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华人简史(七)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迪拜华人简史》开始正式连载,此文经历策划、取证、撰写、校对,历时一年最终完成。共计约25000字,将分为8个部分以连载的形式发布。同时我们欢迎读者为《迪拜华人简史》补充更多线索、资料和图片,方便我们进行修正与二次审核。

感谢为本文提供帮助的朋友。特别感谢欧阳仪珠女士、王昭良先生、徐小平先生、陈中奇先生、王海林先生、刘海涛先生、张明芳女士、柳絮女士、周玲女士、韩丽女士、问书所提供的信息和资料。

建议按顺序阅读

点击文字查看

迪拜华人简史(一) 

最早的华人

迪拜华人简史(二)

 “公派”主旋律下的中阿第一个贸易时代

迪拜华人简史(三) 

民间贸易大潮下的中阿第二个贸易时代

迪拜华人简史(四) 

德拉华人密集区版图成型

迪拜华人简史(五)

 旅游突起,新老”迪拜人”的交界线

迪拜华人简史(六) 

迪拜华人的”大航海时代”、购房热和代购涌动

| 2014 – 2017 |

迪拜华人社群的

全方位渗透

中国于2013年9月和10月分别提出了”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概念,中东成为其政策覆盖的重地。而迪拜作为中东最重要的门户级城市,”一带一路”概念在这个时期对迪拜的华人社群起着积极的影响。

1

2015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为今后两国的紧密合作打下基础。

中国和阿联酋在政府层面的合作趋于增多,大型企业的考察和入驻,商务活动也变得愈加频繁,从上而下影响着迪拜华人社群,华人社群与迪拜国际社会的高端合作和互动愈来愈紧密。

同时在政府层面,迪拜华人社群在这个时期迎来两项利好的政策。2016年3月,中国驾照可在阿联酋直接更换为本地驾照。同年9月,阿联酋宣布对中国公民开放免费落地签。这两项政策为华人在迪拜的生活和旅游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迪拜的华人社群也在加速其扩张,不仅在地理上向阿联酋全境发展,同时渗透到阿联酋的各个阶层和各个领域,与国际社会的融合前所未有。现在,我们几乎可以在迪拜的任何一个行业和领域看到华人的身影,甚至在不少当地政府部门也能看到华人雇员,这在过去极为罕见。

空间上,在华人最密集的德拉和国际城区域外,杰布阿里,JLT,媒体城,网络城,Marina,Al barsha,Downtown,Greens,Sport City和Motor City等等区域都散落着不同规模的华人小社群。迪拜华人已经形成无处不在的格局,令社群从区块式分布演变成网络式分布,并在各自的阶层和活动范围内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

2

3

华人的网络式分布使华人可以在不同的领域抓取到各种信息并分享给自己的圈子,并在微信工具的成熟发展下进行传播。与日俱增的华文媒体和自媒体也通过互联网和人际网巩固着自己的信息渠道。通过不同的圈子和平台,华人社群已经可以非常快速地获取到各式各样资讯,迪拜新人比任何时期都能更快地融入迪拜社会,并迅速拉近与老迪拜在本地知识和经验上的距离。

互联共建的

精神家园

互联网的日益发展大大拉近了人们的距离,华人社群在精神娱乐层面的互动也空前高涨,社群自发形成了许多民间的兴趣爱好俱乐部。从早期不同的华人民间足球和篮球俱乐部,到2012年华人马帮成立,2013年华人羽毛球俱乐部成立,2014年华人冲沙俱乐部、跑步俱乐部成立,2016年徒步俱乐部和骑行俱乐部成立。此外还有潜水,游泳甚至美食爱好者们自发组成的小组织。

4

迪拜华人马帮的集结活动

基于这些同好会,华人的业余生活变得异常丰富,活动也极为频繁。一些组织机构和媒体还不定期组织号召各类华人社群活动,比如华人足球赛、篮球赛和羽毛球赛,还有花艺、摄影和图书沙龙等等。

5

2017年1月,由迪拜人传媒举办了首届阿联酋华人摄影展

不仅限于华人群体,相对年轻的迪拜华人也广泛参与迪拜的国际活动,2014-2017年间的迪拜,旅游及娱乐倾向的设施层出不穷,新的商区、新的主题公园、新的城市景观陆续出现。而一些本地的大型活动也频繁在迪拜上演,涉及方方面面,包括世界级的演唱会和体育赛事,给予华人无尽的选择。

