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逐梦少年的烦恼


Written by on 14/10/2015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dubai

迪拜从未掩饰过成为世界中心的渴望。它不在乎外界怎么揶揄,更不关心历史书上曾经记录过别人怎样的辉煌。我,就是我,是世界的焦点。

没错,它确实这样做了。在领海上凭空创造出一个地球,叫做”世界群岛”。数百个用砂石筑成的人工小岛分别冠以各国国号,以世界地图为原型,每个”国家岛”分布在它们应有的位置上。一个被波斯湾浪花拍打着的地球就这样形成了。

不仅”世界群岛”,迪拜市区也不乏”global village(地球村)”、”international city(国际城)和”world trade center(世界贸易中心)”这般动辄命名”世界XX”、”地球XX”之类的存在。其中,最新也是把它雄心表露地最淋漓尽致的项目,叫做”dubai world central”,窃以为把它翻译成”迪拜-世界中央”比较合适。

朋友们,世界中央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当你坐着bling bling的私人直升机翱翔在”世界群岛”上空的时候,会隐约觉得它有些像世界地图。但若说神似,那就有点勉强,需要进一步脑补了。这也是最诡异的地方。按理说,”世界群岛”的总设计师最初肯定想过舒舒服服地造几个大岛,这叫非洲大陆,这叫欧亚大陆,那叫美洲大陆,再来个澳洲、南极,收工。大手笔齐活儿,多好。而不是劳什子地点缀这么多小岛子。因为说它失真,主要是”世界群岛”里各个”国家(或地区)”的”领土面积”相似。比如”澳门岛”和”印度岛”大小差不多,这可难为设计师了。

似乎”世界群岛”也隐喻着迪拜野心背后的尴尬。试着包容世界、引领世界,尽管已经达到卓越,却总有一丝遗憾。这座城市的居民据说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联合国的成员国也不过193个,因此将迪拜称作国际都会并不为过。然而,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每个族群,都像”世界群岛”里的一个个孤岛。近在咫尺,鸡犬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大多数人对其他外国人至多致以客套的微笑和简单的问候。一道隐形的藩篱横梗在不同的族群社区之间。它究竟是金钱?是语言?还是文化?或许都有那么点儿,但又不全是。总之想跨过隐形壁垒的成本不低,就像从”世界群岛”的一个小岛到邻旁的小岛,必须动用直升机或者游艇。

shijiedao

迪拜世界岛,至今未被广泛开发,仅仅是迪拜地理版图的一部分

这道壁垒对于华人来说影响显著。

“无聊寂寞”是华人除了酷暑之外最难以忍受迪拜的一点。这个难题会让没来过迪拜的人讶异,毕竟这座中东最光鲜的城市云集了世界上最有趣的事物,这里的居民怎么会感到无聊寂寞呢?但当你认识到”无形藩篱”的存在,就会理解对于大部分迪拜的中国居民而言,迪拜不过是一个由20万华人松散构成的小城。加之人们来到这座城市,无非追求的是一个”利”字,远没有在故乡的那份从容笃定。刚认识的朋友,过不多久就因种种原因作别,更加深了那份无奈。

热情而自信的阿拉伯人身着白袍,欢迎着露出同样自信笑容的欧美人和他高颜值的家人们。他们坐在典雅的露天阿拉伯咖啡馆里畅谈,背景是世界最高楼、碧蓝的波斯湾,以及郁郁葱葱的灌木和椰枣树。没错,这就是迪拜旅游宣传画。但任何一个在迪拜常住的居民都会笑着给你说,这不是真的。至少不全是。

不过现实的呈现和浪漫的想象之间出现偏差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像”世界群岛”的形状尽管和真正的世界地图差别很大,但是看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毕竟真实的世界也远非完美,何必原样重现呢?更何况,”世界群岛”究其根本不过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地产项目,力求为业主们赋予”岛主兼国王”的奇特体验。同理,迪拜也无意于成为”世界人民大团结”的标杆,200多个民族聚居的奇景只是因为世界级商业自由港带来的副产品。各个国家的人们没有如胶似漆兄弟情,而是遵循着不成文的规则相交往,保持着这座城市微妙的社会平衡。在不经意间达成了老子所向往的”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小国寡民式的和谐状态。毕竟你侬我侬也许会有一天变成面红耳赤,倒不如交情尚浅的互利共赢来的愉快。这才是成熟商业社会应有的人际关系。

ShadowPP DTCM14 P2 8636

世界的人民在迪拜的中心,拥挤地欣赏一场由机器和运算产生的音乐会。

迪拜之于其他大都会,
类似贾斯汀比伯之于乐坛群星。

两者都同样的年轻、出位、多金,有才华却更有争议。充满幻想,但又狡黠地拿捏着现实主义的游戏规则。迪拜是现代商业文明孕育出的沙漠玫瑰,少了西方都市的伪善,更纯粹,更彻底。它终究会不会成为真正的世界中心,还是个未知数。但我明白,迪拜,现在的”中二病少年”未来的微笑一定会更勾人心魄。因为它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天才,无法否认。

 

Leave a Comment


6 + = 11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