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的人啊 —— 沙特一年所见

“ 第三年的中东生活,我在沙特,这个神秘的国度,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乌托邦的世界。所以我决定写一写我见到的沙特。今天这篇会讲到我在沙特见到的沙特人。”

在沙特,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拨年轻人,问我过同一个问题——你对沙特的印象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以为我们都是大胡子然后这样的?说“这样”的时候,他们都做了个手势,就是用手在脖子上一划。我相信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印象中的沙特是这样的。然而,我在沙特见到人,完全颠覆了原来对沙特的印象。

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是我们直播studio的老板。老板剃了一个光头,是个摄影拍摄爱好者,混沙特网红圈和广告圈。光头老板团队的人都很有趣,每周会有聚会,冬天的时候会去hiking,沙漠冲沙,或者飞到红海边潜水。

第二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是一位长得像安吉丽娜朱莉的小姐姐。一个冬天的周末,我们去edge of the world,在那我们遇到一群开沙漠越野车的团队,他们的车整齐的停在高原上一排,我们把车也开过去,并排着跟他们靠一起,然后开始了我们的搭讪。他们带我们去高原上兜风,然后带我们去地下的一个山洞看蝙蝠。(Edge of the world攻略,点击这里哟!

其实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我都很尴尬。首先我并不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真的很难描述以前对沙特的印象。紧接着,他们会问,你来沙特多久啦?你在这里旅游嘛?(每次这个问题,我都很尴尬,沙特人民内心没有B数吗?这里哪里有值得旅游的地方?)接着还有一个must have question—— How do you like Saudi? 然后我只能尴尬的说:I like Saudi. I feel peaceful here. Life here is so simple and totally different with the world outside. I like this feeling. 我想我喜欢沙特是假的,然而我讲的话,也并没有半点虚假,我其实也没有不喜欢沙特,沙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与外界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安静的世界。

再说起沙特的人,不得不描述下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个人。

Johara

沙特那0.01%概率的女孩

原来我座位旁边的是个96年的小姐姐Johara。据我领导的描述,这个小姐姐,简直是沙特那0.01%概率的女性。她聪明和开放的程度放在外面的话,你不可能会猜到她是一个100%纯正的沙特人,还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在沙特出生长大读书的沙特人。怎么描述Johara呢,我想她是一位“我抽烟,我喝酒,我纹身,但是我是一个好女孩”。这句话没有讽刺,我想描述的就是她。

她在办公室里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抽烟以及和男生聊天。按她的话讲,办公室的其他乖乖的姑娘都“又蠢又婊”,所以她喜欢跟男生聊天,男生都是她的哥们儿。上班的时候,Johara穿的很休闲,不修边幅,里面是最基础款简单的体恤和牛仔裤运动鞋,外面是窄袖口的,腰间两个大袋子的黑袍,她极力给我推荐她的黑袍,她说袖子小方便,有口袋能装东西。然而,每次到迪拜,或者有party的时候,她脱下她的黑袍,换上战袍,你会发现,她是知道如何扮性感凸显自己女人味的。她在办公室不带头巾,然而警察来访的时候,她知道识时务的把头巾简单搭在头上,收敛起惯常的野性,装作乖女孩坐在座位上,不讲话。然后偷偷跟我说,stupid,没事,你是外国人,你不用带头巾。

Johara几乎三个月换一个男朋友,在与她共事的几个月的时间内,她给我看过三个汉子的照片。Johara还偷偷问我,喝酒吗,我们周末约迪拜去蹦迪去喝酒。Emm… 真的非常不清真的一个女孩纸啊。

Johara的三观在我看来其实是很正的。她不信宗教(我真的无法想象她这20多年的时光,在沙特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她觉得人活着应该以让自己的快乐的方式活着,需要完全跟着自己的心活着。我钦佩她,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且不惧世俗道德的枷锁,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

Layla

0.1%概率的女孩

第二个女孩Layla也很有特色,也够开放,如果Johara是那0.01%概率的人,这个Layla,我觉得应该是那0.1%的人。Layla很爱化妆,每天上班的前面两个小时,一定是她的化妆时间,从female pantry room画到自己的工位上,每次这两个小时度过之后,总是觉得她的脸被涂的像个猴子屁股一样红,午后以及下班前,也是Layla的补妆时间。Layla的鼻子,苹果肌以及嘴唇一定整过。偶尔见过Layla画一两次淡妆,其实蛮美的,真是不理解平时这个猴屁股妆容究竟是在搞什么,所以真的是觉得大家的审美观相差太大了。

在pantry room,我见到了比我房间还齐全的美发美容工具,9-11点这两小时就是这些女孩的化妆时间。美发工具一定是Layla的,因为其他女孩都是围着头巾的,就Layla不用头巾。Layla每天的发型几乎没有重复过,今天是沙滩风的卷发配tropical风的发带,明天是冷艳直发离子烫风。

此外,Layla的黑袍也是相当漂亮的,而且一看就很贵。夏天有几套,冬天有几套,每套花纹款式都不一样。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套冬天的,设计的像个韩国的韩服一样,高腰束腰款,料子比较挺,上面是深酒红色的绣花。

Layla平时十分懒惰,与Johara的工作有交接,两个人经常撕逼。其实懒得不止是Layla啦,应该是所有姑娘都很懒。然而Layla最勤快的是在黑五期间做直播的时候,因为Layla有一颗想红,想当网红的心。那时候她加班,熬夜,准备script,各种与网红小姐姐套近乎蹭流量,跟我们社媒有高度nice和friendly的状态,都是希望我们能在post东西的时候,能打上她的snapchat账号。与别的国家的女孩儿一样,她很enjoy自己的美貌,也希望能有人欣赏她。

