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徒步 探寻玫瑰色沙漠中消失的古城


Written by on 23/04/2012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玩乐 - 1 Comment

本文转载自 中国国家旅游

约旦,一块阿拉伯半岛上的神奇土地:尽管周边国家战乱频频,它却能独享和平与安宁;虽然80%的土地是贫瘠的沙漠,它却盛开着人类的文明之花;在这里,诞生了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深深印着数千年历史的痕迹;这是一个徒步旅行者梦想的国度,是无数人心中的光明圣地。让我们追随着贝都因人的脚步,去探索和发现曾经失落的古代文明吧!

在约旦探险,纳巴泰人绝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他们是来自阿拉伯半岛的游牧民族,从公元前6 世纪开始占领约旦南部地区、迦南和阿拉伯半岛北部。这期间,聪明且会经营的纳巴泰人控制了熏香和香料的贸易,并派遣规模巨大的驼队往来于阿拉伯沙漠与相邻各国。曾有人形容,古纳巴泰人就像一个暴发户,在财富急速增长的时期于多条商旅必经的交汇点上,建立了一个贸易中枢,它的名字叫做——佩特拉。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著名的瓦地伦(Wadl Rum),沙漠的天然岩石桥。

 
“不要一口就吃到最后的甜点”
我们对佩特拉的探索,一定是从西克(Siq)峡谷开始的。来到西克峡谷时,导游阿哈姆德已经站在谷口,他的身后是一条窄窄的约1.5 公里长的高耸而狭长的通道,那正是进入佩特拉遗址的传统入口。我知道,这条路会通到卡兹尼(Al-Khazneh)那气势雄伟、造型精美的正室,可是,在满怀期待的时候,导游却把我们领向另外一条路。他说:“当我们可以慢慢地品尝每一道菜肴时,何必先狼吞虎咽那最后一道甜点呢?”

卡兹尼遗址,被称为“宝地”,是佩特拉古城的明珠。

阿哈姆德带着我们绕过了这个通常的入口,走到北面8公里之外的帕里特-西克(Siq el-barid), 又名“小佩特拉”的遗址。这里四周的山壁上雕凿了许多的建筑物。有些非常简陋,几乎仅能算作洞穴;也有一些大而精致:台梯,塑像,堂皇的入口,多层柱式前廊,所有这一切都雕筑在红色和粉色的岩壁里。导游告诉我们说,这些建筑群是已消失的纳巴泰民族的墓地和寺庙。望着那些在炙热阳光下空空如也的建筑,我不由得去幻想它繁华时的车马喧嚣,想象着古纳巴泰人身着长袍于这些“洞穴”间穿行。头脑遐想间,脚却踩着一条铺满砂石的干涸的小峡谷,谷中充满了粉红色月桂。一路上,怪石、蓝天、羊群交错地映入眼帘,干燥的空气中却隐隐掺杂着花香和羊粪的味道;砂砾间,偶尔还能看到色彩蓝绿的蜥蜴,在石头上悄悄打探下就迅速爬走。这期间几个正看护着自家羊群的贝都因人,略带吃惊地跟我们打了招呼。这段旅程,看来就是导游说的小惊喜了。
  
 

途中遇到的贝都因人都非常亲切。
 
在峡谷中走了三个小时,我们登上一个小谷地,凝视那些不时有意想不到的文物遗迹存在的陡坡。阿哈姆德和我们一样激情澎湃:“观光客们通常不会来到这里。虽然这里离佩特拉遗址非常近,但是人们总是会直接参观最著名的地方。其实,这个遗址有40平方公里的面积,这么大的地方,喜欢自由徒步观光的人完全可以规划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行走路线。”接下来的三天,我们都在这个峡谷中探索那些隐蔽而不易被人发现的砂石角落,这里不但有古老平整的洞穴,甚至能发现洞穴顶上栩栩如生的壁画。每当我惊异于自己细小的发现,兴奋地用手去触摸那些犹如皱纹般的粉红墙壁上的沟壑时,他深邃的眼睛里便会带着骄傲的笑容,而红白相间的头巾,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


洞穴顶上栩栩如生的壁画。
 
“我将带你们去参观一个地方,这是佩特拉不为人知的宝藏之一。”我知道,这是他带给我们的又一个惊喜:从亚伦山(JabalHaroun)直向瓦地-萨布拉(Wadi Sabra),这是当年纳巴泰王国众人的入谷之路。在这个铺满砂石的小山谷里,居住着两个贝都因家族。绕过一个刻着浮雕的谷壁,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小小的剧院!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小剧院奇迹般地被保存得非常完好:只见那一排排从厚重的石头凿刻出来的阶梯座位环绕着剧场,层层叠叠地高出剧场中间的石沙地好几米。夜幕悄悄降临,当晚我们就在剧场中宿营,点着篝火在星空下品茶,那茶水尝起来浓郁而甜美,坐在岩石凿刻的台阶上,想象着中间的舞台上曾上演着何种悲欢离合,人生真如一场大梦,但此刻的梦境伴着贝都因人的香茶,掺和着古老的感动,让人久久不愿醒来。
 


