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赛马世界杯:赛道神话


Written by on 03/04/2014 in ★全部文章, 人物, 文化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迪拜新视野 文/Joanne Bladd

dwc

对一个以豪华运动赛事而闻名的城市来说,迪拜赛马世界杯绝对是中心焦点。这场一年一度的比赛是全球奖金最高的赛马比赛,9场比赛的奖金总共高达272.5百万美元。自2010年以来,每年有超过7万人前往迪拜设施一流的梅丹赛马场观赛。梅丹赛马场有引以为傲的5星级酒店和长1.5千米的大众看台,以供观众观看比赛。

盛会的主角当然是赛马,迪拜赛马世界杯堪称全球最顶尖纯血马的大聚会。来自美国、日本和迪拜本土高德芬(Goldolphin)马厩的竞争者们与往届赢得千万美元级赛事的冠军一同出现,迪拜赛马世界杯证明了迪拜在全球赛马产业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竞争也不局限于赛马上。每年世界杯会评选出最佳着装的观众,并颁发“捷豹风尚大奖”。今年荣获最佳着装奖的女士将能开走一辆全新的捷豹F型敞篷汽车,并能享用一年。

呈现最隆重的比赛日非同小可,这种规模的赛事必然需要一丝不苟的规划。从确保赛场上两条的赛道的完美无瑕,到为成千上万的贵宾提供世界级的美食,以及照顾几十位顶级赛马,迪拜赛马世界杯是数个月辛苦准备的结晶。

在今年的世界杯之前,Vision有幸走近大赛,对一些幕后英雄进行独家采访。

摄影师:安德鲁•沃特金斯 (Andrew Watkins),骑手兼迪拜赛马俱乐部的专职摄影师

dwc

安德鲁•沃特金斯对压力了然于胸。从赛马冲出闸机开始,他只有不到两分半钟的时间来捕捉这惊心动魄的瞬间,只为抢拍到领先的赛马以及率先冲线的冠军照。

“自迪拜赛马世界杯开赛的第一分钟起,你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他说道。“你可能正拍着两匹并驾齐驱的赛马,一只趁你不注意突然从外围赶超,稍纵即逝,你错过了就错过了。拍到最棒的照片不仅需要技能,还要靠运气。”

他曾因为职业关系环游英美,其后于1995年在迪拜安顿下来。如今,他在从事运动摄影的同时还在“红色马厩”(Red Stables)充当骑手。沃特金斯每天早上5点就要在跑道上骑马疾驰,及时向练马师报告马匹状况的重要信息。

这是沃特金斯第14次参加迪拜赛马世界杯,“观众们可能只会看到当天的盛况,但我看到了从马厩到赛道的台前幕后,”沃特金斯解释到。“这其中涉及大量工作,但空气中真的是充满激情,氛围无以伦比,我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实在太棒了。

评论员:泰瑞•斯巴哥 (Terry Spargo),阿联酋赛马局赛事评论员

dwc

当高德芬马厩的“电极使者”(由弗兰基•德托里为骑师)风驰电掣地闯过终点线并赢得2006年迪拜世界杯时,泰瑞•斯巴哥正是当时的解说员。

“当那匹马夺冠时全场沸腾,”斯巴哥回忆道。“(欢呼)就那样爆发了,我觉得那是我听过最棒的声音。”

他曾在13届迪拜赛马世界杯上担任评论员,无可争议地代表了阿联酋赛马的最强音。这位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的解说员能一口气报出他历经的所有冠军赛马的名字,并称这一年一度的比赛是“我日程表上最重大的活动。”

世界杯开始前他就要做准备,除了播报比赛,转播组还要负责向全球数百万观众播送电视节目。“这是疯狂的一周,”他承认道。“电话总在响,很多运营会议,电子邮件不断……‘我们要这个,我们要那个’,有许多需要协调的地方。

斯巴哥会现场解说每一场比赛:短短几分钟内,他边用望远镜从终点前的玻璃间直播室追踪比赛,边讲解激动人心的比赛。赛前必须熟记各项内容:16匹赛马的名字,骑师着装的颜色和样式。闸机一旦打开,就是精彩表现的时间。

“赛马一直让我很着迷。40多年来都是我的热情所在,”他忆述。“现在我很幸运能解说全球奖金最高的赛马比赛,太棒了!”

练马师:穆萨巴•阿勒穆海利,绿洲1号马厩

dwc

穆萨巴•阿勒穆海利早上9点接受我们采访时,已经工作了5个小时,他负责管理92匹赛马的饲料喂养和训练流程。“这项工作开始的很早没错 。骑师早上4点就要开始工作,而饲养员则是更早的3点半。”

阿勒穆海利十几年前开始在绿洲1号马厩训练赛马,该马厩属于迪拜赛马俱乐部。他那位于梅丹赛马场的办公室里摆满了黄金和水晶座的赛马奖杯,见证了他自1979年起成为年轻骑师以来对赛马的高昂热情。

YOUHUIQUAN

最后阶段的准备从大赛的前一周开始。赛道练习、走路或游泳等训练都是根据赛马的当前状况量身定制。阿勒穆海利在这段时间会比较焦虑:“比赛前两天我就知道马的当前状态是否会助其赢得比赛,于是我变得很紧张。”

阿勒•穆海利已经训练出一些在顶级赛事中胜出的赢家,他说:“如果是我训练出的赛马赢得世界杯,我会高兴的飞起来!这是我的梦想。”他的喜悦溢于言表。

Leave a Comment


8 + 3 =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