其他有趣的女孩儿

剩下的一些女孩儿也很有意思。有个小姐姐Sarah对自己的瓜子脸不满意,有一天拉着我的手很兴奋的跟我说,Weizhi,你看得出来吗?我去打针了!我满脸黑人问号,打针?打哪里了?她说,我打脸了,我把我的脸打了填充,我希望我的下巴这里宽一点。我当时内心有一万个黑人问号脸。这审美观,真的太不一样了。据说Sarah原先家族是来自于沙特的游牧民族,所以办公室的其他人觉得她有点蠢。Sarah也满心不在工作,只跟Johara聊天,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办公室拿着手机在吃鸡。

还有一些蒙着脸的姑娘们,在female pantry有见过他们,然而他们蒙上脸,一回到座位,我就不知道谁是谁了。

有一天我过去跟大家讲工作,有个女孩拿着snapchat在偷拍我,被另外一个女孩看到了,马上打断她,说她不礼貌。其实她们对于拍照这件事情还是非常介意的。所以就算有Johara和Layla这么开放的女孩子在,他们的ins也是不公开的,也不跟我互加好友。所有的生活,全部在snapchat这种封闭的,阅后即焚的“通讯”工具上去展示。

阿拉伯的男人们

沙特和阿联酋的男生们是很喜欢也很习惯穿白袍的,从衣服和头巾可以看出来区别。头顶是红色白色格子的头巾的,基本上是沙特人,头顶顶着一个像天使光环的黑色头环,还吊着一根流苏的,基本上是阿联酋本地人;白袍的领子是衬衫样式的,基本上是沙特人,领子像中国古代的那种盘扣的,基本上是阿联酋人。此外,阿曼男人可能会穿一些米色啊以及其他颜色的袍子,头顶一个有花纹的小圆帽子。

装在套子里的人

其他地区的阿拉伯人(我指的是叙利亚啊,埃及啊,黎巴嫩啊这些地区),他们不喜欢穿白袍。在沙特的办公室里,成天穿白袍的大概只有一个,是沙特本地人。这个人白袍看起来像40岁,但是貌似年龄跟我们差不多。据说是从澳洲留学回来的,尽管在欧美国家混了几年,但是他在沙特的公众区域,依然穿起沙特封建思想那一套厚厚的马甲,在办公室里上演着一个沙特封建家长的戏码。他关注女同事黑袍下面究竟在穿什么,如果我的黑袍下今天穿的是短裙,小腿不小心从黑袍的缝隙中露出来被他看到了,他会像一个有修养的老师或者家长一样,很绅士的批评我。办公室里大家讲话很大声了,他会以沙特式的慢动作缓缓走过来,再次绅士的让大家安静下来,calm down。

其他在沙特努力工作的男生,很多来自于黎巴嫩,叙利亚和约旦。我觉得这三个国家的人,也是阿拉伯人里面最聪明最勤劳的人。

他们相对本地人更加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中东的职业经理人大多都是黎巴嫩人。黎巴嫩人聪明灵活,世俗化最为严重。约旦人努力踏实,很多IT技术男来自于约旦。生活在沙特的叙利亚人特别多,由于国家战乱,回不去自己的祖国,在沙特也没有护照,所以他们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

穆罕默德

一个我最尊敬的人

还有一个人,是我在沙特最需要感激,甚至在我生命中我遇到过的最值得敬佩和尊敬的人——穆罕默德。说完这里,我想起那个梗,有个人来办公室前台说,我过来找穆罕默德,我转过头嚎了一嗓子,穆罕默德,有人找。办公室里10个男生,9个人站起来了。

我说的这个穆罕默德,名叫加布瑞,是我在沙特的老板,来自于叙利亚。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用“道德高尚”这样的词语来描述过任何一个人,然而,我觉得加布瑞是值得这样的词语去描述的。

如果有的人是像激烈的大海的话,加布瑞就像是一条波澜不惊缓缓流淌的小溪。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不管面对怎么样的事情,他都有自己的节奏,平和平静的对待所有的人和事,对应一个中国的宗教词语,就是性格很“佛系”。他不争不抢,对工作认真负责,言出必行。他对人非常nice,对面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他都能以一个平等的姿态去对话。他善于思考和分享,他善于分析和洞察一些事物背后的原因和本质,他愿意分享,愿意把他的经验和思考拿出来与我们分享和探讨。他与我分享他理解的宗教的本质,以及他对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的理解,他温和对待且包容与他不一样的一切,同时,他坚持自己的原则,有自己坚守的道德原则和底线。

所以沙特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我想我没看到过所有沙特人的全貌。然而,在沙特的日子见到的这些人,真的不是传说中带着大胡子动不动“这样”的人,也不是我原来眼中“挫,封建,严肃”的样子。

我想可能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见到了正在变革中的沙特和沙特人,看到了他们开放的一面。原来这些状态可能只能underthe table,但是现在慢慢浮出水面,今后可能会慢慢变成主流,最终与世界格局接轨。期待沙特的变化,也期待我遇到的这些好人,生活的更好。


暂时分享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的内容,请欢迎关注并且分享!有关于沙特的任何问题,随时留言,欢迎随时沟通。

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我哦!

也欢迎小伙伴们开心就打个赏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