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幼教老师王丽的海外教学生涯:每一步都是磨练


Written by on 12/04/2016 in ★全部文章, ★迪拜文摘, 人物 - No comments

文/刘昱彤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7年前,身为80后的王丽工作于河北石家庄市的一所省级重点外国语学校,任职学前教育英文教师,然而她不曾想过这些因素却在无形中铺垫着她的未来。日常除了英语教学外,还需要教来自欧美国家的外教们汉语,这样的契机为王丽日后的出国教学架起了一座互通的桥梁。而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年的交换深造及教学经历,又为王丽今日于迪拜 Safari Kids 早教机构教学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531111111

初到美国 一切从零开始
对于王丽这个从教多年的英文老师而言,刚到美国时依然感到语言是一道障碍。“国内学的英语和美国当地学校及家庭英语表达是有所差异的,但这并不是最大的困难,难题在于如何与本土的孩子们交流。此前我一直面对的是中国孩子,大背景相同,即便是用英文教学孩子不懂,也可以用汉语来辅助。但在美国,一方面是文化的差异化,再者教育观念也无趋同之处,所以不知如何管理以及赢得孩子的心。”王丽意识到将中国的教育方式放在外国孩子身上是行不通的,在中式教育中,家长对于孩子相对较溺爱,导致孩子较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西式教育则偏重于培养孩子本身的自主性,二者存在着质的差异。

完成平日正常教学后,王丽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义工活动,深入美国家庭教育。“当时我住在一个美国人居住的家庭,家中有一个三岁半的女孩儿以及一对一岁多的双胞胎男孩。女孩儿性格温顺些,而这俩男孩对我来说是比较糟糕的。因为教育理念及文化背景不通,不知该如何入手,什么都要从零学起,包括换尿不湿。”王丽说。“一个非常简单的尿不湿,孩子的妈妈就用了一个下午来教我,来观察并帮助指导。比如一定要带上手套,用湿巾给孩子擦洗,最后涂抹婴儿专用的润肤品,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换一块湿巾,包括打开折叠及处理,这个一系列的过程一气呵成,要有足够的耐心。”王丽此时心中已有了犹疑和不解,来到这里的职责不过是作为一名汉语老师,为何还要做这些琐碎的事情?此时孩子妈妈的一席话让王丽对幼教这份职业有了重新的认识,也消除了埋在心里的疑惑。“如果你不了解这些孩子,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没有办法进行教学的。”孩子妈妈说。

53111111111

虽是明白了个中道理,但要面对照顾一对婴儿对王丽来说仍旧是一项不小的挑战。“这对双胞胎男孩儿很执拗,知道我性格柔和还总欺负我。比如外出游玩之前穿袜子时,穿上就被他们给脱下来。我请教孩子妈妈这种情况如何做,结果被反问:‘在中国是怎么办的?’结果我给出的答案让孩子妈妈目瞪口呆(棍棒教育,比较普遍存在),说如果你敢打我的孩子我会立刻打电话给警察!随后告诉我,把孩子放到没有障碍物遮挡的墙角反省作为惩罚方式,同时保证不能让他们有任何危险。”

这并没有结束,不一会儿孩子就跑掉了。而这一个下午,王丽不断对孩子重复着一句话,告诉他外面很冷,不穿袜子会把脚冻伤,不断的重复着反复把孩子放到墙角的动作。“我一下午没有出去玩儿,直到第30次,我再给他穿袜子时他再也没有脱掉。如果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永远不会听你的。在教育孩子过程中的一致性是比较重要的,比如我遇到难题,孩子妈妈不会打断我或者接手过去处理,而是一直在协助我,站在我的这一边,我想这一观念是值得我们中国家庭学习的。”由于三个孩子对新事物的注意力时间不同,王丽在教学方面也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来对待,最终的目的是达到会读的水平。通过循环记忆、闪卡和多媒体、美工活动、节庆教育、角色扮演等等来不断练习,直到孩子能够记住。

531111111111

辗转迪拜 又是新的起点
不得不说,美国这一年的教学经历,给了王丽一个新的台阶和提升。离开美国,来到迪拜,她也同样采取了类似的方式教学。如数字1到10,通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一节课三十分钟,我会把重点放在前十五分钟,重中之重放在前十分钟。在备课的时候,我会准备几套教学方案来应对孩子的突发状况,比如注意力不集中,提不起学习的兴趣。如果感到孩子们不喜欢某个教学方式,我就立刻更换。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就要通过不同的游戏来替代。”她说。

