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人心路历程 —— 《迪拜这两年》


Written by on 20/08/2013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1 Comment

文/ 李老七  作者微博链接请点击
【沫点评】啥都不说了,写得真好!对在迪拜生活过的人来说很有感触!

-

上篇 《挺过去》

提笔的时候我在阿布扎比机场附近,恰是我最初踏上阿联酋国土的地方。马上就要离开阿联酋了。最近几天北京总部派来人力高级经理跟中东公司的基层员工进行一对一谈话。我的谈话时间是昨天下午1:30-2:00。在这半个小时里我第一次正式提出了辞职。从会议室走出来之后心里很惆怅,完全没有预想中的释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反复踱步。心情复杂,沉淀了一天方才提笔。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上映期间很多人跟我说:”老七!你们单位上电影了!”我都淡淡一笑回应之。其实”中建”这两个字太庞大了,覆盖了很多个公司,牵扯到几十万上百万人。从地产界的青年才俊中海地产,到六个大区甲级建筑设计院。从大家熟知的第一至第八工程局,到后来发展起来的装饰装修,钢结构公司等等等等,都是”中建”这两个字旗下所属的。而跟我有关的只是”海外事业部”,再具体一些就是中建中东公司。虽然在中东公司这几百号人里算是小有名气,但对于海外事业部我连渺小都算不上。所以我的离开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想到那些远离故土几十年的’老海外’,我可能都没有资格去抒发什么。可反过来,中东之于我来说就是扎扎实实的两年青春,是职场的初恋。

我第一次坐飞机就是从北京飞到阿布扎比。6000公里,8个小时。出机场的第一个动作是摸了摸我的包。
“我的水杯好像洒了”
“不是水杯,是空气里的潮气。”迎接我们的人力说道。”你是西安人,估计不适应这里潮热的 天气。”
“沙漠海洋气候。听说过,没见识过。”
“咱们现在在阿布扎比,开车去迪拜公司总部那边要一个半小时左右。最近是斋月,白天不能在公共场合吃东西,所以我就没给你们带早点。这是公司给你们发的手机卡,先给家里报个平安吧,里面话费不多,长话短说。”
“妈,我到了”

半年后,一趟飞机飞来的8个小伙伴,走了3个。剩下5个人分布在三个酋长国。这半年是个适应期。适应从学生变成职员,适应一个人生活,适应用英语过日子,适应跟女朋友煲电话粥,适应老妈忘了QQ怎么用。每一个困难都是终极boss,一个环节败下阵来,就意味着全部的结束。有人因为工作不对口离开,有人因为家庭原因离开。我挺过来了。我妈也挺过来了。
记得以前我在家里老扒着电脑不离开。有一次老妈说:
“我今天给学生讲了一片阅读题,是说一个人老玩电脑跟家人疏远了关系的。”
“咱俩没疏远啊”我听罢放声大笑”上上网放松一下么,你也该学学电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要活到老学到老”
“那东西有啥意思么,浪费时间还有辐射,我一辈子都不会碰。”
后来我走了,女朋友给老妈申请了一个QQ号,教她怎么用,还写了一张便签贴在显示器上。但是老妈记性差了,又总是害怕点错什么把电脑弄爆炸,所以进步很慢。每次上线之后就盯着电脑屏幕发呆,等着我上线跟她说话。有一次吵架,我半个多礼拜没上QQ。后来一打开就是一阵”滴滴滴”。老妈每天都坚持给我留言,汇报她的事情。泪腺一下子就放纵了。从那以后还是老吵架,但是再也不玩消失了。说到这想起来从西安去北京总部做入职培训的时候。在火车站我把女朋友拉到一边。
“你要乖啊,千万别哭,你一哭我妈也会哭的,听到没有?”
出国不到半年我们就分手了。我提出来了,原因很复杂,不说了。后来老妈电脑用的是越来越好了。经常我上线抖动她,她都不理我,要么回一个”偷菜呢别吵”,要么就是”我刚打乒乓球呢,你一抖我就输了。”55岁的人了,跟个娃似的。

