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新冠死亡浪潮”


伊朗首都的重症监护病床已经用完了——因为该国面临着新的感染潮,本周单日死亡人数已经三次创下历史新高。

在新冠袭击伊朗8个月后,当局未能阻止病毒的蔓延。在一个遭受美国制裁的国家,政府认为像欧洲和美国那样的暂停经济活动是不可能的。

德黑兰23岁的大学生Mohadeseh Karim说:“我国的疫情不会很快好转……它只会越来越糟糕。”

在社交媒体上,伊朗居民记录下了混乱的、不堪重负的医院内部场景。而在国家电视台,观众看到巨大的墓地正在建造当中,因为上周的周日、周一和周三,死亡人数已经接连打破纪录。一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首都德黑兰的住院人数比之前增加了12%。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已下令将军事医院用于治疗患者。

“情况非常危急,”该国一名抗疫工作者表示,首都的重症监护病房已经满员。“已经没有空床了。”

前后矛盾的信息和防疫措施一直困扰着该国,目前,伊朗的死亡人数以达到29600例,为中东最高。除此之外,国际专家也在指责伊朗政府掩盖了疫情的规模。

疫情爆发之初(2月),当局拒绝关闭拥挤的宗教场所,并且还召集民众参加议会选举和伊斯兰革命周年纪念日。随着3月下旬感染人数的不断扩大,政府暂时下令关闭办公室和部分企业。而大约两周后,主要城市的商店和餐馆就重新对外开放了。在上个月,政府也已经要求学校重新开学——这些学校自3月份以来一直关闭。

但最近,当局又出台了限制措施——一位医院的院长告诉国家电视台,新冠死亡人数可能会赶上伊朗在20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内的死亡人数,这场冲突导致双方共有100万人丧生。伊朗卫生部副部长伊拉杰•哈里尔奇(IrajHarirchi)在3月份感染了该病毒,而他也在本周表示,伊朗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统计的两倍。

伊朗的高级官员一直在遭受新冠的威胁,最近一次(感染)是伊朗原子能机构的负责人和负责该国预算和规划的副总统。今年春天,哈梅内伊的一名高级顾问因新冠而死亡。

伊朗政府继续反对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封锁,以试图挽救正在遭受美国空前制裁压力下的国家经济。

加州州立大学的一位伊朗政策专家Kamiar Alaei说,随着政府的(防疫)政策的来回更改,“伊朗人对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感到困惑。”

普通的伊朗人,对这场灾难也依旧不够上心,他们对官方新闻和官方说法持高度怀疑,并且仍然在咖啡馆、集市和餐馆内聚集。
31岁的手机推销员Reza坐在首都一家拥挤的咖啡馆里,他表示,自己认为这种病毒是“吓唬穷人”(“frighten poor people”)的阴谋。

然而,在德黑兰这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城市,有迹象表明,恐惧正在蔓延。

受到不断飙升的死亡率的威胁,越来越多的德黑兰居民开始支持更严格的防疫规定,并遵守本月实施的“口罩规定”。在首都一家深受工人阶层欢迎的茶馆里,美联社记者进行了一次统计——57名顾客中有13人没有佩戴口罩。在郊区的一家咖啡馆里,79名顾客中有6人无视防疫规定。防疫意识在公众数月的漠不关心之后,终于有了明显的改善。

伊朗当局试图采取更强硬的行动,于本月早些时候关闭了德黑兰的一系列公共场所——包括大学、美容院、清真寺、博物馆和图书馆等等。周三,卫生部在一个宗教节日前,禁止人们前往德黑兰和圣城马什哈德等五个主要城市。

伊朗卫生部长呼吁警察和军事部队、该国的准军事组织等共同帮助政府执行防疫规定。

“口罩抓拍”(Photo enforcement of the mask law)已经开始在街头的红绿灯处进行——伊朗警察使用同样的技术,强制要求该国妇女戴头巾。在最近几天里,没有戴口罩的德黑兰居民,将会受到现金罚款——尽管只有50万里亚尔(1.6美元)。政府发言人Ali Rabiei表示:“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罚款,而是提高人们的意识。”

德黑兰政治分析家Abbas Abdi表示,一些国家正在为病毒的第二波浪潮来袭而苦苦挣扎。在伊朗,该疫情也显示了最高层的“管理不善”。

“解决危机需要团结、权力、管理效率,以及最终(民众)信任决策者和官员。”

但是在伊朗,“这些都不存在。”

*本文资料源自gulfn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