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纪实小说】迪拜,我的一千零一夜


Written by on 02/05/2011 in ★全部文章, 杂文, 生活 - No comments

作者/迪拜沙沫

【沫点评】:此小说非常写实,描述了早几年华人在迪拜的生活,在迪拜生活过的人看了或许会有共鸣,而对迪拜有憧憬的人则可以引以为参考。在此推荐。
*由于原作内容很长,本文只节选了小说的极少部分段子,喜欢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以下链接拜读:

《迪拜,我的一千零一夜》(连载中)

【导语】
或许,我们对儿时读过的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记忆犹新
或许,迪拜的七星级酒店的奢侈让大家流连忘返
或许,世界最高楼的迪拜塔创造了人类建筑史上的伟大奇迹
  
曾经年轻的我,以为外国的月亮一定比中国的圆,况且传说迪拜的月亮是金子做的。在2006年的一天,我没有等到北京的第一场雪,也没有坐上2路公共汽车,却赶上了迪拜的飞机。

4年了,金子做的月亮没看到,我却被蘸上波斯湾的石油,借助夏天五十多度的高温,在阿拉伯沙漠里面被烤成了阿拉伯大饼,日复一日,夜又一夜,不经意间我的心酸血泪滴成我的一千零一夜。
  
本小说以迪拜为背景,以华人江澜个人经历为线索,纪实性的记录了华人在迪拜的艰苦奋斗史,其中包括卖酒,开黑车,做黑导等等,最值得称道的是文章中穿插了中东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神秘的伊斯兰教文化以及阿联酋各种名人典故,是您了解和旅游迪拜的一本不可多得的参考书。

…………
……点击Read More 查看节选

第一章 飞签
凌晨,天还未亮,乌黑的天空笼罩着沉睡的迪拜,稀疏的路灯懒散的发出微弱的光芒,街旁的椰枣树仿佛千年如一日的守望着这片沙漠,四处悬挂的购物节彩旗静静的垂在薄薄的晨雾中,潮湿的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一丝平安夜烟花留下的硝烟味。
那是2006年12月25号,江澜来到迪拜第一次飞签的日子,办理飞签的旅行社事先通知他必须在早上5点之前来到娜莎广场的麦当劳门口集合,等待旅行社的车带他去拉斯海马去换签证
……
拿到签证,江澜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又跟随人群来到了到达厅的瞳孔扫描的队伍。这是阿联酋政府为了防止在阿联酋有过严重的刑事案件的人被遣送回去后,通过替头护照再次入境,所以凡是阿联酋认为的很多第三世界的国家的人,只要是持有旅游签证或者访问签证的人都需要瞳孔扫描,中国人则习惯称之为照眼睛。
……

第二章 露宿
没有目的的走在这异国他乡的街头,江澜意识到今天晚上无家可归,哪怕是一个睡觉的地方,他也不敢奢侈,忽然他想到应该先找中文报纸,因为那是所有华人信息的源泉,不管是找工作还是找住房,打定主意,他赶紧打听中国鞋城,这个地点可是他看了三个月中文报纸知道的,据报纸上介绍这个鞋城,不仅仅是中国商品批发城,更类似海外的唐人街,里面实际上什么都有,网吧,中国超市,中国药店,中国书店,中国理发店,中国餐馆,应有尽有,所以只要找到中国鞋城,就能够找到中文报纸,也就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也可以打听到大家的价格。
大家,是迪拜华人对集体宿舍的简称,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暖,就像一个大的家庭,多则几十个人,少则十几个人,其乐融融的共同居住在一套房子里面,共享着厨房和洗手间,共享着不同的故事,共享着不同的信息。
……

第三章 情殇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此时的地球村变得异常的光彩夺目,耀眼的霓虹灯把这里变成了整个沙漠中的不夜城。当地的阿拉伯人,特别是那些不工作的阿拉伯妇女都喜欢白天在家,晚上成群结队的出来活动。由于中国产品的物美价廉,很受当地人的青睐,所以中国城尤其繁忙,一些英语不好的老板则是手拿计算器,在上面按上客户购买的产品的价格,或许正是中国人这种富于闯荡的先驱者,靠着计算器在中东地区牢牢的站住了脚跟。
……
朦胧中,不知道是他自己还没有睡着,还是微微晃动的的床吵醒了自己。江澜感觉睡在下铺的涛哥和涛嫂似乎也没有睡觉,也许也是今天的好生意让他们兴奋得难以入睡吧。可是下铺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持续不断,而且越来越大,江澜细细一听,原来是他们亲吻的声音,伴随着人体的翻动,引起床轻微的的摇晃。躺在上铺的江澜体内涌起一阵阵莫名的躁热,但是他还不能动弹,以免打搅了涛哥的美事。不一会儿,紧跟着涛哥的一声低沉的长叹,下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了。

第四章 过年
春节前这几天江澜都在家呆着,等杨哥的电话,有需要送酒的,他就立即骑车到杨哥家。然后他就按照杨哥交代的具体位置和电话号码告诉送去。差不多每天他都能够送上十次八次的,也就是他每天可以挣两百迪拉姆左右,这样的收入对于他来说已经很丰厚了,并且还非常的轻松。
……
和江澜住一起的有一个王大哥,也是四川人,当他知道江澜也是四川人后,两眼泪汪汪的拉着江澜非要讲四川话,一脸的辛酸。王大哥在迪拜差不多黑了五年了,不会英语,也没有特殊技术,早先在国内做建筑工人,盲目听信中介公司的甜言蜜语,认为迪拜就是插根筷子就可以冒油的城市,结果到了迪拜后,与另外几个同时过来的重庆老乡在一个外国建筑工地上干了三个月,由于公司拖欠他们工资,索性他们几个人就跑了出来,在中国装修公司打点零工,或者是到仓库或者码头卸货,做起了迪拜的棒棒军,到江澜认识他的时候,他的伙伴中就剩他一个人坚持了下来。
……
江澜把这件事情告诉杨哥后,杨哥很有经验的提醒他们一定要小心,因为劳工营主要的工人是印巴人,酒的市场都有他们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自己控制的,一般他们都是分片区的,其他人很难打进去的,并且印巴人经常因为抢地盘发生一些械斗。

第五章 拾贝
扶着王哥来到娜莎广场的二十四小时超市门口,昔日这里的台阶上总是坐满了中国黑车司机,他们主要跑迪拜到龙城的专线,价格合适,最多可以做四人,每人七迪拉姆,如果包车,则是三十迪拉姆。如果要去其地方,费用就比较贵,基本上和出租车差不多,但是因为是黑车司机都是中国人,对于在这里很多不会英语的中国人来说,他们还是乐意选择黑车。
……
房东到五金城接的我们,名字叫安妮,很是热情,说话也是快言快语。江澜他们看了看房子,两室一厅的,非常干净,房东自己每天打扫卫生,管理房间,晚上11点准时关灯,因为大多数都是在窗帘店和迪拜的连锁超市spinneys上班的,人员比较固定。正是因为春节期间回国的人比较多,所以有空床,平常都是满客的。

……

Leave a Comment


1 + 9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