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伊朗 为中东与世界谋和平


Written by on 10/06/2012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北京日报

6月8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北京峰会之后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这是10年来伊朗国家元首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对中伊两国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处在中东紧张局势风口浪尖的伊朗总统此时此刻访华也必然为世界瞩目。

伊朗是个备受争议的国家,美国称之为“邪恶”、“无赖”国家,更多的人认为伊朗是一个面纱未揭、神秘莫测的国家。其实,伊朗既不邪恶,也不神秘。

伊朗是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十九世纪后沦为英、俄两大帝国角逐的场所。二战结束后的冷战时期,被纳入了美国的势力范围,伊朗人民饱受屈辱。

1979年,亲美的巴列维王朝被伊朗人民推翻,取而代之的是以霍梅尼为代表的神职人员执掌政权的、独立、反美的“伊斯兰共和国”。尽管在伊朗内外对新政权的争议不断,但是,毕竟伊朗人民赢得了独立和尊严。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在伊朗之外受打击最大的莫过于美国了。美国的势力范围从伊朗与前苏联边界退到了波斯湾南岸。美国从此失去了对波斯湾石油运输线咽喉霍尔木兹海峡的独家控制权。美国在中东波斯湾失去了一个盟友和宪兵,增添了一个挑战美国霸权的敌人,且其势力又透过伊拉克和叙利亚渗透到阿拉伯心脏地带。这些都是美国视伊朗为“邪恶”的深层次原因。伊朗在西方的公众舆论中被深度妖魔化。

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引起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阿拉伯邻国一片恐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的第二年开始就与邻国伊拉克打了一场耗时八年的战争。大多数阿拉伯国家把伊拉克当作挡住伊朗影响西移的屏障,因而倾囊支持伊拉克,直至伊朗吞下停火的苦果。这场战争耗尽了伊朗的国力。

战争甫一结束,伊朗立即开始认真地谋求核技术,既是自身的生存与安全需要使然,也是为了赢得地区大国的地位。美国不容伊朗挑战其在中东的主导权,也势必要全力阻止伊朗的崛起。这就是伊朗核问题的核心所在。伊朗核问题解决难度大的根本原因也在于此。

中国与伊朗的关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关系之一,也是当今世界上备受关注的双边关系之一。中伊建交41年来,中国始终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尊重伊朗的主权,不干涉伊朗的内政。两国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不接受外国的霸权。中伊两国经济的互补性强,经济合作的潜力巨大。
1979年后,伊朗问题常常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议题。美伊关系敌对,而中伊关系友好。美国在对付伊朗这个“邪恶轴心”和“无赖国家”时,期待中国与它保持一致。中国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发展中国家,在伊朗又有重大的经济利益,不可能和美国一道与伊朗为敌。中国不参加美伊之间的零和游戏。中国对伊朗能源供应依赖度大幅增加和2003年伊朗核问题浮出水面后,这一矛盾尤为突出。

进入21世纪,中美在金融、投资和贸易方面的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两国在许多全球性的问题,包括防止核扩散上有共同利益。中美关系对双方都至关重要。但如何处理与伊朗的关系涉及中国的重大利益和维护中国独立自主外交的原则。中国理解美国对中东地区核武器扩散的关切,但是,中国维护与伊朗保持正常的、友好的国家关系的立场应当得到美国的尊重。

中东和世界和平也只有在美伊消除敌对、关系改善的条件下才能赢得。(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前驻伊朗、阿联酋、荷兰大使)

Leave a Comment


5 + 6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