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夫妇在迪拜:漂洋过海有你相伴


Written by on 21/03/2016 in ★全部文章, ★迪拜文摘, 人物 - No comments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采访者:刘昱彤
受访者:秦江、谢敏夫妇(化名)

“我的眼睛看不见,从国内来到迪拜这个遥远的中东城市,没有过顾虑,因为我们是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谢敏的脸上显现出平静的幸福。在迪拜“首佳理疗养生堂”见到谢敏和秦江时,他们身着一身利落的蓝色工作服装,彼此搀扶着走到我面前,说了声,你好。

迫于生活无奈 开启按摩生涯
2007年,秦江在广东佛山正式开启了按摩学习和工作生涯,有了这项手艺,走到哪里都可以糊口了。“我的眼睛属于半盲,如果周边光很亮就可以看到一点。刚开始可以做农活,跟着父亲种地,后期逐渐严重了就只好放弃。我曾尝试过做建筑和装修,结果都做不成,只有学习按摩一条出路。”秦江说道。而最先想到这份职业的还是秦江在深圳打工的弟弟,由于体验过盲人按摩,于是向家里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在秦江的老家河南开封农村,由于地理位置较为偏僻且消息闭塞,并不了解什么是按摩,只能先到县城学习。

20151222_113125

“在进入行业之前, 先看手适不适合从事这个行业,如果骨头发育不好就不适合做按摩。再就是练功,像仰卧起坐和俯卧撑等等,按摩也是一件体力活,所以身体素质占据了主要的因素。除此之外还要身体健康,如果没有健康证学校是不收的。这些都通过了就可以跟随老师正式学习了,每个身体部位渐序学习,考试通过了就可以正式的开始工作。其实这一行也要看悟性,学习一两年甚至三四年的都有。”秦江介绍道。在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他结识了许多朋友和老师帮助介绍工作,同时凭借着一定的悟性和努力逐步走出家乡,这一走就是八年。漂泊的日子里,他工作过的足迹遍及郑州、佛山,深圳,广州,香港等地。

盲人的爱情 平淡里的小幸福
佛山对于秦江的意义并不止于工作生涯的开始,在这里他结识了现在的太太谢敏,并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谢敏是广东韶关人,正值22岁花一般的年龄时,却遭遇了由于眼底出血造成视神经萎缩的病症,从而夺走了她的光明世界。此前作为一名文职工作者的她在这命运的急剧转变中一度陷入绝望,甚至想过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对于盲人而言,主动去接触一段爱情是不易的,一般是经过他人介绍相识。这一年,缘分把两个命运相近的人紧紧结合在了一起。“我们相遇不容易,因为我们两个都是盲人。通过了解彼此都觉得对方很合适,相处一年就结婚了,现在也有了一个女儿。后来在广州分住两地,离的也很远,相当于从南到北。那时基本每一天下班后我都会搭地铁去看看她,她休息的时候也会过来我这边。”秦江回忆说。

或许生活终将把每个人的内心酿成一杯陈年老酒,稳重而淡然。同秦江的太太谢敏聊起人生的境遇和爱情时,她似乎早已忘记了那些不幸的经历,从容的说道:“在那个艰难的时候,我遇到了他,心态也开始慢慢变得平和。其实我们盲人的生活很简单,觉得合适就在一起了。不同于正常人的爱情,不会有那么多的难忘或是特别的东西,看不到就只能用心去感受。也不会像别人一样,节日的时候有那么多的表达形式,没有心里上的大起大落,只是生活上的细节感觉好了就行。盲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比较平淡,平时只能靠听去感受外界和彼此的存在。平日里最多的就是彼此在生活上的照顾,感觉很安心也很踏实。”

nEO_IMG_QQ图片20160309062933

踏入异国中东 生活多了几分悠闲
秦江和谢敏是迪拜第一对盲人按摩夫妇,目前在迪拜“首佳理疗养生堂”工作,他们的到来,为这家店创下了迪拜首家盲人按摩理疗馆的先例。三个月前,正在广州忙于按摩工作的秦江接到了一个令他意外又惊喜的消息——有一个踏出国门远赴异国他乡迪拜的工作机会。此时的他按摩技术手法早已娴熟,并得到了客人的普遍认可。“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挺高兴的,都说国外好,就想着出来试试,和太太商量过就做了这个决定。”他说。