6

2014年,国际巨星LADY GAGA来迪拜开办演唱会

同时在2014年开始,国际城的中餐厅开始井喷式地发展,尤其是小吃铺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湖南的米粉、重庆的小面、陕西的肉夹馍等等纷纷可以循迹,质量也在变得越来越高,截至现在,国际城大约有着超过50家不同口味的中餐厅,让国际城俨然成了一个”中华美食城”。即便放眼世界,在海外有如此高密度的中餐社群也并不多见,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迪拜华人的口福实在不浅,也大大解决了华人味蕾上的乡愁问题。

早期华人社群普遍认为迪拜是一个枯燥无聊之地,但在2014年后,这种观念已经大大转变。华人可以很方便地参与任何一个或多个民间组织,参加无数华人互动,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还能选择接受国际的文化及娱乐方式,吃到丰富的家乡美食。同时通过成熟的社交网络工具,人与人的距离被无限拉近,一个高素质、强互动、充满活力的新兴华人社群已经形成。

中国互联网公司

的布局之年

2016,一款名为《苏丹的复仇》阿拉伯手机游戏在中国媒体获得了广泛曝光,这款长期盘踞阿拉伯手游畅销榜首位,月流水超2000万的游戏,实则由中国游戏公司制造,这激起了许多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关注。伴随中国和欧美互联网行业的饱和和激烈竞争,中东的互联网市场被分析普遍认为还是一片蓝海。2016-2017年间,许多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来中东考察,并在迪拜落地。而在此之前,中东的互联网行业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7

由中国游戏公司龙腾中东公司开发的手机游戏《苏丹的复仇》盘踞中东手游排行榜TOP1许久

从手游到电商,再到生活服务和社交领域,凭借经验和资本,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这两年间开始向中东输出各式各样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可谓百花齐放。到2017年,少数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中东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游戏发行Mena Mobile和女装电商Jolly Chic),迪拜也逐渐形成了小有规模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人际网络圈。中国的互联网力量成为中东互联网大军中极具活力的一支队伍。

2016-2017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中东的布局之年,面对一个全新的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依然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相信华人将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着中东的互联网的发展。

旅游行业竞争白热化

旅游寡头形成

2009年是中国对迪拜旅游的启动年,2010年则是各迪拜旅游公司的布局之年,作为一个对华人来说新兴的海外旅游目的地,之后每年赴迪拜的中国游客人数都屡刷记录,旅游市场一片大好,也催生各大中国旅行社纷纷涌现。基于一直以来迪拜包装出来的奢华定位,还有游客和旅行社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通过服务差价获取的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

然而随着中国旅行社数量的增多,旅游行业的竞争开始白热化。在2016年,迪拜估计拥有50家以上的中国旅行社,部分旅行社已经渡过了初期的开荒布局阶段。在2015-2016年间,迪拜旅游市场开始发展出新的”游戏规则” — 面向中国游客的迪拜”低价团”悄然出现,为整个华人旅游界投入一枚”深水炸弹”。

在2010年左右,迪拜华人旅游业发展的早期,普通游客来迪拜旅游大约需要花费8000-10000人民币,而到2016年,市场上已经普遍出现3999-4999人民币的迪拜旅游团费。2010年,某网友因以4000人民币游玩迪拜而登上了国内的报刊新闻,而在6年后,这样的报价已经可以在市场上轻易找到。

中国游客来迪拜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但旅行社的利润在逐年减少

“低价团”以批发的形式流入市场,伴随着旅游行业的互联网化,早期的信息不对称被打破,价格的厮杀终于上演,即便每年的中国赴迪拜游客都在持续上涨,但旅行社的利润普遍受到了蚕食。很快,零利润团开始出现,之后,负利润团开始出现,执行”低价团”的旅行社一方面用规模效应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以自费项目和商业返点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新玩法出现,使部分旅行社迅速占领中国至迪拜旅游市场的制高点,让迪拜的中国旅行社开始分化,逐渐发展出几个行业寡头,这几个行业寡头几乎瓜分了80%的市场份额,同时具备强大的议价能力,这对其他中小型旅行社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至今,不少旅行社虽还挂着旅行社营业牌照,但已经在竞争中败下阵来,开始转向其他业务模式,迪拜的中国旅行社已经走向两极分化。