我来公司之后就住的是现代化的公寓楼里。没赶上沙漠营地的年代。但那会儿食堂、仓库什么的还在营区。到次年春天才彻底拆除。新的食堂就在公寓楼的底层商铺。因为手续繁杂,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没有食堂。好在我舍友是一个四川农村的孩子。从怎么剥蒜,切土豆丝,怎么用豆瓣酱教起。到他辞职之前算是把我带出师了。那三个月我就作为大厨养活了两个同事。每天下班我买菜做饭,他们洗碗刷锅。不管做啥,做得好坏与否他们都不抗议。谁让我掌握有技术专利呢?只是有一次,快吃完的时候同事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七,你放盐了没?”
“……”
“没事儿,淡点儿健康。”他埋头继续扒拉饭”公司食堂太油腻了,刚好调剂一下。”
春节放假四天,发了几千块钱过节费,大家都去shopping了。但是我们项目上每天偏偏要留人值班。我自告奋勇选择了除夕那一天。午休过后没啥事儿领导就把我放了。回到家买菜做饭,菜上桌的时候已是迪拜时间下午5点,春节联欢晚会刚好开始。我们三个小伙子吃着不记得放没放盐的年夜饭,喝着项目聚餐剩下的几罐青岛啤酒。屋子外面特别安静,没有一声炮响。
阿拉伯世界是禁酒的,买酒、卖酒都要证件,酒窖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所幸我所在的项目聚餐频繁,而且聚餐结束,领导就会让我们这些又没车又没钱的小弟兄们把酒提回家。除夕那天刚好有剩下的。所以我特别庆幸,特别高兴。
我的厨艺进步还是很快的,有一次项目基层小弟兄们聚餐,一人做一道菜,前台小姑娘做的韭菜盒子最受欢迎,其次就是我的秘制排骨,不但好吃还不用一滴油,很健康。

一年过去了。我所在项目有三四个合同期满离职的。有的去了非洲,有的去了北京总部,有的去了新加坡留学。有的跟”中建”这个庞大的概念彻底没关系了。
而当初一趟飞机飞来的8个小伙伴,还剩下3个。一个回国工作,一个去香港留学。
还在坚守的我和同事们算是越来越熟了,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滋润。
“老七,那天运动会是你主持的啊?”新项目的同事一边码麻将牌一边问到
“是呀,上次篮球赛解说完了领导挺满意,运动会也就让我主持了。”
“你怎么那么流氓啊,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怎么流氓了?不就八卦了一下运动员的个人问题么。南风”
“就是啊,我觉得他主持的挺好的,风格很活泼。上次篮球联赛决赛也主持的好。既有中国好声音的感觉,也有点儿武林风的那个霸气。听说你还是公司内刊编辑,小伙是个文艺青年啊。”
“不敢不敢,我就是比较二,脸皮厚罢了。”
“主持一场公司给你多少钱啊?红中要不要~?。”
“钱?哪来的钱?”
“我们当裁判都一人100迪拉姆呢,主持人应该有钱啊。”
“不知道,没人跟我说。发财吗?~我碰!”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学房建的被中东公司分配到了基础设施分公司修桥补路。我一度很不适应,这也是我现在辞职的原因之一吧。但是修路有修路的好处,开车跑在自己修的路上,看着两边因为通了路而发展起来,那种自豪感是很强的。公司后来专门航拍了我们修过的所有路桥。看着那些漂亮的立交桥真的觉得很牛掰。唯一觉得不爽的是国内同行不争气,天天垮大桥,让人觉得我们这行人都没良心似的。
在工程这一行,房建是最舒服的。路桥就辛苦一些,虽然比隧道什么的是略强。但是在沙漠里修路绝对是能致残的一件事情。有一个前辈是浙江人,回国休假的时候在虹桥机场落地。刚好那年世博会。机场的志愿者一看黑人来了,马上热情的把他拦住”Can I help u?”
他不光黑,脸上给晒伤之后又沾上风沙,起痘痘,感染,留下很多坑。我最近也有往哪个方向发展的趋势。不过辞职跟这个没关系。

-

中篇 《我们的身体比灵魂更想家》

那个浙江前辈有着非常柔软的脾气,和他非洲酋长一般的脸庞很不相称。平常嘻嘻哈哈与世无争,偶尔还跟我们谈谈心,谈谈自己追求女生的惨痛经历,人缘算是很好的。我曾因为公司运动会的原因我耽误了一些本职工作,领导在电话那头一通怒语狂飙。本就内疚的我更是提不起精神。小黑前辈发现永远摁不住的小闹表突然神奇的安静了,就来回检查我的电池。然后与我并排坐在台阶上,搂着我的肩膀。
“小伙子~!被批评了吧。以后别人任何人找你帮忙,不管他跟你领导沟通得再好,你也别信他,要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去帮别人忙……”
后来具体聊了什么我也记不得了。不过,如果上帝姓琼,我当时完全可以抱住他作泣不成声状,然后缠缠绵绵闯天涯去。好在上帝不是。
身在海外,什么感情都容易被放大。漂泊感久了就会麻木。但人情一次次的暖心,幸福依旧。

