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华人简史(六) 迪拜华人的”大航海时代”、购房热和代购涌动

《迪拜华人简史》开始正式连载,此文经历策划、取证、撰写、校对,历时一年最终完成。共计约25000字,将分为8个部分以连载的形式发布。同时我们欢迎读者为《迪拜华人简史》补充更多线索、资料和图片,方便我们进行修正与二次审核。

感谢为本文提供帮助的朋友。特别感谢欧阳仪珠女士、王昭良先生、徐小平先生、陈中奇先生、王海林先生、刘海涛先生、张明芳女士、柳絮女士、周玲女士、韩丽女士、问书所提供的信息和资料。

建议按顺序阅读

点击文字查看

迪拜华人简史(一) 

最早的华人

迪拜华人简史(二)

 “公派”主旋律下的中阿第一个贸易时代

迪拜华人简史(三) 

民间贸易大潮下的中阿第二个贸易时代

迪拜华人简史(四) 

德拉华人密集区版图成型

迪拜华人简史(五)

 旅游突起,新老”迪拜人”的交界线

| 2010 – 2014 |

迪拜华人的

“大航海时代”

2010-2012年,迪拜贸易利润的增长已进入拐点,旅游业正在朝气蓬勃,高知的年轻人登上舞台,这个节点打开了华人的视野。该时期为华人社群带来的最重要的意义是,迪拜华人社群首次从传统贸易的”据守”,开始主动探索迪拜的其他可能性,思考全新的发展机会和发展模式。迪拜华人社群逐渐从单一的贸易结构向多样性多元化发展。而2009年迪拜地铁的运营更是打破了华人空间上的局限,华人社群开始把目光和脚步印在迪拜的每一寸土地上。迪拜华人可谓开启了”大航海时代”。

1

2009年,迪拜地铁正式启动,这大大开拓了华人的视野

2

待建的世界最高楼,在迪拜陷入金融危机泥沼后,这个世界最高楼饱受争议

2010年1月4日,世界最高楼的开幕现场。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Shaikh Mohammad)揭开铭牌的序幕后宣布世界最高楼名为哈利法塔(Burj Khalifa),以阿布扎比酋长的名字命名。而曾经这座建筑一度被认为叫迪拜塔(Burj Dubai)。这也不难看出世界最高楼的建成其中包含着阿布扎比的支持。

2010年1月4日,世界最高楼开幕的宣传海报。

2010年世界最高楼哈利法塔落成揭幕,成为迪拜史上的里程碑,然而这一年也是迪拜华人社群极具里程碑的一年,华人在许多领域有所突破。目前迪拜最大华人旅行社海外旅行社于2010年成立,目前迪拜华人超市业霸主温州超市的旗舰店于2010年在国际城开业,目前华人餐饮巨头山图于2010年在国际城创办山图美食,目前迪拜最大的两家华文媒体迪拜人和迪拜中华网均于2010年(2009年末)开始发力,同时本地最大侨社阿联酋华人华侨联合会也于2010年(2009年末)正式成立。

6

2010年成立的海外旅行社,目前已经成为迪拜规模最大的旅游公司之一

7

开业于2010年,位于迪拜国际城的温州超市,已经成为广大迪拜华人的生活地标

8

2010年于国际城开业的山图美食,是迪拜首家主打华人快餐的中餐厅,火爆至今。

9

2012年之前,早期迪拜人的网页(www.dubairen.com),当时只是一个博客,现在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个布局呢?

10

2009年12月29日,阿联酋华侨华人联合会成立大会。当时有来自7个酋长国的700余名华侨华人参与,是当时华商中的一件大事。

金融危机的余波进一步催化了华人”大航海时代”的来临,租金的腰斩式暴跌令华人开始从原来的生活圈迁徙,在住宿方面纷纷”更新换代”。住”大家”的迁徙去了”小家”,住”小家”换成了单间,单间的换成了套房,迁徙不仅仅发生在住宿方式,更是发生在空间地域。迪拜华人社群从原本德拉的一亩三分地走出来,逐步向外扩散,寻求更好的生活方式。基于国际城当时极具诱惑力的租金,很多华人开始选择在国际城生活,国际城的华人社群进一步壮大发展,截至2011年,仅国际城的中餐厅就接近20家。

