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内战:你应当关注的当前最大国际事件


Written by on 19/06/2014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智谷趋势微信号(zgtrend)| 郁夕之  元淦恭

当前最受关注的国际事件无疑是伊拉克内战。反政府武装攻占了伊拉克北部最大城市摩苏尔和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伊拉克面临分裂的风险。这是自2003年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以来,伊拉克形势出现的最大变局。

美国、澳大利亚等使馆,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BP)等外企的部分人员开始撤离。中国石油企业的相关人员正在撤离危险区域。

伊拉克因其石油资源以及独有的国际地位,使得该事件具有全局性影响。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对该事件延伸出的5个问题进行梳理,读者可根据自己的信息需求有选择阅读:

1、伊拉克到底发生了什么?
2、反政府军为何壮大?
3、伊拉克未来走向如何?
4、对中东地缘政治有何影响?
5、对中国有何影响?

【1】

伊拉克到底发生了什么?

谈及伊拉克的变局,首先要了解伊拉克的国情。当今的伊拉克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大部分居民为阿拉伯人,东北部的小部分地区则是库尔德人聚居区,库尔德人享有自治权。居住在伊拉克的阿拉伯人又可划分为什叶派和逊尼派两大派别,因此伊拉克有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三大族群。

在伊斯兰教世界,逊尼派占绝大多数,但伊朗和伊拉克相反,两国居民以什叶派为主。目前伊拉克掌权的马利基等人都出身什叶派。

2006年以后,占领伊拉克的美国和伊拉克政府基本保持了对伊拉克大部分国土的有效控制。由于国际社会的制裁解除,伊拉克经济有了明显增长,伊拉克人口也从伊战前的2600万左右增长到3400万左右。2009年,奥巴马宣布从伊拉克撤军的计划,2011年美军完全撤离伊拉克。在美国看来,伊拉克此时已经转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国家。

然而,从2013年年底开始,伊拉克反政府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下用英文简称ISIS)在短时间内彻底改变了伊拉克局势。2014年1月3日,ISIS攻占北部重镇费卢杰,宣布“建国”,此后不到半年,ISIS在军事上取得大胜,并于6月间攻占伊拉克北部最大城市摩苏尔、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推进到距离首都巴格达仅有60公里的地方。

伊拉克在事实上已经濒于分裂。库尔德地区事实上处于半自治状态,不隶属于伊拉克政府军的库尔德地方武装,近期利用ISIS和政府军鹬蚌相争之机,控制了东北部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及周边地区。在中北部的逊尼派聚居区,ISIS已经取得了军事上的明显优势并确立了相当面积的实际控制权,而伊拉克南部目前仍由伊政府控制。伊拉克国内已事实上形成三边分治局面。

【2】

反政府军为何壮大?

伊拉克反政府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以下用英文简称ISIS),是逊尼派极端武装。黎凡特是中东地区历史上一个较模糊的地理范围,大致包括叙利亚、巴勒斯坦、黎巴嫩、约旦一带。ISIS的目标旨在消除一战后形成的现代中东国家边界,建立地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的政教合一的极端主义国家。

2003年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的统治,新政权由什叶派主导。一部分逊尼派激进分子同扎卡维领导的军事组织合流,形成反对美英和伊拉克新政府的所谓“圣战”组织,以“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名义活动,2006年这一组织定名为“伊拉克伊斯兰国”(ISI),这就是今天ISIS的前身。“基地”伊拉克分支直至2006年才被美军击败,但并未完全被消灭。

2011年叙利亚爆发大规模抗议和骚乱后陷入内战,这给了ISI以机会。ISI趁势进入叙利亚,组成叙利亚“救国阵线”,在叙利亚内战中逐渐坐大。

美国在2012年年底将“救国阵线”列为恐怖组织。2013年4月,ISI和“救国阵线”正式宣布合并,并定名为ISIS。此时,在扎卡维、穆哈吉尔等人身亡后领导“基地”伊拉克分支的巴格达迪也已成为在全球最有势力的恐怖主义头目。

ISIS从2013年年底后逐渐将重心回到伊拉克。2014年1月3日,ISIS占领伊拉克安巴尔省重要城市费卢杰并宣布“建国”。为了争夺对全球恐怖主义活动的领导权,羽翼渐丰的巴格达里此后同主要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活动的“基地”组织头号人物扎瓦赫里关系破裂,“基地”组织于2月发布声明指ISIS与自己无关。