提起他,心中难免是苦乐参半的。想起一同在迪拜和乌姆盖万交界修路的日子,想起那个被放逐边疆的小团队,就有很多快乐的回忆在跳动。乐的是大家其乐融融的兄弟情义。苦的是我本不羸弱的身躯。
灵魂可以在梦里回家,肉体却不行。两年来,我的身体就变着花样的闹脾气。比如前一段时间我每天凌晨三四点左右会醒来一次。没有原因的,天天就那么准时的醒了。后来想到可能是体内还顽固着国内的生物钟吧。那会儿刚好是老妈出门上班把我吵醒的时间段。类似的小毛病还有很多,比如常吹空调导致的肩周炎也会在半夜让我疼醒。阿拉伯饭吃多了肠胃不适等等。它们彼此商量着出场顺序,乐此不疲,翻来倒去的折腾我。日久也就习惯了,新来的就多留心一点儿,旧识的毛病打声招呼就算了。
最可怕的一次问题出现在刚来的第一个夏天。大腿内侧,靠近腹股沟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就溃烂了。当时不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后怕的。那景象像极了生物课本里”皮肤病性病”那一章节的插图。好在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烂掉的地方就自行痊愈,所以也没去看医生,便也不知溃烂的准确缘由。有人说是迪拜臭虫的杰作。有人说是汗渍侵蚀的原因。我更倾向于后者吧。

家里虽然很乱,但是卫生还是保持的不错的–以两个单身小伙的标准来说–所以臭虫应该不太可能。而出汗对于一个现场工程师来说,则是再正常不过。尤其是乌姆盖万那个项目,完全是在荒芜的沙漠里修出一条生命线。在沙漠里指挥施工的时候,对于残忍的骄阳,我们除了忍受还是忍受。哪怕是纹丝不动的站着,半个小时的时间也足以湿透全身。初到迪拜,又是初次工作,欠缺经验的我经常不带水杯就奔赴现场。有一天跟师傅去陪监理视察。到桥上的时候监理提出了一些意见。
“你留在这盯一下,把他刚才说的那些地方都处理好,我跟他到后面去看看,一会儿让车来接你。”
“好的”
当时大概是早上8点40多,而最后车来接我的时间是11点43分40左右。期间我几度想问工人讨一口水喝。都因为”我只是个动嘴的,工人要动手”的想法放弃了。那样的环境下,水比什么都要宝贵。那天中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已经去休息室吃饭了,我独自坐在椅子上压抑着从体内向外溢出的难受感。那一个小时是两年里罕有的吃不下、睡不着的午休时光,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非常漫长的一个小时。

大腿溃烂的时候为什么不去看医生?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当时没在乎,或许是心里害怕。无论是那一条都能归为是被照顾惯了,不会照顾自己的缘故吧。其实在这边看病还是非常方便的。且不说公司有免费的医务室,医保卡更是很划算。有个同事得了胃病,前前后后做了几次胃镜,每次还都是全麻。加上钡餐,B超,验血各类检查做了个遍,总共就花了150迪拉姆挂号费。不过他的病也没治好。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子,公立的医院,学校等等都是免费的,但是设备好,人员水平差。私立的虽然贵得出奇,但是方方面面都是优秀的。去年同仁堂在迪拜开分号的时候他也去了试了试,因为挨不起那份宰就没有坚持下去。最后还是伟大祖国,伟大故乡的伙食把他的胃治好了。一年时间瘦下去的体重在休假那一个月就找回来一半多。也不知道他得的是胃病还是心病。总之印证了我常说的一句话

“我们的身体可能比精神更要想家。”

-

下篇 《久客他乡别亦难》

楔子:  《一剪梅–久客他乡别亦难》
久客他乡别亦难,
醉了胡浆,惯了胡餐。
梦中常有故国色,
再踏中原,却梦蓝帆。

怎见归途百花残?
履也蹒跚,马也蹒跚。
东风抚柳催人还。
大漠骄阳,湿我襟衫.
–李老七作于癸巳年秋
 
正是因为身体和灵魂对家的思念。’休年假’就显得极其重要。对于任何一个海外人来说,这三个字的力量堪比”我爱你”。在整个休年假的程序当中,倒计时是个充满焦急的部分,亦又是最幸福的部分。很多人如我一样,总会提早一两个月就在手机里设置上倒计时的软件;在电脑桌面上贴一个倒计时的工具;在工作笔记本上勾出起飞的日期;每见到一个人都跟他说一遍自己的休假计划;兴奋地在群里吆喝着,问大家要不要捎带奶粉,问老乡想吃什么特产。其实,每次都是一样的,连细节都一样,可就是忍不住要说。