11

2010年,迪拜龙城的龙头位置曾有过一家综合大型超市 – 欧尚超市。但并没有坚持多久就关门歇业。

从2009-2012年,迪拜华人人口大约有着5万的增量,截止2012年,据网络资料数据,迪拜拥有20万华人。

经济回暖下

华人的购房热

2010年,没有人想到中东会发生阿拉伯之春,这场饱受争议的革命,让无数国家战火纷飞,令无数人流离失所,中东一时间成为乱世,而在此乱世中独善其身的迪拜,基于政治稳定和安全,成了中东难得的避风港,来自他国的热钱流入,人口增加,迪拜居然以如此快地速度恢复了元气。金融危机爆发后仅3年,迪拜的经济就明显有了快速复苏的迹象,曾经的烂尾楼纷纷再度开工,一个接一个的新楼盘蜂拥而至,房地产的再度崛起已经显而易见。

在2011至2012年房地产回暖迹象的中前期,迪拜的房价还在谷底徘徊,租金却因人口增加先行上扬,形成极具诱惑力的租金回报率,且同期在社会面已经普遍对迪拜经济复苏抱有极大的信心。经历过中国房地产的痛楚,中国人对房子有着深深的特殊情结,在这个机会节点上,”买房”成了当时的华人社群不可回避的热门话题。

2002年,迪拜政府开始允许外国人在指定区域买卖房地产,直到2009年迪拜金融危机前,已经陆续有一些华人购买迪拜房产,但基于当时华人社群较小,购买的华人也多为生意人的炒房投资。而在2011年间开始的华人购房热,是基于一个庞大华人社群中的全民级讨论,在投资之外也有很大的自住需求。当时只要稍有经济实力的华人们坐在一起,买房几乎成了必谈话题。

2012年,曾有网友向迪拜人传媒投稿自己的买房经历,晒出了自己的迪拜房产证。他说当时MOTOR CITY的房子,一室一厅100平方左右,大约65万迪拉姆可拿下。而国际城大约是30万。

金融危机的阵痛犹在,这一波购房热相对早期更为理性,许多华人对迪拜房产做足了功课,对迪拜各区域的房价、配套和优势等了如指掌。有很多在当时购买房产的华人以租养贷,在高达8%-9%租金回报率下,日子过得相当不错,自住者也省下了一大笔房租开支。

另一方面,自2008年来,迪拉姆对人民币的汇率持续走低,早期1迪拉姆可兑换2.3人民币,到2012-2013年间已跌破1.7。对于贸易商来说,人民币升值是汇率之殇,令利润大大缩水,但却利好于海外置业。来自贸易的现金也开始流向楼市。多个利好因素使迪拜房地产得到了爆发式的发展,在世界经济依旧低迷的大环境下,迪拜的房价开始走出底谷,逆市上涨。

14

2013年的一些迪拜房产新闻截图,几乎都是一派大好的形式。

据数据显示,2012年迪拜房租和房价分别上涨17%和16%。2013年迪拜房价的上涨幅度达到惊人的28.5%,成为为全球涨幅最快城市。

2013年11月28日,迪拜成功获得2020世博会举办城市,在举国欢腾下,也为迪拜经济又打下了一剂强心针,进一步推动了楼市的上扬。

房地产市场的急剧膨胀,新楼盘的持续推出,进一步刺激华人的购房热情。房地产及中介公司开始大量招募华人销售,各中国房地产中介公司也纷纷顺势而生,房产行业成为当时的香饽饽。银行基于房贷业务的如火如荼也开始大量吸收华人雇员。不仅在房地产,中国市场在迪拜商业的各个领域都被越来越重视,华人社群与迪拜国际社会间的商业合作变得越来越紧密。

青出于蓝的

国际城华人密集区

然而,购房热却如同一把双刃剑割裂着迪拜的华人社群。一方面让华人从过去有限的生活版图中释放出来,辐射到整个迪拜,更好地与国际社会相融合,同时也让许多华人产生了常驻定居的想法,在情感上将迪拜视为海外的另一个家。但另一方面,租金的大幅上涨大大地抬高了迪拜的生活成本,经济虽然回暖,但对华人的生活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压力和负担。