古纳巴泰王国人在岩石堆中修建起来的歌舞剧场。
 
追随着这样的梦境,我又爬上一块高高的岩石,在夜风的陪伴下,俯瞰西克峡谷精致的沟壑,低低的月光温柔地照耀着那些几乎与之平齐的高原,在高原下方,可以俯瞰儒尔丹(Jourdain)山谷的谷底。天空中的星星密密麻麻,美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颗饱览美丽景色的心灵融入进了悠长的寂静。我们的下一站是几十公里外的瓦地伦(Wadi Rum)沙漠。跟宽广无垠的撒哈拉沙漠比起来,这里只不过是冒出几座砂岩小山的公园。与小佩特拉的玫瑰粉红不同,这里满眼是赭色和黄色,许多个奇怪的峡谷错综复杂地交织着,就像迷宫。据说,在1916至1918 年的阿拉伯革命期间,贝都因人的领袖埃米尔就带着他的军队躲进瓦地伦沙漠避难,并成功地抗击了土耳其人的进攻。因为地形的千变万化,这里简直成了贝都因人的天然堡垒,而在这里,行走永远是最灵巧最方便的交通方式,还可以去攀登那直达山顶的“贝都因之路”。这条著名的徒步行程,要经过一道巨大的天然岩石弧桥,这条岩石弧桥垂悬于沙漠之上,它横跨长度超过了两百米,走在上面时须时时小心,以免滑倒。这无疑是一座为勇敢者准备的天桥。
 


行走在佩特拉铺满砂石的小峡谷必须小心,以免滑倒
 
走出瓦地伦,约旦行程的下一站是亚喀巴(Aqaba)港口。亚喀巴港口位于红海边,在那里可以获得一次极为宝贵的潜水之旅:潜入海下的世界,观察品种繁多的海洋物种,迷失在色彩斑斓的海底世界。 而回到佩特拉前的最后一站,是安曼(Amman)地区的达纳(Dana)山谷,那里有几百个古老的闪米特部落村庄,这是一个文化保护区。(闪米特部落是一个从公元前8世纪开始居住在死海附近的部落,阿拉伯语和古希伯来语等都是源自于这个部落的语言,被称做闪语族。)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次旅行的终点站,必定是期盼已久的佩特拉古城。

佩特拉的发现,本身就是一部传奇

1812 年8 月22 日,在瓦迪穆萨群山之中来了一个身穿阿拉伯长袍的欧洲人,他乔装成信奉穆斯兰教的印度商人,并改名为Ibrahim 酋长。约翰·贝克哈特知道当地的贝都因人从未见过欧洲人,他们会对任何陌生人抱着猜疑和敌意,为了不招致惊觉与怀疑,贝克哈特精心制订了周密的计划:首先,他学会适应当地的饮食习惯,并学会了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在叙利亚和约旦又完善他的伊斯兰教的知识。在这长达三年的准备之后,他以向亚伦(Aaron,圣经中的人物)古墓奉献贡品为理由雇佣了一个贝都因人做向导,开始进入了佩特拉(Pétra)古城。

约翰·贝克哈特走过狭长、险峻的西克峡谷,当惊人的一幕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不露声色地巡看了法老宝库和厄恩墓,他断定脚下的城市就是传闻中的佩特拉之后便匆匆离开。事后,他在日记中写道:“瓦迪穆萨的毁灭,可能就是指古城佩特拉。”这是第一个证实传说中的佩特拉尚还存在的西方人。从此之后,人们才逐渐认识和了解了这个曾经失落的古城。
 
卡兹尼,藏着什么宝藏
卡兹尼是佩特拉的无上荣光,面前的蛇道是它的门户,这条小道,深一百多公尺 ,长1.2 公里,是千百年的洪水侵蚀而成,相当险恶。穿过蛇道,世上最令人惊叹的建筑就呈现在眼前:高130 英尺,宽100 英尺,高耸的柱子,装点着比真人还大的塑像,整座建筑完全由坚固的岩石雕凿成形。它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其色彩,由于整座建筑雕凿在砂石壁里,阳光照耀下粉色、红色、橘色以及深红色层次生动分明,衬着黄、白、紫三色条纹,砂石壁闪闪烁烁。 站在这巨大的建筑前,没有人不会心生敬畏和感叹,而宏伟柱廊的大门 ,就像能打开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佩特拉这朵沙漠玫瑰的光芒,在其辉煌年代,曾照耀了整个地中海的东部。
 
但与宏伟门廊和精美雕刻不同的是,卡兹尼的内部简陋得让人惊诧,用“家徒四壁”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卡兹尼的内部一点也不过分,也正是因为其内部的空旷,更增加了人们对这大殿的猜测和向往。多年来,人们认为这应该是纳巴泰人的藏宝库,也有不少人试图凿挖墙壁找到密室的出口,可是始终一无所获。倒是辉煌门廊上古罗马风格装饰中带着死亡象征意义的雕刻给考古学家带来了一些灵感,他们顺着湮没在砂砾下的蛇道,发现在卡兹尼雄伟外观下,还藏有一个被掩埋的地下室,而这地下室内藏有11 具古人类的骸骨。于是,所谓的“宝藏”终于大白于天下。

走出卡兹尼,我静静地站在它充满古罗马风格的门廊前,左手是自然的“鬼斧”,右手是人类的“神工”。阿拉伯的热风吹来,约旦,我终于找到了这玫瑰色砂砾中的远去文明。

One Comment on "约旦徒步 探寻玫瑰色沙漠中消失的古城"

  1. nan nan 23/04/2012 4:42 上午 ·

    恩,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徒步行进4小时是非常值得的。她的色彩很漂亮。

Leave a Comment


1 + = 7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