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中国菜卖到迪拜?青岛菜商的”豪赌”


Written by on 16/07/2015 in ★全部文章, 资讯 - No comments

从青岛出发,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大约20天后,来自平度的苹果、土豆、胡萝卜等农产品将会出现在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联酋、沙特等国家的农贸市场上。随着“一带一路”的铺开,越来越多的青岛农产品出口商注意到了这个“对质量要求不苛刻、需求量巨大”的新兴市场。尽管这个市场存在着一些赌博一般的新风险,但大家都愿争相参与其中。以平度为例,本报获得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1~4月份,家具和轮胎等优势出口产业都出现了下滑,而农产品出口则增长了一成多。“从5月底到现在,又有三家企业新办理了自主进出口权资质,面向俄罗斯、韩国等国家出口农产品。”平度市商务局蔬菜办主任尹光尧告诉记者。

maicai

到迪拜卖菜像赌博
“张总,今天的胡萝卜价格一箱(20斤)已经涨到了18迪拉姆(阿联酋货币,1迪拉姆约合1.7人民币),要不要出货?”7月7日下午,通过微信语音,坐在平度的办公室里,青岛华尊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淑香接到了迪拜市场上胡萝卜的最新报价。

阿联酋是张淑香今年新开拓的又一个出口国家。

去年11月,张淑香开始做胡萝卜、白萝卜和大白菜等大宗农产品的出口生意,她的第一个客户是俄罗斯,这是一个非常看重蔬菜等级的国家。

“按照大小,胡萝卜分成S、M、1L、2L、3L等几个类别,俄罗斯只要L以上的,S和M级别的再便宜也不要。”张淑香说,和俄罗斯人做生意后,她就一直想着怎么解决小个胡萝卜的销售问题。

得益于去年开始热炒的“一带一路”,之前几乎没有做过外贸生意的张淑香听说了阿联酋这个国家。

“有朋友和我说,迪拜对胡萝卜的需求量很大,而且专门要个头小一点的。”于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去年12月,张淑香只身一人来到了迪拜。

刚走出迪拜机场的张淑香蒙了,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这时候,她遇到了中国的“巴铁”,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生意人,她拿出手机,打开自己拍摄的胡萝卜照片,向对方比划着,终于被带到了一个蔬菜交易市场。

张淑香又指着自己的脸庞向对方比划,“意思是希望能找到一个中国人”,最后辗转找到了在当地做生意的中国人。

经过考察,张淑香发现,在迪拜,个头小的胡萝卜主要用来榨汁,“小的胡萝卜不用切,洗干净后可以直接榨汁,所以需求量很大。”

由于迪拜有大量的中国人,这个市场对于大白菜、白萝卜等大宗蔬菜需求旺盛。

“中国的蔬菜出口到迪拜都是直接进超市,他们告诉我,不要问他们需要什么,而是看看青岛这边都有什么蔬菜,只要青岛有,就可以出口。”张淑香说,这个市场需求量大,而且不挑剔。

不过,和阿联酋做生意的模式不同于其他大多数国家。

“出口俄罗斯、韩国等国家,对方需要先付我30% 的定金我才发货,收到货后,对方再付70% 。但阿联酋不一样,是胡萝卜运到迪拜后,我必须雇佣迪拜的经销商帮我卖,等卖完后对方收取5%~7% 的佣金,然后才能和我结款。”张淑香说。

这也就意味着,随时变化的价格需要中国的出口商自负盈亏。

“迪拜市场上蔬菜的价格变化比较大,比如胡萝卜的价格,去年我刚发货时,价格还是20迪拉姆一箱,5月份一直在14迪拉姆到16迪拉姆之间波动,这几天又涨到了18迪拉姆,所以在迪拜的经销商每天都和我汇报一下当地的价格。”张淑香说,感觉跟赌博一样。

-

南亚和中东市场很大
在迪拜的“蔬菜赌博”中,平度源丰润果品购销合作社社长王忠这次当了一回赢家。

今年4月,王忠往迪拜发了一批大白菜,如今价格涨到了46迪拉姆一箱(20斤),而当初王忠在平度收购时还不到7毛钱一斤,加上运输成本,这批大白菜到迪拜的成本价是16迪拉姆一箱,一箱赚了30迪拉姆,相当于一斤大白菜净赚2.5元。

“这批大白菜的确挣了大钱,当然也有赔的时候。”王忠说,他打算7月前往迪拜考察,加大对这个市场的出口。

从2001年开始,王忠就开始和中西亚、南亚的国家的商人打交道。

一开始,王忠只是为一家外贸公司收苹果、包装加工等,并没有直接和外国人做生意,但时间长了,他经常见到前来平度考察的外国批发商,熟悉门道的王忠从前年开始,单独做起了出口生意,靠着以前积累的关系,他的苹果、土豆等出口到了好几个国家,“马来西亚、新加坡、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印度、斯里兰卡、沙特、阿联酋……这些国家都有。”

和这些国家打交道多了,王忠有一个认识,“需求量大,不挑剔”,是一带一路上国家对于农产品的普遍要求。

“基本来说,通过我们国家商检的,出口到这些国家肯定没问题,但如果出口到欧美日本等国家,就不一定了。”王忠说。

“像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等国家,对苹果大小没有要求,甚至还有的国家就要小一点的。”王忠印象中,出口到越南和缅甸等国家的20公斤重的一箱能装200个左右,而在国内,20公斤一箱大约能装64~72个苹果。

