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人漂流记 第三十三期 EK飞行梦


Written by on 01/09/2014 in ★全部文章, 人物 - No comments

《迪拜人漂流记》是站长蓄谋已久的,专门针对生活在迪拜的迪拜人们,通过访谈的方式,挖掘他们的故事和在迪拜漂流的经历……无论是迪拜的草根,小白领,还是大老板,都是《迪拜人漂流记》的目标,希望能通过来自不同领域的迪拜人的故事,来展现一个与众不同的迪拜。

毛遂自荐求采访(此文举荐联系方式,非受访者联系方式)
请电邮:momosam@dubairen.com
或 QQ:108276309


DSC05816
受访者:Jasmine
身份:阿联酋航空公司商务舱乘务员

●迪拜人:阿联酋航空(后简称EK)是全世界都非常著名的航空公司。EK的空乘无数,也有许多来自中国。微博上一搜EK,能搜出一大堆EK空姐。作为一名在EK从事了3年飞行工作的空乘,可以与读者分享一些EK的故事。那么按惯例,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Jasmine:各位《迪拜人漂流记》的读者好!我是来自广州的Jasmine. 从2011年9月加入阿联酋航空,开始在迪拜的生活,现已经接近三年。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工作经历吧。我在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香港恒生银行任电话客服主任,一年后考入阿联酋航空公司,经过为期7星期的紧张培训,2012年11月正式开始飞行生活。

●迪拜人:我觉得当空乘,是许多少女的梦想。当时出于什么原因和契机,你决定应聘阿联酋航空?应聘阿航困难么,应聘一般需要哪些条件?
▲Jasmine:其实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很想出国生活或学习一段时间。所以我就想通过这份职业为跳板,实现我当时的理想。对比各航空公司对中国空乘的航线安排和福利薪水等提供,我最终选定了中东的航空公司。最后,幸运地,EK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我觉得EK的面试应该是外航应聘当中最难的。因为过五关斩六将之后还有一个与考官的一对一面试,长达90分钟,而且内容全是关于工作经验的。
应聘条件除了对身高,牙齿外观,语言能力和身体条件有一定要求外,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应聘者要有很友好和积极的性格。还要加点运气,因为现在想当空乘的姑娘实在太多了。
现在EK成为航空业的领头羊,在世界各大城市的角落都能看到我们的广告,还是挺自豪的!
DSC05316

●迪拜人:当你第一次踏上迪拜的土地时,你对迪拜的第一印象是什么?3年过去了,现在你觉得迪拜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
▲Jasmine:觉得迪拜是特别包容,放开,充满奇迹的土地。第一印象就是会觉得这里的人都很安逸,工作效率太慢太放松了。例如初来乍到的时候发现这里的人按完电梯楼层都不会按“关门”键,让电梯门徐徐自动关上。自动扶手电梯也不会分成站立和通行两队,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素质,是因为这里的人不赶时间啊。在广州长大,大学毕业后为香港的银行工作过,早已习惯高效率的生活和工作,来到这个慢悠悠的城市真的有点不习惯。
现在的迪拜比我刚来的时候兴旺多了!商场里面都是游客。现在在迪拜逛街,已经和在国内的大城市的商场一样拥挤了。但现在明显能感觉得到出租车司机没有以前好,有时会拒载,绕路什么的,好气人。

●迪拜人:作为一名EK的空乘人员,能不能描述一下EK空乘的日常工作是怎么样的?作息是怎样安排的?现实中的飞行生活真的像电视《冲上云霄》那样有趣浪漫吗?
▲Jasmine:在没有休假的情况下(我们一年有30天的假期),我们一个月会有5~7个航班,大约飞行90~110个小时,在迪拜的时间只有十多天。有时两个航班连着飞,有时一个航班后是三天的休息,说不准,这都是看航班表的安排。
飞行生活当然不是像电视剧一样轻松自在又浪漫啦。合作的同事都是从一万八九千人里随机组合的。所以同事和客人,和飞机上很多用品一样,都是“一次性”的。同事来自世界各地100多个国家,大家的生活背景和文化差异很大,航班结束,下了飞机后就基本不会交流了。哈。哪来那么多机长和空乘间的浪漫故事。
有时飞得太累,或者目的地没有新鲜感,很多空乘都会选择蒙头大睡。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们都喜欢在外地(尤其是亚洲班)买杂货,甚至是卖菜扛米,这是我们真是生活的一部份,电视没有告诉你们的。
DSC03471

●迪拜人:我也听闻EK的福利和待遇在同业中都是非常不错的。在EK工作的三年中,你觉得公司给你的哪些福利让你觉得作为一名空乘实在是太好了。
▲Jasmine: 公司会给我们很好的宿舍,水电煤全包,还有健身室游泳池。几天前,我问在广州五星级酒店工作的妹妹,在那酒店入健身会的会费是多少,妹妹说是一万多一年!好贵!忽然觉得我们现在真的太幸福了。
去到一些心仪已久的目的地,例如巴塞罗那,维也纳,毛里求斯什么的,拿着公司发给我们的餐补外出游玩,真的有那么几个瞬间能忘掉工作上的累和生活上的孤寂,以为自己在度假咧。

●迪拜人:相信很多人都只看到空乘的光环,却不曾了解空乘的艰辛。工作中有哪些方面让你感到疲累和难以忍受的?
▲Jasmine:外行人对空乘的印象是不是都停留在“他们谈笑风生,拉着行李箱精神抖擞地在机场列队走过”?
最值得抱怨和最让我头疼的事就是睡眠缺失了。这份工作让我明白了睡觉的真正价值,就像挨饿让我明白了食物的真正价值一样。睡觉不再是简单的生理需要,而是近似感官享受,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纵情享乐。尤其是飞夜航,本是应该睡觉休息的时候,但我们却在化妆,准备应付十多小时的工作,那时我会特别心疼自己。我们羡慕在办公司工作的人们能按时睡觉,准时吃饭,在办公室工作的人们则羡慕我们能不停转换环境,看似刺激新鲜。人总是这样吧,不容易满足现状。

●迪拜人:EK大约有多少空乘人员?又有多少中国籍空乘人员?中国空乘大多来自中国的哪些地方?
▲Jasmine整个EK集团的员工已经接近四万人,而空乘是一万八九千吧,当时应聘的时候就听说EK要在2020年左右把空乘队伍扩建成五万人,想想都觉得夸张!中国空乘大约是五百多位吧。我觉得来自四川,上海的同事比较多。

●迪拜人:能否分享一些空乘工作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Jasmine:几个月前,我们的机组在曼谷机场遇到一名晕倒的路人。几个发现得最早的同事,马上对病人采取急救(在成为正式的空乘前,我们都要接受一个星期的急救培训),守护着他,直到医护人员到来。当时我觉得我们的工作好伟大,那几个同事的制服好似被光环包围着!
嗯,还有一件趣事。12年的时候我带爸爸妈妈来迪拜玩,在一个阿拉伯糕点店被一个好色的印巴店员拉着拍照。几个月之后我飞巴黎,在巴黎的圣心堂外居然又碰到了他!真的不敢相信!巴黎那么多景点,我们都选择了圣心堂。而当时是旅游旺季,圣心堂外人山人海,他居然一眼能认出我。如果放在电影里,一段浪漫的爱情要开展了。还没有做这份工作的前,都觉得电视电影是编出来的,不会有那么多“缘分”“巧合”。其实类似的事发现在自己和同事身上还真不少。看的世界大了,才知道“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句话一点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