然而毕竟是不同的国度,地域文化和语言都将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变,对于盲人而言,则不能从平常人的视野所及之处加以评判。对此,秦江颇显难色:“眼睛不好很痛苦,看什么都看不清,走路走不好也很容易绊倒。在国内我们会办理残疾证明,坐地铁和公共交通都很方便,在这边坐地铁相对不是太方便。迪拜没有人行道,针对盲人群体的公共设施不完善,所以生活相对简单了许多。太太喜欢去KTV唱唱歌,未来慢慢熟悉了会去尝试一下,让生活变得丰富。”说到最大的改变,秦江说:“此前在国内的工作强度很大,和太太也分居两处。来到迪拜生活上有了许多改善,无论从住宿还是饮食,老板都给予了最大程度上的帮助和照料,而且这里客人的层次和素养要相对高一些”。

出行的不便为这对来自中国的盲人夫妇带了些许困惑,因此大多数工作不忙的时候只能呆在家里或者理疗中心,多少有些乏味。问及消遣方式,秦江笑言:“因为盲人只有靠听,所以闲暇的时候就用手机听听歌,哼哼小曲儿。再就是练功给你自己保健,我们平时给别人做按摩也很累,做做仰卧起坐或是俯卧撑缓解一下身体上的劳累。”由于按摩行业乱象丛生,以致大众对于该行业亦是有了悱恻和认知的偏差。在迪拜工作的这段时间,秦江也曾遇到过有“特殊要求”的客人。“也有那种男顾客专门要求男技师进行按摩服务,但按摩过程中如果有无礼要求我就会停下来不再继续,会告诉他你来错地方了。还有一些进门就问有多少女技师,这一类顾客我们都不会服务。”对此,店主则会对客人当面解释清楚,为其解围。

首佳理疗养生堂经营者Angel说:
我通过朋友找到他们,在广州那么多盲人中,遇到也是缘分。当我跟秦哥谈的时候,他把决定权交给了谢姐,让我跟姐谈,说如果太太同意了他就来。基于这样的情况,我就想请一对夫妻也好,可以彼此有个照应。有家庭了心也比较稳定,所以就带着他们来到了迪拜。秦哥虽然是后来学的,但是技术手法非常好。谢姐学历挺高的,而且也是在这些盲人理疗师中唯一会说英语的,在和客人沟通方面很不错。她原来是学计算机专业,家庭也相对优越,做按摩师也是出于现实无奈。秦哥很细心,因为眼睛能看到一点,吃饭都是第一时间夹菜给姐。平时也会买一些姐爱吃的小吃给她,更多的还是默契和关心。”

盲人心比较静,手也比较巧,穴位也把握的很准。推拿如果细分起来还分为南派和北派,深究起来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国内是比较相信盲人按摩的,现在国外对于这样的理疗方式还不能普遍接受,但尝试过后大多会比较认可。许多不了解盲人按摩的本地人会提出相应的质疑及心理上的排斥:“我不会让他们为我服务,我心里无法接受,他们是不应该工作的”。其实在让他们付出劳动的同时,也是一种帮助,他们也能通过工作中来养活自己并感受自身价值所在。欧美人相对好些,因为他们对于中药以及中国人的调理方式是有所了解和尝试的。随着客人逐渐增多,通过客人的不断反馈及认可,他们也成为了我们的金牌按摩师,是我们的名片。

目前,公益也是我们公司关注的事业,我们每年会捐出百分之五的利润给中国西藏地区的儿童助学扶贫。由于十二月三日是国际助残日,所以公司决定从四月三日起,首佳理疗养生堂将把每月三号设为助残日,残疾人预约当天可享受一小时的免费理疗,为残障人士尽一份力量。

nEO_IMG_20160309_193736

编辑手记:
观念的差异源于大环境的依托,在中国盲人按摩已非常普遍,由于迪拜福利较好,政府扶持得力,本地普通居民亦只有少数人居于工作岗位,更不必谈残疾人。中国地广人茂,若想使每个人都得到相应的照顾并非易事,而残疾人补贴也根据地域不同有所出入。一方面出于家庭的压力,另一方面自身和社会附加的精神压力致使残疾人群体不得不自谋出路,学得一技之长。国情不同,也便有了细节的差异。谈到对未来生活的期望和憧憬,夫妇二人坦言:“目前希望店里生意越来越好,多赚点钱,能够把女儿接过来或是未来回到祖国团聚,这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地址:G4u5 villa Al Bada’a Al wasl road Jumeirah 1,Dubai .(靠近city walk)
电话:04-3436998

 

Leave a Comment


5 + = 9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