不仅质量要求不高,这些国家的需求量大,销得也快。

“比如一车五万斤的苹果,如果拉到广州去,可能需要一个礼拜,但出口到国外,一两天就卖完了。”王忠说。

虽没赶上卖大白菜的好时候,不过最近几天张淑香在大蒜生意上也赌赢了一把。

“前一段时间刚发走了5个柜,有大姜、芋头、胡萝卜、大蒜等,其中大蒜价格涨得很厉害,从27迪拉姆一箱(7公斤)一下子涨到了37迪拉姆。”7月8日,张淑香告诉记者。

-

也有新风险要防范
巨大的市场空间下,同样暗含各种风险。

去年6月底,王忠出口了一批土豆到斯里兰卡,平时都非常顺利的生意这次遇到了麻烦,斯里兰卡海关不放行,这批货最终被扣在了港口。

“后来一问,斯里兰卡给出的理由是,当时正赶上斯里兰卡新鲜土豆大量上市的季节,担心中国的土豆会扰乱他们的市场。”王忠哭笑不得。

遇上这种情况,王忠一点办法也没有。

“和斯里兰卡做生意,也是对方先付30 %定金,等收到货再付70%。”王忠说。

等到去年9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对斯里兰卡进行国事访问后,这批土豆才最终获准放行。

但扣押了两个多月后,在港口滞留期间的储存费用已经赶上这批土豆的钱,斯里兰卡的批发商弃货而去,所以王忠一直没能收到剩余70%的资金。

让王忠稍感欣慰的是,他之前办了中信保的保险,最终避免了损失。

“保险是青岛商务局统一组织办的,年出口额200万以下的,保98% 的损失,一年一万六千块钱,还是比较划算的。”王忠介绍。

比金钱损失更麻烦的是,需要时刻提防借口来中国考察的想移民的批发商。

王忠说,南亚一些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很多人都想移民中国,他们会借各种机会留在中国。

去年,一个斯里兰卡商人想来中国考察农产品生意,要求王忠给他发一个邀请函,结果对方来了之后不愿走了,眼看着滞留中国已经超过15天,可把王忠吓坏了。

“过了15天的签证期,对方仍没有离境,结果北京那边出入境管理处给我打来电话,说如果再不离境,要罚我6万美元,后来终于联系上他,好歹劝说他走了。”王忠说,所以一定要警惕这些打着考察名义想偷渡到中国来的。

此外,做生意必须要考虑到这些国家的宗教信仰。

5月22日,当张淑香听到迪拜大白菜价格高涨时,她也想立刻发一柜大白菜过去,但咨询了在迪拜的批发商后,张淑香打消了这个念头,“对方说,6月18日开始是迪拜的斋月,白天餐馆都会关闭,销量肯定会下降。”

今年斋月6月18日开始,每天斋戒的时间将达到十五个小时。斋戒时间是根据季节按照日照来安排,早上天亮前1小时需就餐完毕,斋戒至日落后1小时才可以享用晚餐。

张淑香一算,从青岛发货到迪拜得20天左右,再加上准备时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发过去正赶上斋月,肯定销量不好,“幸亏跟我说了斋月的事。”

-

农业对外投资盼政策保驾护航
5 月15日,青岛市商务代表团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市举行了“通商青岛新丝路 经济合作新伙伴”商务对话会。这是青岛市商务局今年以来推进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在沿线国家举办的第八场“丝路对话”系列活动。

随同出访的企业中,有海尔、海信、青啤、青岛港、中信保山东分公司等大型企业。

尽管会上没怎么提农产品出口,但在平度商务局蔬菜办主任尹光尧看来,随着一带一路上的深入合作,将会使得青岛越来越多的农产品出口到国外,“这无疑是一个巨大市场。”

平度商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4月份,平度地区的家具和轮胎等以往的优势出口产业都出现了下滑,其中家具出口的下降幅度达到了33.4% ,与此对应的是,农产品出口则增长了10.6%。

“这与目前的一带一路是分不开的,今年新增了一些做农产品出口的中小企业,而且主要面向就是西亚、南亚等国家。”尹光尧表示,在数据统计出来之前,他就感觉农产品出口肯定是增长的。

而从今年5月底开始,平度又有三家农产品公司新办理了自主进出口权资质,还有一家正在申请办理,“一家是面向俄罗斯,一家是面向日韩,一家是面向东 南亚的。”尹光尧告诉记者。

张淑香的另外一家公司就是新办理自主进出口权的其中一家,这家公司主要面向泰国和越南出口干辣椒、胡萝卜、大蒜、土豆等农产品。

据了解,目前国家尚未出台专门针对农业对外投资和农产品贸易的鼓励性政策,不少专家表示,“针对‘一带一路’农业对外投资和农产品出口的相关政策肯定会出台”。

张淑香盼望,希望政府层面的互动能够为他们这些小微企业出口提供便利,和这些国家做生意时能少一些为难、没有贸易壁垒。

“像王忠加入的中信保出口保险就很好,由保险公司保驾护航,希望以后政府能提供这样的支持,让我们做出口的没有后顾之忧。”张淑香说。
本文转载自 半岛网 记者/李杨

Leave a Comment


3 + = 8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