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旅行者 – 迪拜


Written by on 04/02/2013 in ★全部文章, 文化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VISION  作者/安德鲁 · 福布斯(曾在苏丹喀土穆大学教授东非历史,在阿伯丁大学教授伊斯兰研究。他是新月出版社(Crescent Press Agency) 的编辑,也是《丝绸之路见解指南》的作者)

F

阿拉伯航海家出海东行至印度,约公元700年

今天的迪拜处处彰显一派现代面貌。哈利法塔等摩天大楼从迪拜海滨地区和三座近海人工岛上拔地而起,勾勒出闪闪发光的天际线,共同造就了全世界最大的人工开发区。

然而,迪拜确实拥有悠久的历史。根据史料记载,“迪拜”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使用是在1799年。尽管迪拜酋长国直至1833年才得以建立,但该地区的人民居住历史长达5000年,最初是游牧牧民、然后是枣农、渔民,还有名满天下的勇敢采珠人。

 

贸易伙伴
二十一世纪迪拜的自由贸易区充满了商业能量,但迪拜参与世界贸易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从大约公元前3000年起,这片位于阿拉伯湾西岸的土地便受到苏美尔、阿卡德以及巴比伦、亚述(全部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即现在的伊拉克、叙利亚东北部、土耳其东南部和伊朗西南部) 先进文明的影响,它们向来以具有“创业精神”而著称。有关该地区最早的记录出现在以闪族楔形文字记录的烤泥板上,其中提及一块名为狄勒蒙的土地,这片土地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山谷之间的海洋贸易路线上。

人们认为狄勒蒙就位于巴林地区,而当时另一个古代海湾文明“马罕”(Majan)则在今天的铜矿出产国阿曼。位于两者中间的迪拜地区可能是交易宝贵珍珠的核心位置。然而,该地区的早期贸易不仅限于海洋商业。正如美索不达米亚通过阿拉伯湾与印度山谷相连一样,埃及和地中海世界经由沿海航运与印度马拉巴海岸相连,另外还有穿越阿拉伯半岛的骆驼队的陆路贸易作为补充。

 

丝绸之路的兴起
在公元前一千年期间,陆路贸易路线和交流大大扩展。向东跨越无法通行的帕米尔高原,古代中国的影响及其对周边国家的交涉逐渐延伸至中亚地区。西部和南部的文明中心,包括地中海、美索不达米亚和南亚在早期相互之间都有直接的联系,唯独中国有所不同,陆上被重重山脉和中亚沙漠阻隔,海上又远离东南亚海岸,中国就这样在世界的异域孤立发展。

但是这一切在汉武帝统治时期(公元前141-公元前87年)有所改变,汉朝的军队使中国的影响首次西跨帕米尔高原,直达里海。军事征服带来新的贸易机遇,很快中国的丝绸便沿着丝绸之路向西流入罗马,换来黄金、白银和精美的玻璃制品。迪拜在这次最近的全球贸易路线中再度大放异彩。根据罗马历史学家弗洛鲁斯记载,除丝绸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奇珍异宝传入西方,其中包括“宝石”和“珍珠”,后者的主要来源之一正是迪拜周围阿拉伯湾捕鱼人。

 

波斯人与罗马人
到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生活的时代,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约公元前521年至公元前486年)统治的疆土不再仅限于大伊朗地区,而是从西部的利比亚和希腊呈扇形延伸至东部的印度和中亚边界。在此期间,整个阿拉伯湾都处于波斯人的统治下,包括迪拜和后来的阿联酋。

波斯帝国的心脏从伊朗高原延伸,跨越新月沃土区和安纳托利亚,直抵地中海沿岸。为了有效控制该地区并推进贸易,大流士下令修建皇家道路。这条史诗般的公路全长约3000公里,从波斯都城波斯波利斯到爱琴海东岸的伊兹密尔港口,它向西连接通往北非的贸易路线,向南连接阿拉伯湾,向东可达印度和中亚。

在大流士修建皇家道路之时,他西边的邻居罗马人正忙于铺筑跨越整个大陆的道路网络,包括大约400多条不同的公路,总长度超过40万公里。该道路网同时用于贸易和军队的迅速调动,道路坚固耐用,一侧设有人行道,并配有队伍定期维护。

罗马道路网远远超出欧洲的范围,跨过现在的土耳其,到达安提阿——即今天的安塔基亚,接壤新月沃土(美索不达米亚及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地区),向南经过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到达埃及,向东经过美索不达米亚与波斯人的皇家道路相连。这样一来,阿拉伯湾沿海地区—从巴士拉到马斯喀特和阿巴斯港—便在陆地上与欧洲及以外地区相连通。

 

黄金时代
随着伊斯兰时代的开启,公元622年发生了一件不仅对阿拉伯,且对整个世界都意义深远的大事。先知穆罕默德(PBUH)在收到真主旨意之前是一名商队的商人,伊斯兰教第一次将整个阿拉伯世界联合起来,发展成为贸易活动中的基本宗教。在倭马亚王朝时期(公元661至750年),阿拉伯湾的海上贸易和潜水采珠业持续扩展,一直延续到阿巴斯王朝(公元750至1258年)。与此同时,附近的巴格达发展成为全球最为富庶和成熟的城市。在此期间,中东地区经历了长期的和平与空前的繁荣,这种繁华主要应归功于阿拉伯世界在亚欧之间进行陆地和海上香料贸易所取得的垄断地位。

但是这一黄金时代突然终结于1258年蒙古人征服巴格达,从更严谨的商业观点来说,还应归咎于欧洲人发现了绕过阿拉伯直达亚洲的海上航线。纵横交错于中东地区和阿拉伯半岛的古代贸易路线网开始走向衰落,尽管阿拉伯湾的采珠业兴盛依旧,意大利珍珠商人盖斯佩罗·巴比(Gaspero Balbi)在1580年拜访这里时曾如此记载。

 

兴衰沉浮
珍珠和香料在数千年间一直在维持着迪拜的贸易,但是阿拉伯海猖獗的海盗给英国人在1820年和1853年两次干预该地区提供了借口,导致“休战酋长国”的建立(最终带来了阿联酋在1971年的成立)。19世纪末,迪拜被宣布为自由贸易港,成为货运定期中间停留站。但是该地区在大萧条期间经历了低迷时期,同时珍珠贸易业受到日本养殖珍珠的打击。幸运的是,60年代这里发现了石油,如今阿联酋的石油储备居世界第六位。

迪拜从未忘记其商业历史。为确保自身作为商业中心的地位,迪拜一直坚定贯彻投资目标,而现在更是如此。迪拜位于欧洲、非洲和亚洲之间的中东的心脏位置,已经成为重要的交通、贸易战略枢纽,空中交通弥补了海上和陆地交通。这一巨大发展也点燃了人们对该地区历史的兴趣及骄傲。

这一辉煌同样出现在其他地区,尤其是中国和中亚。这些地区持续的安定繁荣再度唤起人们对古代贸易商路的兴趣,特别是神话般的丝绸之路。

有趣的是,在二十一世纪初,一个新兴贸易路线网络的出现重新连接了古代的商业中心,而迪拜则再一次成为这个网络的心脏。

Leave a Comment


9 + = 14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