外界估计,ISIS的人马仅有一万余人,但在与伊政府军的战斗中连战连捷,直至最近,对伊政府产生直接威胁。

伊拉克现政府推行的强硬统治,被认为是ISIS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华盛顿邮报》分析称,现政府长期边缘化少数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腐败、低效、世俗化、对少数派占领地区的军事镇压,令伊拉克社会一直处于分裂的状态。强硬统治为ISIS提供了政治机会,将原本偏温和的逊尼派人也推向反政府军一方。

反政府军更容易攻克同宗派领地。ISIS席卷的伊拉克北部地区为逊尼派主要聚居地,和反政府军同属一派。ISIS进军后,许多对马利基政权深怀不满的逊尼教徒甚至夹道欢迎。而主要由什叶派军人构成的政府军并没有抵死守卫逊尼派地盘的动力。

【3】

伊拉克未来走向如何?

布鲁斯金学会近期发布的“伊拉克军事形势报告”指出,最有可能的结局将是ISIS与政府军在巴格达北部或巴格达城僵持不下,双方沿伊拉克的民族-宗派分界线形成血腥拉锯战。

外部势力介入可能会改变这个走向,倘若任何一方获得压倒性外援,则将改变对峙局面。伊朗的动向值得关注。伊朗和马利基政府同为什叶派掌权,萨达姆被推翻后,两伊已化敌为友。如果伊朗决定大规模输送地面部队,则可能帮助政府军夺回失地。然而当下,伊朗只输送了三支圣城旅,以训练员和顾问为主,而非前线步兵。

美国方面,奥巴马政府陷入两难境地。《纽约时报》分析指出,奥巴马以反对伊战的立场当选并确立自己外交政策,在叙利亚陷入内战期间也坚持没有武装介入,他想让布什发动的这场战争进入封存的历史,然而伊拉克的国内形势已经让奥巴马难以回避美国的责任。美国虽不会派遣地面部队,但奥巴马已在考虑空袭这个选项。

由上述分析可知,美国和伊朗虽然不愿坐视ISIS进一步坐大,但进入伊拉克进行大规模军事干预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随着反政府军推进到伊拉克民族宗派分界线附近,以什叶派为主的伊拉克政府军捍卫自己家园的意志会趋于强烈,反政府军的进攻态势将得到遏制。

【4】

伊拉克内战对中东地缘政治有何影响?

伊拉克内战使美国、伊朗、沙特阿拉伯因不同利益取向而产生立场重组,原本的清晰的阵营变得敌友混杂。

美国和伊朗作为四十余载的敌人,在遏制伊拉克逊尼派反政府军的立场上有共同的利益。美伊甚至有可能就空袭ISIS方面展开合作。而美国在阿拉伯世界长期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却和伊拉克反政府军同属逊尼派阵营,虽然沙特等国并没有给ISIS实质性支持,但其长期以来反对伊拉克现政府的立场相当明朗,伊拉克出现的军事对峙可能使美国同沙特等国的关系发生微妙变化。

事实上,ISIS的兴起也对叙利亚形势产生显著影响。叙利亚由过去的政府和反对派二元对峙格局,变为政府军、逊尼派温和反对派和ISIS之间的三方角力。美国、沙特和伊朗本身在叙利亚内战中已经“选边站”,但ISIS的出现增加了各国在叙利亚问题立场上的复杂性。也有分析认为,ISIS同叙利亚自由军的决裂正使得叙利亚内战的天平偏向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一边。

【5】

伊拉克内战对中国有何影响?

伊拉克内战形势持续,首先将对中国在伊拉克的石油投资产生影响。虽然中资企业在伊投资项目都处于暂未被ISIS占领的南部地区和东北库尔德地区,但如果战火持续蔓延,“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在伊人员将全面撤离,部分在伊的石油项目也将陷入停顿。

事实上,中国已经是伊拉克石油资源的最大买家,“三桶油”在伊拉克占有石油储量超过三成。伊拉克也是中国的第五大原油进口来源,2013年中国自伊进口原油2351万吨,已接近从俄罗斯进口的数量,在中东地区仅次于沙特和阿曼。伊拉克的动荡局面,将更进一步强化中国能源多元化的信念,中国将更加注重拓展油气资源的来源,以避免因单一国家的政治风险受到较大冲击。

此外,如果ISIS持续控制伊、叙部分地区,这一地区未来将成为全球性恐怖主义的重要策源地,在全球范围内的宗教极端势力普遍抬头的背景下,这可能给中国的反恐带来更大挑战。ISIS本身具有鲜明的“泛伊斯兰”的跨国活动色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是否构成潜在的安全威胁值得观察。

Leave a Comment


7 + 4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