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华人记:九零后音乐人王潜的异国音乐之梦


Written by on 27/06/2016 in ★全部文章, ★迪拜文摘, 人物 - No comments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采访者:刘昱彤

口述:王潜

2014年7月,王潜同自己乐队的朋友也来到迪拜旅行,那时他眼中的迪拜是极其美好的,带着度假的放松心态,完成了对迪拜的第一次接触。彼时正值阿曼文化展会,需要些不同的音乐元素,于是加入其中,这是王潜在中东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次演出。回国后他做了一次关于人生的决定,来迪拜闯一闯。

——————————————————————————————————————————————-

nEO_IMG__JIE6893

我大学的专业是学前教育,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好就业,如果学音乐就业相对比较困难。但当时也没有想到要出国,如果当时有这个想法,就选择音乐系了。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音乐的兴趣,3岁时我开始学钢琴。但小孩子很难一直专注于一件事情上,练琴也很难坚持,父亲对我很严厉,打着我练。后来老师说我的手不能继续再弹钢琴,因为手太小而且小指已经变形,于是11岁的时候就改学了扬琴,一直陪伴我到现在。那时候不理解,现在回头想想很感谢父母。学钢琴对我后来改学扬琴有很大的帮助,进步很快,因为音乐都是相通的。

我的父亲最初是文工团打快板说相声的,后来在酒吧里给乐队伴奏,他会非常多的乐器,小提琴,小号等等,吹拉弹唱这四种他都会,但不精。最精通的乐器是中国民乐器‘阮’,也是因为他的勤于练习和遗传因素。奶奶以前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都精通,八十多岁的时候钢琴依然弹的很好。父亲年轻时在文工团结识了我的母亲,她是跳芭蕾舞的,所以我的音乐之路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父母的影响。

nEO_IMG__JIE6904 (1)

到了高一,开始接触电声乐器,吉他、贝斯、架子鼓等等。大概是从小学习打击乐器的缘故,我开始对架子鼓产生了极大兴趣并开始自学。后来接触过一些架子鼓的专业老师,也向他们请教学习过,可以自己编鼓谱了。上大学后我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也开过音乐补习班,下课后会去酒吧做场。那时过的非常开心,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赚了钱就在学校里开演唱会。毕业之后我的想法是在幼儿园里做幼师,有时间也可以自己带一下学生,等有一些资金了开一家琴行,租赁音响设备,音乐培训等等,做一些与音乐相关事。

当时没有想过出国,直到来到迪拜旅行,觉得这里太好了,住的酒店很好,吃的也很棒,于是改变了我的想法,决定来到迪拜闯一闯。还有一个原因是父母在迪拜做生意,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当真正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发现完全不是一个性质,因为要面对的是生活。以前吃一个七星级是那么随便,现在却觉得好奢侈,心态不同了。刚来迪拜时,语言交流问题也让我很烦闷,英语两眼一抹黑,出机场都看不懂指示牌,很焦虑。当时工作也找不到,高中时我读的是艺术班,临近考大学时老师说,三门主课可以放弃一科,我就毅然决然放弃了英语,上大学后,意识到英语还是很重要的。

344344

时间过了半年,依然没有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这期间我在国际城俄罗斯区一个茶馆办了一个小型音乐会,初衷是想把扬琴推向大众,让大家了解这门乐器。对于我本身而言,由于间隔了一段时间没有练琴,那段时间把忘记的和生疏的都捡了回来,这也让我深刻的认识到学习乐器是不可以放弃的,是一生的事。也是通过这次演出,后来大使馆以及酒店等等需要中国元素的演出时,会想到我,有时是扬琴演奏,有时是舞龙舞狮时打一下大鼓。

那时在面试 Dubai Mall 的工作,也自学英语,那段日子对我来说太痛苦了。面试过很多工作,由于英语不过关都失败了。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美剧,把中文的翻译用纸条蒙上,遇到不会的词句都记下来,感兴趣的句子写下来,学习怎么说。一季美剧我看了许多遍,都快印在脑子里了,不得不说这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提升。

可能运气比较好,Dubai Mall 的工作录用我了,是在一个运动品牌店做销售。工作后我发现语言是要说的,真正交流时还是有很大的障碍,客人和我说话我还是听不懂,很着急。好在我的经理人很好,她会上前帮我,而且在开会的时候为了让我听懂刻意将语速放慢,平时聊天不会表达的同事们也会给我纠正,教我怎么说,从心里很感谢他们。同事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What’s that mean”,因为我听不懂,总这样问,久而久之就成了我的代号。(笑)

现在一年多过去了,虽然我现在的英语水平可以达到日常交流无碍的状态,但刚进入工作的那几个月里,心里上的煎熬与痛苦让我想过放弃,许多事情并不那么顺遂。大部分同事都还不错,但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看我是新人欺负我的,导致心情很差。而且户外的出货量很大,尤其碰到打折,搬货等重活都是由男人来,一季打折下来都要脱一层皮,工作量非常大。当时找货也找不到,比如一双鞋,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会读,我就找编号。别人清楚仓库里货的位置,很快就能找到,我就需要花很多时间。开始卖不出东西,经理说了一句话激我:“你是我们招来做中国人销售的,现在你连中国客人的东西都卖不出去。”听了确实很生气,于是我就去仓库理货,在仓库里呆了整整三个月。我有轻微强迫症,货理的特别整齐,经理很满意。经过这几个月,我发现后期卖起货来超级容易,货在哪儿放着,号有没有,我一清二楚。别人需要进仓库看,我不需要,比机器还准,现在同事们卖东西的时候都问我。(笑)

3443444

这一路走来,我并没有忘记最初的理想和坚持。有时候还会想想上学时我们乐队的朋友们,五个人现在也都分道扬镳了。主唱留在了本地在酒吧做演出,贝斯手去北漂了,原来学的是大提琴,在北京加入了一个交响乐团,偶尔演出。吉他手去了上海开琴行,生意还不错,对我们说如果有一天混不下去了就去上海找他。他是非常勤奋的人,经常戴着耳机到半夜两三点,我都睡了把我叫起来跟他和合歌。键盘手回老家结婚了,现在当钢琴老师。无论怎样,我们这群人还都一直在做着和音乐相关的事。

刚来迪拜的时候,想着可以组建个小乐队,去酒吧做做夜场,但慢慢发现这边玩音乐的人特别少,我是一个打鼓的,需要找吉他手和贝司手,非常难找。在这里发展音乐比较难,不是一个风格,而且商演也很少,氛围不是很足。阿拉伯音乐本身有着极浓的宗教性,别的音乐很难融合。但目前的情况就先工作吧,毕竟相比之下迪拜赚钱相对容易一点,闲暇之余弹弹琴,现在也开始着手扬琴的教学,扬琴本身也是明朝时从阿拉伯地区传入中国的,与片土地相契,也想把这门乐器推向大众。未来我还是会走音乐之路,因为还年轻,还有许多要学习和经历。人生的音符,刚刚从这里开始谱写。

 

Leave a Comment


6 + 8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