租金的压力令整个迪拜社会进行着迁徙,从高租金区域流向低租金区域,而华人非常熟悉的国际城,以较为成熟的配套和高性价成了这股流向的洼地,不仅是许多华人的迁徙目的地,也让很多荷包缩水的外国人纷至沓来。仅2013年一年,国际城的租金涨幅在一年就高达76%,堪称疯狂。即便如此,国际城的租金依然低于迪拜较多其他区域。

随着人口的增长,国际城的华人社群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伴随国内飘来的创业浪潮,国际城较低的租金和庞大的华人基数也让许多有创业念头的华人跃跃欲试,一些有着较新理念的小店和华人服务设施相继出现,2013年开业的星期八奶茶店,2014年开业的阿哥米线,分别开启了迪拜华人休闲吧和小吃店的时代,这些相对小型的创业模式,碍于租金成本在当时的德拉华人密集区几乎不会存在,也使国际城的华人社群形成了与德拉大相径庭的生活氛围,更接近国内的生活方式。

星期八奶茶和阿哥米线,几乎是迪拜华人中最早一批开设奶茶店和小吃店的

正因为国际城的这种类国内化和低生活成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华人入驻,甚至许多华人根本就不在龙城或国际城工作。而越来越多的华人入驻为越来越多的华人商业提供了生存空间。截至2014年国际城的中餐厅数目达到了近30家,其他华人生活设施也已经非常成熟。国际城的华人社群规模不仅早已比肩德拉华人密集区,其华人密度和社群综合性更是青出于蓝,虽未被冠名为”唐人街”,但谁都知道这里已是华人的天下。

 

迪拜代购

浪潮涌动

随着华人在海外越来越广泛的分布,不知道何时起,代购悄悄地火爆起来,这股风潮自然也吹到了自诩为免税购物天堂的迪拜。自2011年末开始,就已经有华人开始从事代购,一开始大多数代购是依托友情的兼职,随后慢慢地成为了全职代购,甚至做成了一门生意。一个资深奢侈品代购,收益在当时来说相当可观。

基于低门槛、低风险、高收益,2012- 2014年间,迪拜的华人代购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经历着从兼职到全职,从全职到生意的转变,代购行业内的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华人代购也开始在高溢价的奢侈品外专注不同的代购产品,在迪拜,除了名牌包、名牌表这类奢侈品外,奶粉、藏红花、化妆品、药品等也是比较流行的代购商品。

奶粉是迪拜代购中非常重要的产品,在淘宝网上就能搜索到许多迪拜代购的信息

与此同时,迪拜的旅游业依然在蓬勃发展,各旅游倾向的服务公司依旧在不停地在招募华人工作人员以更好地服务华人市场。尤其是商场导购这个职位,在这几年间,几乎每一个稍微有一点名气的奢侈品牌,都配备了华人导购员。这也为华人代购提供了信息和渠道上的方便,代购与商场导购之间形成了合作伙伴间的默契。甚至有的代购本身就从事导购工作。

21

在迪拜代购圈,这样的买家秀不少

华人代购的兴起养活了一批华人空运物流公司。这些物流公司为代购提供合法快速安全的送货渠道,而代购为物流公司带来了大量的业务收益。不仅如此,因代购的发展迪拜还自发形成了一个新兴的兼职群体–“有偿带货”,提供比物流公司更灵活更公道但也更有风险的”人肉物流”服务。

代购在迪拜至今依然还是一个高收益的职业,但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同时碍于资源、人脉等门槛,即使新的代购越来越多,但大多较难进入核心领域。

2010年之后,迪拜华人社群的发展轨迹是复杂交织的,是高速变化的。太多的人物进入,太多的故事发生,我们很难从中画出一条清晰的主线,这与早期迪拜华人的发展完全不同。之后的简史内容均会以较宏观或碎片式的方式梳理呈现。

……

(未完待续)


我们欢迎读者为《迪拜华人简史》提供更多线索、资料和相关图片,方便我们进行修正与二次审核。如有更多线索和建议,请发送至邮箱交流:momosam@dubairen.com


作者介绍:

毛一鸣。迪拜人网站创始人,迪拜人杂志主编,独立撰稿人,资深迪拜通,迪拜人称”站长”。常驻迪拜8年,从事媒体工作,根据自己的经验撰写了无数迪拜生活指导型文章。

李华飞。笔名沙沫,职业中医医生,著有《迪拜,我的一千零一夜》纪实体小说。一手拿针,一手拿笔,经常流连于迪拜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请填写验证码答案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