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死胆小的,嗨死胆大的 —— SkyDive迪拜跳伞体验


Written by on 31/01/2016 in ★全部文章, ★吃喝玩乐, 玩乐 - No comments

文/xini 

聊到迪拜旅游,除了那些常规的,去年《花儿与少年》剧组也把棕榈岛上跳伞作为任务之一,受到网友们的高度热议。做了两年半的迪拜文宣工作,在社交媒体上推了各式棕榈岛跳伞的照片和视频,我终于一边自省败家行为,一边颤抖着点下“支付”的按钮,定下了于2016年1月15号跳伞的自我挑战。

nEO_IMG_nEO_IMG_IMG_8198

仔细一问,身边跳过伞的朋友其实并不少,Facebook上用跳伞图片做头像和个人页背景的也比比皆是。前年正犹豫着要不要跳,便错过了最好的季节,去年又拷贝了前年的套路,于是2015年年末拿着小本子手写新年愿望时,有一条就是“每个月进行一次自我挑战”,而跳伞占据了头条。生怕自己被拖延症击倒,便天天刷Skydive Dubai网站,巴望着日历上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方格(即没有跳伞),等着它有一天变成白色。

原本以为心中小鹿乱跳,会像小时候春游或者头几次出国旅游那样,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没想到我正常地让自己好生奇怪,以至于在跳伞当天早上还穿着睡衣窝在家里看美剧差点耽误了跳伞登记时间。来到跳伞中心的登记台后,便是先测体重身高,在免责声明的每一条上都签名,将自己的生死牢牢地抓在自己心中(说人话:噗,太重的太轻的都一边凉快去,丫出事儿了可别赖别人)然后你的名字便会在准备区旁的大屏幕上出现,每五个人是一组,当你的名字出现在第二组时,教练就会嚷着找你啦。我知道你想问….教练是不是帅哥?我很负责地说,能迷上跳伞的小哥不帅也酷,亏不了你。

nEO_IMG_nEO_IMG_IMG_8182

上飞机前半个小时,教练小哥会帮你穿上背带,从胸前到两腿都有尼龙带系着。穿山背带的我开始有点小小的激动,搓着手故作老练,问如何开伞。教练帅哥噗哧地笑了出来,第一次跳伞的菜鸟是不需要自己开伞的,他会跟你紧紧扣在一起往下跳,他负责开伞,你负责对着镜头故作镇静地迷人微笑挥手就好。

接着他会带你看一下写了基本动作的讲解版。可能是很多来迪拜的中国游客都会将跳伞作为体验项目之一,以至于跳伞前的动作教学板除了英语和阿拉伯语,居然有中文指南,还占了一半的篇幅。动作其实很简单,跳出舱门是抬头抬腿,肚子向下作香蕉状,第一次开伞后,教练会松开你胸前的系带,让你舞动手脚时更加自在,落地时把双腿抬高即可,没有难度吧!

nEO_IMG_nEO_IMG_IMG_8139

教练小哥说完后,轮到一手持GoPro一手持相机的摄像小哥出场,他头顶照相机,嘴里咬着控制线,帅毙了!对着镜头激动地吐露一番真情(该表白的赶紧都表白了吧!)晃晃悠悠一顿自拍后,我们终于要上天啦!敬业的拍摄小哥会在你上飞机前,在大风将你吹凌乱前使劲让你拍照挥手。飞机很小,除了机长就是两排横着的座位,装下五组跳伞者。当他在飞机上让我坐在他腿上,然后紧紧地……省略500字YY……

舱门打开,摄像小哥便纵身而下,我正琢磨着舱外的温度和强风,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便被小哥推出了舱门,回看照片时才发现,我不但没有惊叫,反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想必排在最后的跳伞者,看着人们像下饺子一样飞出舱门时,八成紧张出一手心的汗。自由落体的时间可能是十几秒,可能是几十秒,那一时刻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时间静止,脑海中只剩下眼中倒映出的棕榈岛模样,甚至连紧紧贴身并掌控我生死命运的教练小哥都不存在,只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和一个不停向下坠的梦。在我恍神之际,小哥大声喊着让我看镜头,我迅速从梦中抽离出来,一个劲儿转头找摄像小哥。他穿着蝙蝠服,比我们先一步跳出舱门,滑行了一段之后更早地开伞了。我使劲地挤出笑容(对于脸大的胖子来说,脸被吹扁的照片怎么也好看不了),努力地挥手,还幻想着做出宣传视频中人们亲吻镜头的动作。

nEO_IMG_nEO_IMG_IMG_8211

还没来得及掂量自由落体的恐怖,教练小哥便掐着高度开伞了。开伞之后突然世界变得安静无比,像一朵棉花糖一眼从高空飘下,教练会试着告诉你拉动手边的软把手,左右控制降落伞的角度,使劲拉时就会减缓降落速度,拉单边时降落伞形成一个角度,风行方向并在空中旋转盘旋——才是真正刺激到尖叫的时刻。像鸟一样自由地飞翔不是一句用来比喻理想或者心情的句子,而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在海上盘旋了一阵,玩够了翻转速降后,教练小哥会慢慢地朝落地的草坪靠近,离地面还有两三百米时,他会提醒你将双腿向前伸直呈90度,落地便毫无障碍啦,那些会腿骨折的人一定是把腿伸的直直地去踩地面。

nEO_IMG_nEO_IMG_IMG_8206

然后?然后就没了,脱下背带,等个15分钟便会收到一个刻了名字的USB,里面是一个速速剪成却也堪称精良的3分钟视频,虽然2000迪拉姆跳伞一回确实不便宜,但自己一算,两个人要陪跳,还要有人剪片子,那也是Once in a life time的经验了;摄像小哥跟大部分迪拜首次遇见的外国人一样猜我国籍,从新加坡猜到台湾,从日本猜到香港,一脸不敢相信地,说他遇见的绝大部分中国跳伞玩票者,都只能简单说两句,只听的懂 “Banana”一个词的也绝不占少数。(腻味了循规蹈矩生活的,想以刺激为生的小伙伴们,这就给你们之一条明路——做跳伞教练,中国游客多如牛毛!这是个绝佳的赚钱即玩耍的好机会!)按照我的教练小哥的说法,他前半生在澳洲当工程师,赚了不少钱却忙得没时间花,成为跳伞教练之后,跳遍了雪山和草原,赚得跟原来一样多,却再也没有工作和生活之分。

nEO_IMG_nEO_IMG_IMG_8130

我…羡慕了这种生活状态1秒钟,从不认为自己胆子小,但再一次回想起自由落体时的大脑空白,我还是决定好好划船,珍惜生命吧!

 

Leave a Comment


9 + = 13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