“32天倒计时。。。噢耶~!。。。开始大采购~~~哈哈O(∩_∩)O~”
3月24日13:33来自新浪微博|阅读(587)|转发|收藏|评论(1)

之所以说倒计时是最幸福的,是因为真正去了乡愁的那头的时候,却发现还有牵挂在这头。
我们公司的员工每年有30个工作日的年假。算上周末和节日,一般都能折腾个40天的假期出来。可是很多老同事都选择把这40天分成两次使用。一来是半年就能回国一次。二来,很多人已经和国内稍有脱节,若一次性在祖国呆太久,反而会感到寂寞。这是以前的我万万想不到的–想不到有一天回到了故土,却还有另一种乡愁。

“习惯就是我明明在家里还要按迪拜时间开饭。。。习惯就是我窝在家里榻榻米上和窝在迪拜的床上看的是一样的电视节目。。。习惯就是无论到哪里都觉得近的一样近,远的一样远。”
5月2日16:11来自三星Galaxy SIII阅读(1451)| 转发| 收藏| 评论(6)

这次离开将是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告别了。归家的心次次如箭,可真正奔驰在机场高速的时候,往往都没有当初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回国的最初几日,必是日日酣酒,夜夜笙歌的,可很快就会感到疲惫,而后在家里闷上几日又觉无聊。除此之外的情绪呢?
休假中常有一些时候不知做些什么好,只得出门瞎转。有时只顾低头用手机和朋友聊天,聊入神了,便忘了自己在哪。过马路时差点被不会礼让行人的汽车撞到,猛然抬头,才发现不在阿联酋。也曾恶毒的说过别人是假洋鬼子,而今的自己却也对外国的事情念念不忘,喋喋不休。
比如吃饭,在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心中,无论什么都无法替代肉夹馍,羊肉泡。但我确凿的看到过,旅英留学的朋友抨击英国槽糕的饮食文化时,脸上是挂着怀念的幸福的。我自然能轻易地看到那点心思,因为我也曾经边想着沙威玛边在心里流着口水。
这种复杂的心情使得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光,总是热血有余中夹杂着一些淅淅沥沥的,就像四季潮热的迪拜,偶尔也会突然大雨瓢泼。 关于中东,关于这两年,我感谢它带给我的一切,感谢它让我知道,一个游人对另一片土地也能有太多太多的怀念,太多太多的美丽情怀。那印在记忆中渐渐发黄照片,虽没有霓虹闪耀般的缤纷色彩,却有着淡绿色的青果,淡粉色的柔情,淡黄色的哀伤,与淡橙色的快乐。不论是漫步在沙漠里谈心的惬意,还是一群青年在海边烧烤,追打的浪漫,都能让人不知不觉中,在眼底浮现出最温柔的目光。此刻是告别的心情,天天练习着如何说再见。可究竟何时再见,我曾经咒骂过千百次的他乡?
当初离家的心虽痛,可深处知道最终是能回来的。现在回家的心虽喜,可也难以面对今生第一次永别的开始,即使日后再来这里,也难拾过往的自如和亲切。
因为一份爱而离开另一份爱,很纠结,不是么?
我书写下这些文字的时节已是深秋,这是个最适宜离别的季节,阿联酋的天气慢慢变得怡人,我要离开的消息慢慢被更多人知道,我也慢慢地,接受着内心的波动。

(全篇完)

写在后面的话:
这几日微博粉丝涨的疯狂,情绪大有变化,压力之下笔锋也变得迟钝。但我想好下篇的主题之后又放下了心。因为我心里相信,但凡有过留学、海外务工或是类似久客他乡经历的人,看到这篇题目的时候,已不需要我再多写什么,便早是各种滋味在心头了吧。就像塔斯肯一闭上眼睛,便唱哭了阿妹,也唱哭了我。

One Comment on "迪拜人心路历程 —— 《迪拜这两年》"

  1. 麦芽 20/08/2013 11:07 下午 ·

    作者笔触情感好细腻哦:)赞赏~乡情,旅居之情,共鸣之音

Leave a Comment


+ 6 = 9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