如果保人起了贪心或者出了别的问题,打起官司来往往对他们有利,因为协议写明他们是占有51%股份的,实际上保人没出一分钱。
  要想在迪拜做生意肯定得有个居住的地方和有一个好的门面。5年前20000迪拉姆( 1迪拉姆=1.836元人民币)的住房租金现在变成120000迪拉姆。再说店面原来是10万迪拉姆一年租金,现在变成30万迪拉姆,店面的转让费原来比较低,现在要想租店,转让费至少要付出150-250万迪拉姆。
  近几年随着市场的火速升温,特别是大量不明市场行情的投资者的进入,同质产品竞争加剧,利润空间大幅下滑,一些炒铺或倾销的苗头也开始出现。像店面的转让费就不利于迪拜市场的开拓。投资者若准备前往迪拜淘金,要做好前期调研的文章,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市场。

  相关链接
  据市外侨办不完全统计,在世界各地的乐清人有3万多。以前在海外的乐清人主要以餐饮业为生,现在的乐清人在海外做贸易的越来越多,有许多乐清人在法国、意大利等异国他乡建工厂、做投资。在俄罗斯、迪拜等地乐清人基本上是做贸易的,柳市的低压电器、芙蓉的电动工具、虹桥的电子等产品都是通过他们销往世界各地,他们创造出一个个现代版的经商神话。

Comments are closed.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