孩子在幼儿时期接受语言的能力最强,在一节课中,有些孩子很快就消化了准备的课程,这就出现了不同步的现象。对此,王丽表示:“我不喜欢让孩子懈怠的等待,我会准备其它不同的任务,或者把我的教学学具分配给他们,去教还没有学会的学生。孩子们也都愿意去当小老师,模仿我上课的样子,整个课堂也就活跃起来了。”在国内的五年教育工作经历给了王丽扎实的基本功,曾经的教学经验拿到现在应用起来也得心应手,而王丽希望会有更大的发展和进步,把汉语发扬光大。对于汉语近些年持续走热的原因,王丽认为:“随着海外华人的不断增加,对于汉语的需求也逐渐升高,而汉语在美国也属于第二外语,一些美国家长认为汉语未来将是一门很有用的语言,也想让孩子早些接触学习。”

在授课时,王丽坚持全程用汉语教学,使用简短的指令性语言来表达,尽量避免使用英语。拥有足够的耐心是教学中的不二法宝,当遇到解释不通之处时,使用一个英语单词来辅助理解,随即立刻切换为汉语模式。不断的重复同样的动作,让孩子们逐步理解。“其实我并不希望有英文助教,这样做的原因是不想让他们在潜意识里认为所学的汉语是用英文翻译而来,从而形成一种习惯,见到我就要讲中文,用中文来思维和交流,现在这一点已基本达成一致,见到我就要说‘你好’。孩子们的想法很简单,所以也要用简单明了的语言来进行对话。当有问题的时候,他们会用英文提问,而我的回答一定是用中文。”王丽分享道。

班上不乏有调皮的学生,对此王丽则是严厉对待的。但并非是中国式的严厉,而是采用明确表达观点,以黑白分明的态度让孩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作出对错判断。有一名学生家里有保姆,并对保姆特别不尊重,因此这些习惯使他平日里与同学老师交往说话时别无他样。“他见了你会用手指着你,用手拍着你的脸,无论你当时在做什么。我对他很严肃认真的说,我不喜欢这样,不要这样对你的老师,Say excuse me,他不说,我又重复,直到多次,他终于开口说,Excuse me。我回复他说:Good boy以资鼓励。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对我有过不礼貌行为。批评过后,鼓励是不可少的。所以教学中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这些生活中的细节也要耐心去教他们,否则对于孩子一生都将有着不可想象的影响。”

实际上,早在三年前王丽就来过迪拜并对这座沙漠之城颇有好感,因此一直在等待一个执教之机。直至去年,她终于收到现在所在幼教中心的招聘邀请,通过一系列的专业面试考核,如愿以偿。对于能够成功受聘的因素及要求,王丽说:“我当时并不知道园长的最终考核标准,只能通过面试过程来总结。首先要过语言关;第二要有学前教育经验,同时要看教学观念是否符合学校的教学理念;最后一定要有爱心和耐心。”

5311111111

中文走热 未来任重道远
刚开园的时候,王丽所在的早教机构学习中文的学生并不是很多,许多家长依旧处于观望态度。或许正因如此,送孩子来学习汉语的家长的态度则令老师尤为关注。“班上有一个来自埃及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对我说,一定要让孩子学习汉语,可能目前来看没有普及,但在未来将会超越英文,成为全世界人都会说的第一大语言。”她自豪的说。

目前该幼教中心在全球已有5个分园,每个国家至少有2至3家分园。由此看来,对外汉语行业未来或将成为一个很好的就业趋势。她表示:“其实迪拜已经起步晚了,在2008年,汉语于美国已然热度很高,那时基本每个社区学校对中文老师有着很大的就业需求量,从小学到大学。当然这是在欧美国家,迪拜则很少,但也可以看出已开始对汉语逐渐重视了。”

王丽说,做教育和其它行业不同,是最不能有欺骗行为在里面的,无论是对待同事还学生,都要做到真诚。同时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也会感到很开心,很有满足感。“从事这个行业到现在,我依然很喜欢我的工作,估计我就是做这一行的料。”她打趣道。王丽认为迪拜有着较为完善的教育体系,假期也比较多,作为老师本身的福利以及权益也会严格按照劳工法来履行。但同欧美国家相比,还会存在着细微的差异。

每一步的提升,都离不开努力与自我蜕变,谈到自身的职业与中文未来的发展趋势,王丽沉思道:“如果没有美国那一年的教学经验,或许我现在的工作也很难胜任,很感谢那段经历。现在我也会吸取其他老师的长处,再融入我的教学理念方法,总结出一套属于自己的任课风格。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的地位逐渐提升,未来中文也将会是一颗闪耀之星,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中文教师遍及世界各地高校,将中文事业及中国文化发扬光大。

 

Leave a Comment


+ 1 = 2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