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跌宕的冲沙之旅


Written by on 26/05/2010 in ★全部文章, ★吃喝玩乐, 杂文, 玩乐 - 评论关闭

文/竹丝

IMG_0498

冲沙时拍的一家子(摄影/沫沫吐)

如果你问迪拜哪里最好玩?到目前为止,我会毫不犹豫地说 Desert Safari.举世瞩目的帆船酒店还没进去过(据说只是进去看看,不吃不喝,也是要花钱的),据进去过的朋友说,名不虚传,里面的装饰真有用金子做的,金碧辉煌形容它一点也不为过。这个格调太高,目前我的身份还没到那个级别。但我相信,真进去的那天也不会有太大感触,奢华从来勾不起我的兴趣。

直冲云霄的世界最高楼我也没去参观过,因为楼太高,从我们住的地方也是能看到它的,某个周五同事们说要去参观那个楼,我推辞了,因为有恐高症,怕去了败兴。

在前任同事的相册里看到棕榈岛的照片,貌似仙境,这个稍稍引起了点兴趣,想日后去证实下是不是海市蜃楼。但对于人工堆砌起来的景观,至今还没有太多的好感。

而唯一让我赞叹的就是此次的Desert Safari 冲沙之旅,我们是愚人节那天去的,事先我全然不知,要去的前夜sarah阿太突然发了一件T恤给我,告诉我公司组织明天下午去冲沙,大约阿太是想在愚人节给我一个惊喜。

今年的愚人节是周四,迪拜是穆斯林国家,周五是他们的礼拜日,相当于国内的周日,是法定节假日,就连我工作的龙城商场,周五早上也是封场的,所以早上我们一起去基督教堂,回来睡一小觉,下午三点我去上班,办公室的同事们是周五全天休息。因此周四晚上可以说是迪拜的狂欢之夜,我们的冲沙之旅就是从周四傍晚四点开始到晚上九点,这个时间是完美的。

公司包了desert safari两辆带司机的丰田越野车,下午四点,我们从总部办公室出发。

我坐的那辆车的司机兼导游是巴基斯坦人,一起的有Laura、caroline、nancy以及加拿大同事kelly与他的小儿子。司机很年轻,还挺帅的,沙漠驾龄有三年,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跟他有过简短的对话,也是个风趣的导游。因为在不同的部门,我又很少去总部公办室,与kelly还是初次见面,但此人初印象很和善,能同行一车也是荣幸。我要说的重点是,冲沙之旅,选对同行的伴侣很关键。我们的董事长同志,因为临时突发状况,不能与我们同行,想起这事,我真是心里窃喜。如果有领导在,总是感觉拘束,也不敢做出些疯狂的举止,而冲沙活动是一定得疯了才能到达酣畅淋漓之镜(当然心脏病患者以及孕妇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不能参加)。另外最好一起同行的都是年轻人,方便在高潮部分一起尖叫,很幸运,包括已经有孩子的kelly也不超过三十岁,所以我们这次的同伴也是完美的。

第一站,导游带我们去的是一个公园,记不住名字,我称它为孔雀公园,因为那里有很多的孔雀,第一次看到孔雀开屏,那个激动得相机都不知道怎么用了。Sarah阿太抓拍到一只上树的孔雀,事后看照片的时候,觉得这孔雀嬉戏枝头,实在是太诗意的画面。公园的尽头是皇室禁地,门口守着很多警卫,还停着一辆警车,平时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正经人,不过那也不是装的,但我同时还有很恶搞的一面不为人所知。于是我跟阿太打赌,我说我要去跟警车合影,阿太说我会被警察逮到,我说不会,合个影有什么了不起。于是在这么多警卫的眼目监视下,我英勇地冲到了警车旁,当端着相机的阿太按下快门时,我听到背后警卫的喊叫声,不过迪拜的警察油水太多,肥得像企鹅,我一溜烟跑掉了,心里爽得很是痛快。

接下来,就是进军沙漠。在还没有来冲沙之前,我一直想象冲沙就是人从一个高沙坡上滑下来,像滑雪那样。但事实不是的,迪拜的冲沙是越野车载着你漂流在沙海之上。我在国内的家乡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屿,在我成长的十几年里,还没有大桥可以通向我们的岛,所以从小我就见过客轮在大风浪肆虐下航行的惊险,但因为习惯了就不害怕。但是当越野车第一次带我们从一个很高的沙坡上倾飞下来的时候,我的心也差点跳出来。同事中Laura是最胆小的,据报道上次她们去玩摩天轮,她突然吓得大声尖叫以致警察都跑过来以为这里出案子,这次她也毫不逊色,抱着caroline早已哭成一团。等我们大家都习惯了这种刺激后,她仍然眼睛也不敢睁开。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切尽收眼底,车子里放着是很奔狂的阿拉伯音乐,我很快就上道了,每次我们的车子要开始肆无忌惮时,我就打着节拍狂喊。那几天很不幸,嗓子被一场流感烧坏,同事们都说我发出来的声音像鸭子,不过我还是要声嘶力竭才罢休。

………………点击Read More 阅读全文

第三站,是冲沙。出发的几十辆越野车都停在了一个沙坡旁边,这个活动是要在desert safari专业后勤人员扶助下排队才能进行冲沙,阿太成功地玩了一次,kelly的两个儿子也玩了,队伍排太长,终于轮到我时,突然后勤人员说不玩了,收拾好冲沙板要走人了。我一不爽,一把抢过冲沙板说我一定要玩,于是赶紧让阿太先帮我拍下这张手拿滑沙板的流氓架势。我的流氓行径终于感动了他们,他们说我最后一个,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上坡的后勤人员已经把我脚下的板推了下去,天哪,突发事件太多了,就在推我下来的那一刻,从旁侧突然闯出来个上坡的人,而我滑的方向刚好正对他上来的方向,真是吓出我一身冷汗,还好起速不快,我一脚拔出来插在沙坡上搞了个急刹车,便躲过一场可能会有的灾难,但冲沙也就此终止。