油价之殇和贸易之丧下

华人退场

2013年迪拜房价上涨的幅度达到28.5%,成为全球涨幅最大的市场,而到了2015年,迪拜房地产价格却下跌了12.2%,成为全球跌幅度最大的城市。从”涨幅世界之最”到”跌幅世界之最”,仅仅用了两年时间。这也让华人从购房热中恢复冷静。

2015年房价大跌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与政府出台的若干控制房产过热的政策有关,因此这种跌幅与08年金融危机时期已经完全不同,外界普遍认为是一种良性的回调,并未对迪拜经济造成重大影响。相对来说,2014年开始的油价暴跌所产生的连锁反应才对迪拜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虽然迪拜并没有多少石油储备,但油价暴跌依然引发了连锁反应。迪拜的发展得益于那些产油国的大亨,他们才是让迪拜风生水起的金主。沙特、卡塔尔、俄罗斯等产油大国在油价的摧残下纷纷丧失了当年的豪气,大大限制了消费力。影响不仅体现在投资领域,更是打击在迪拜引以为豪的服务业上,金主们收敛了过去奢华无度的生活方式,间接令迪拜的酒店、零售、服务行业都勒紧了裤腰带,不但纷纷削减预算,还发生了大规模的裁员潮。更别提在迪拜设立办事处的诸多石油公司,更是一片哀嚎。

油价暴跌或许未必撼动迪拜华人社群的核心骨,毕竟对于迪拜华人来说,即便已经呈现多元化发展的态势,但贸易一直是华人社群的获利核心。木须巴扎、龙城和其他贸易城的生意依然是华人的命脉。如果说房地产、服务业和零售的寒冬并未让华人有刺骨的寒意,那么贸易的寒冬则像是一把利刃,让华人尝到切肤之受。

从2008年开始,华人的贸易就已经过了利润增长的拐点,之后便是一路温水煮青蛙,缓慢的衰变并没有让许多华人察觉到寒冬的来临。2013年笔者曾帮助一家咨询公司做过调查,在我采访的30余位从事贸易工作的商人和销售里,百分之百的受访者认为生意正在迅速下滑。而到了2015年,全球经济呈现不景气,随着内外大环境的剧烈变化,”贸易之丧”已经非常明显,许多迪拜华商开始意识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像南都的一篇关于迪拜龙城的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龙城许多商户过去每个月有着过百万的营业额,到2016年已经降至每个月10万迪拉姆左右。在贸易如此冷淡的大环境下,各种各样的中国商品贸易城还在中东不同的国家和城市陆续建立,竞争还在加剧,这让许多迪拜华商陷入迷惘和不安。

龙城的华商也正在面临困境

另一方面,迪拜华人也开始意识到在迪拜的生活正在变得越来越贵,在经营成本和生活开支上,各项额外的支出均在不断上涨。2014年上半年,保险公司上调车辆保险费用;2014年8月,Housing fee面世;2014年11月,迪拜地铁票价上涨;2014年12月,迪拜出租车起价费上调;2015年4月,交通罚款类别增加,罚金上调;2015年11月,迪拜出租车涨价;2016年5月,迪拜停车费将大幅度上涨。以上仅是民生方面的成本上涨,这还不包括经营公司中的各项开支的上涨。而且”涨”这个字,随着增值税的开展,目前看好像还没有到停歇的时候。

一方面,迪拜华人社群持续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融入性和活力越来越强,社群总体保持着正向的良性发展。但另一方面,在成本和经营的双重压力下,许多没有成功转型的传统贸易人开始退场,令人唏嘘。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从2012-2016年,迪拜华人人口大约有着7万的增量,截止2016年,据网络资料数据,迪拜拥有大约27万华人。

……

(未完待续)

下一篇将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


我们欢迎读者为《迪拜华人简史》提供更多线索、资料和相关图片,方便我们进行修正与二次审核。如有更多线索和建议,请发送至邮箱交流:momosam@dubairen.com


作者介绍:

毛一鸣。迪拜人网站创始人,迪拜人杂志主编,独立撰稿人,资深迪拜通,迪拜人称”站长”。常驻迪拜8年,从事媒体工作,根据自己的经验撰写了无数迪拜生活指导型文章。

李华飞。笔名沙沫,职业中医医生,著有《迪拜,我的一千零一夜》纪实体小说。一手拿针,一手拿笔,经常流连于迪拜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YOUHUIQUAN

Leave a Comment


5 + = 9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