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复苏:“阿拉伯之花”的荣耀与忧愁


Written by on 15/02/2014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No comments

本文转载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玉海

迪拜经济A

21世纪经济报道 “由于货物流量增长良好,我们正在建设新的码头。”2014年1月14日上午,身穿褐色阿拉伯长袍、头披白色头巾的迪拜杰贝·阿里自贸区(Jebel Ali Free Zone,简称“Jafza”)高级副总裁阿德尔(Adil),在Jafza15号办公楼一层的会议室向到访的中国记者表示,杰贝·阿里自贸区的货物流量,前年就已恢复到2009年金融危机冲击前的水平。

杰贝·阿里自贸区依托中东第一大自由港杰贝·阿里港而建,是中东最大的物流中转中心。其区内云集着来自132个国家的7200多家公司——其中120家由世界500强企业设立,贡献了迪拜20%的GDP。

历史上,迪拜一直以作为邻近海湾国家活跃的转口贸易中心而闻名。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迪拜的转口贸易已经超越这一发展阶段,开始大量转口到印度次大陆和非洲东海岸。2011年,迪拜贸易额达到2970亿美元,拥有130条空中航线、150条船舶航线,1868家公司为贸易行业提供支持。

贸易,成为迪拜这个酋长国的立国之基。也因此,杰贝·阿里自贸区贸易和货物流量的恢复,被视为迪拜复苏的征兆。

2009年11月底,由于迪拜皇室旗下的迪拜世界集团宣布推迟6个月偿还到期的260亿美元债务、迪拜政府高级财政官员表示“政府不对迪拜世界债务提供担保”,迪拜债务危机突然爆发。

一时之间,迪拜世界集团总额高达590亿美元、整个迪拜高达80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似乎即将压垮这个仅有200万人口、2008年GDP不过824亿美元的城市经济体。

而其引发的从迪拜到整个中东,再到香港、伦敦的全球股市大跌,以及原油、大豆、黄金期货一头栽进“雷曼倒闭以来全球最大的一次暴跌”,令全球舆论弥漫着迪拜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冰岛”、迪拜危机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恐慌情绪。迪拜此前高调、炫目而狂野的发展模式,也毫无意外的遭到质疑,迪拜的批评者和嫉妒者以及看客们似乎终于如愿看到,这个“沙上之塔” 崩塌、这个被打扮得光彩夺目的泡沫破灭、这个享誉世界的“迪拜模式”神话终结。

也因此,迪拜的复苏不仅标志着迪拜这个金融危机“重灾区”走出危机阴影,也意味着“迪拜模式”这个伊斯兰世界现代化的路径,经受住了考验与洗礼。

1. “迪拜3.0”发展计划

迪拜3.0“发展计划将由迪拜控股和迪拜伊玛尔地产共同实施,并鼓励来自阿拉伯世界及印度、中国的私人资本参与。

支撑迪拜走向复苏的,不仅仅是贸易和物流。

从迪拜机场入境签证处柜台前长长的队伍,到世界最大购物中心迪拜Mall熙熙攘攘的顾客,再到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124层观景台、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和朱迈拉海滩的游人如织……2013年,迪拜游客达到1250万人,已经连续4年维持9%以上的增速。

鉴于迪拜酒店保持着良好的营业额增长率和很高的入住率,很多知名国际酒店连锁集团如喜达屋、希尔顿等,纷纷将迪拜作为2013年扩张的重心。而打造世界休闲中心,一直是迪拜的发展目标。

“从流动性、不良资产比例等重要数据来看,迪拜金融业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复苏。”迪拜一家中资银行资深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2004年迪拜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并耗巨资在CNN和CNBC大做广告以来,金融业成为迪拜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