第四站,去的是沙漠里一个骆驼场,上百头骆驼在一个大型铁丝网内,游客只能在铁丝网外以骆驼为背景合影。这些骆驼都有编号,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靠向我的是哪个编号的骆驼,但那个心潮澎湃回忆起来依然鲜活,我把手伸进铁丝网空隙,就想摸一下骆驼,可那笨骆驼就是不会意,晃来晃去就是让我够不到。我心里一着急,当时就有冲动爬过铁丝网,但耳闻过骆驼也会有踹人的例子,并且我要真爬过去,估计管理人员也要把我抓走,连累同事这可不好,最终遏制住了冲动,

当时正值日落之时,我一看西边晚霞漫天,就对阿太说,站在原地等我,我要去西边看看。于是我就毫无顾忌地朝西天跑去,第一次在沙漠里奔跑感觉实在太棒了,当时任何看到我那样子的人,一定会认定遇见疯子了。但沙漠就是沙漠,谁认识谁?即便认识,又有何仿?其实当时我压根不知道西天会有什么,也不期待会有什么,只是单纯地想在沙漠里奔跑一下。可最后让我见到得却是一个大意外,跑了几百米,突然看见一个大沙坡,一念之间我想以登上那个沙坡为终点。终于爬上去后,豁然开朗,在荒芜的沙漠居然看见一个废弃的园子,花草树木零星遍布,外圈是破旧不堪的木栏。当时涌上一种“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哀伤,这种哀伤关乎我高中时代的挚爱《三毛全集》,因为看了三毛《撒哈拉的故事》,莫名想象沙漠理应是风情万种的样子。或许后面我将提到的跳肚皮舞的妙龄女郞会让你联想到风情万种这个词,但真实的沙漠是残酷的、是忧伤的,此刻,我似乎隐约明白了三毛的痛,我仿佛听见她当年立在残阳里发出的对荷西的深情召唤,但她的至爱再也回不来,我突然觉得沙漠的落日红艳得近乎是一腔鲜血的蔓延。

最后我在那个废弃的园子里采摘了一朵小花,没带手机,怕误了车不敢久留又赶紧往回跑。一到时间也差不多,司机于是带我们到最后一站。

最后一站有两项活动,一个是骑骆驼,一个是沙漠晚宴。我终于弥补了在前面没有摸到骆驼的遗憾,nancy要跟我排一组,因为一只骆驼一次可以载两个人。我一抬腿就跨上了骆驼背,坐在了前座,搭着我的nancy费了好大劲才爬上来。因为骆驼站起来挺高的,所以管理人员让所有的骆驼必须趴下来先让游客跨上背,但是nancy她在担心骆驼会在她刚要跨上背的那一刻突然站起来把她踢翻,于是迟迟不敢上来,此举把我乐坏,我一下子感觉自己是十足的海盗。终于等她上来后,我们的骆驼要站起来了,骆驼站起来的过程相当刺激,很像第一次坐飞机的人经历起飞的那个瞬间。一个穿白袍的管理人员牵着我们的骆驼游走了一小圈,骆驼趴下来的瞬间毫不亚于站起来时的刺激。

骑完骆驼,天色渐晚,于是我们走到了最后环节,晚宴。吃的是阿拉伯自助餐,(顺便交代一下,冲沙是平民游玩项目,每个人大约花150迪拉姆,合人民币也不到300元,自助餐也已经包含在里面,不需要另外花钱),排队领到餐之后,端着盘子就可以回到餐桌,那个餐桌贴近沙地,所以我们是席地而坐,坐垫是长方形甚至可以容你躺下,所以还是很舒服的。就餐的时候,kelly坐在我对面,于是吃饱了后我们开始侃大山,当然他是不知道侃大山是什么意思,他不会中文。我原先总认为不同国籍之间是没办法深入沟通的,但那天我改变了固有观念,我跟他认识不到四五个小时,之前只是知道办公室有个加拿大人,连相互的名字都是冲沙当天才知道。但当我们聊到梦想之时,我看到了一种共鸣的激荡,我开始相信有些东西是超越国籍,直达心灵的。

后来kelly的儿子要去睡觉,于是我躺下来一个人欣赏夜空。四风,迪拜的夜风很凉爽,看着繁星点点,我忘记了自己是在沙漠,也忘记了是漂泊在迪拜。我常在想到底何谓漂泊?我常有一种处处是家处处又不是家的幻觉。而此刻,我躺在沙漠里,真实地觉得现在沙漠就是我的家。

这样的夜晚太迷人,似乎不应该是一个人渡过的。望着星空,我突然想到了你。我不知道你是谁,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出现,抑或早已出现在我刚走过的二十四岁生命里,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我相信我们总会相遇的。而此刻,我想知道你是否也如我一样在守望这片星空,守望爱情本身。我想起了电影《星尘》,第一次听说原来星星也在关注人类,一颗星星也会爱上一个凡人,多么美的故事。于是我对着星星许下了愿望,我期待有一天你会带我重来desert safari,也是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夜晚,陪我一起迷离在星空璀璨中。

最后我们围在一起欣赏一位妙龄女郎的舞步,她跳的是肚皮舞,热情奔放、婀娜多姿,将晚宴推向了高潮,并戛然而止。

于是留下那些韵味久久回荡在我们的记忆里……

竹丝

2010-04-12

收录于《风行在沙漠——迪拜工作随想录》

-

Comments are closed.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