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一次就是永恒!记阿布扎比40公里耐力资格赛


Written by on 04/02/2014 in ★全部文章, 杂文 - 1 Comment

投稿/1908
本文转载自 迪拜人论坛 去原文链接 参与讨论

photo 1

有些事,一次就是永恒!
记2014年1月23号 阿布扎比BOU THIB 40公里耐力资格赛

赛前一晚,我一个人坐在阳台抽烟,脑子里预测过很多可能出现的意外。如果……又如果呢……一咬牙,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让我热血一场,跟着马蹄奔一场!今生无马,还拿青春作甚!

2014年1月23号早上10点,我终于踏上了去往阿布扎比BOU THIB耐力赛场的路,用自己的方式在马背上重走青春。这短短百多公里的路程,我竟然走了近三个月……

窗外是再熟悉不过的黄沙和灌木,我的目光还是仔细地扫描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景色,因为它们是今天的一部份,是回忆的一部份。

我“安静”地坐在车后座,听着震耳欲聋的阿拉伯音乐,看着前面半疯的阿拉伯骑手和她的朋友们时而高声和唱,时而跟着节奏起舞。我想现在我们体内的肾上腺素正从30的指标开始慢慢攀升……

1个多小时后我们抵达了赛场,找到了今早凌晨就从马场出发的先遣部队:教练,马倌和5匹赛马。我惊奇地发现这些马除了“鸡血”,其它的都不是后期训练时的马。我的“小冰”,“小白”,“哥伦布”…… 都没在。教练一脸坏笑,你们训练能用那些马,这些马就没问题。原来自始自终,“小冰”就不在计划之内。 “那我今天的马呢?”教练很诡异地问:“鸡血,有问题吗?” “有!怕控制不好速度。”我在心里跟自己讲,但跟教练说:“没问题, 我会尽力。”

接下来就是焦虑地等待。宣判不可怕,折磨人的是等待宣判。等待中,得知鸡血腿有问题,退出比赛,原本多出一匹马就是备用马。

也不知等了多久后,教练走到我身边 “你跟我走。” 他让我牵着一匹马跟着别的马倌进到了编号区,随行的马倌递上来4匹赛马的护照。一片混乱,没有排队,只有你争我夺。大家都争着让工作人员先在自己的赛马后腿画编号。马的编号跟骑手的编号一样。“我的编号呢?”我问马倌,翻查赛马护照和报名单,“汉纳”,见到这个名字和我的名字排在一起,编号88.“哪一匹马是汉纳?”我大声地嚷着,四下找马倌,4个马倌居然没一个在身边。

现场的秩序跟高分贝就象中国的农贸市场,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更象是把一个市场的人和马全部压缩到一个电梯里。我只关心谁将是我的搭档!“汉纳在哪儿?是我手上这匹马吗?”我扯开嗓子,歇斯底里。 一阵躁热,肾上腺素指标达到60…… 马倌挤过来,把他手上的马交给我,“汉纳这里,汉纳这里”。拽着汉纳,顾不得细看,挤到满头大汗的工作人员旁边,“先生,就在您身后,88号,谢谢” 我礼貌的声音跟那些白袍目中无人地死拽硬拖形成鲜明对比。他一回身在汉纳身后写上了编号,用同样的方法为别的马全编了号。

我回到阿拉伯同学身边,她们还在唠嗑。我告诉同学,我知道我的马是汉纳了。她们开始打听自己的马。小个子貌似不满意她的搭档迪肯斯。其实真让我自由选,我更心仪她那匹马。早期训练时,因为这马太棒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要知道我只骑过他一次。

马备好后,我们各自套上跟赛马相同编号的比赛背心。教练走到我身边,亲自帮我紧马勒:“上马”。这是热身,对吗?翻身上马,我要调马蹬,教练抢过去。“能紧一个孔吗”我乞求地望着他。教练抬头,脸上是少有的温和:“短了不好。”。 我没再坚持。从第一天在这家马场训练,我就一直明里暗里调短马蹬,今天,我不动它了。这是我对教练的尊重。

“好,我就这样跑。”我点点头,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别的同学相继上马,教练指示我们就在附近小跑。小跑20米后,小个子调马蹬,继续小跑,小个子再调马蹬。我其实想把右脚再调紧一个孔,想起胖哥:“不要老是调,越调越不对。长了就长着跑,短了就短着跑!“ 胖哥,这个孔是给您的!咬咬牙,再忍忍,过了终点线就可以流了。教练指着前方,让我们往那里去,我和小个子就跟着前面两个已有过一次参赛经验的同学。我以为我们只是在热身,直到看见两边标志性的大城堡,和地上那条白色的起跑线……我终于走上赛道了,回头看看身后的城堡,今天,我真得来了!汉纳,带着我奔吧……

教练开着车出现在赛道旁边,指示我们小跑,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僵硬,不算太糟,但也不是我最平静的心态。出发前,管理提醒过我,“你不要担心迷路,因为赛道上还有别的参赛选手和她们的随行车。你一会儿在赛道上可能会看到没有骑手在马背上的马,也可能会发现自己在队伍前,或掉队,不要慌,只要跟着赛道一直向前就好了。” 好,放松,一直向前。我开始想些轻松的事,想起罗密欧,想起湖心,想起小时候跟一帮野孩子去农民地里偷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