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专栏】口述:叙利亚人民水深火热的现状


Written by on 19/01/2013 in ★全部文章, ★周边国家, 杂文 - No comments

文/老妖

[作者介绍] 老妖,生活在迪拜,一位有五个儿子的母亲,丈夫是阿拉伯人。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做衣服能打老鼠,写得博客换得尿布,御夫有术教儿有方的优质太太。老妖的博客  | 老妖的微博


 

本文将要叙述的故事都无关政治,只是很多从叙利亚到迪拜来的亲朋,一个一个告诉亲口我的,都是他们亲眼所见。我为之震撼,因为这些全是事实……

越来越高的物价:
由于长久以来的战乱,叙利亚很多人已经失业很久,要知道在叙利亚一个男人的失业,可能就意味着全家人的挨饿。并且由于战乱,叙利亚的物价步步登高,有时就是有钱也不一定可以买到想要的东西。最基本的食品面包,可能要一个人从早去排队到了下午才可以买到,不但食物越来越贵连生活用品都越来越贵。可最可怕的不是贵,而是没有!
1月的叙利亚已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时节,家里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煤气将如何生活?大人也许可以忍着,小孩子呢?没有电,不能加热热水,无法洗澡、洗衣服、年幼的孩子连大便后洗小屁股都要用水管里放出来的冰水。很多人家开始升煤气炉子,市场上连蜡烛都贵得吓人……

无家可归的人们:
在叙利亚部分地区已全面封锁,平民们被限时离开自己的家,人们纷纷投靠住址相对安全的亲戚。朋友在叙利亚的娘家整栋大楼被轰炸,她妈妈和弟弟已无家可归,于是今天在这个亲戚家住几天,人家开始烦了再到另一家住几天。还好只有两个人,那一大家子呢?
我公公家就在相对安全的居民区,现在他家已经成了收容所,亲戚家十几口人大大小小全部住在那里。公公家没有足够的被子,亲戚想要回自己家拿一些出来,由于小区已被封,警察不让进,好说歹说,找人打了字条,才给他一小时,让他回家拿了点生活必须品又出来了。
由于是大面积的封锁,还有很多人没有那么幸运可以找到地方住,于是千千万万的人住在马路上的帐篷里,其中很多都是妇女、儿童。不要以为那是露营,要知道,叙利亚在下雪,积雪早已覆盖了整个城市……

可怕的学校:
事实上大多数学校已经关闭,很多学生留在家里,每天早上那些学校还开的学生坐出租车去上学,如果开到一半发现前面有枪声,就立马调头回家。
老公的姐姐在一所大学读博,一天他们正常的上着课,冲进来几个拿着枪的,乱扫一通,当场三位同学就失去了生命!活生生的同学就这么瞬间死了!同学们乱作一团,从此老公的姐姐再也没去学校,精神一度崩溃。
就在昨天,又有一家大学遭袭,82位未来的工程师、医生当场死亡。我无法想像,已上大学的孩子就这么死于非命,将给整个家庭带来多大的冲击???

不安全的街道:
住在叙利亚的叔叔几周前才到迪拜,他们并没有走机场大道,而是从黎巴嫩转到迪拜的,因为机场大道根本无法通过,常常有车栏在那里抢劫的、杀人的不计其数。婆婆来的时候一定不要周五的航班,当时也只有周五会有这些情况发生,现在每秒都在死人!
另一个人的弟弟刚刚当了爸爸,家里有一个月的新生儿,他出门买东西,被机枪打到,子弹穿过臀部,好在无身命危险,但不知道要在床上躺上多久……

在家也提心吊胆:
常常给叙利亚的公公打电话,如果他在一些居住地不算太安全的亲戚那里,我会听到边上有人提醒公公:“你让开点,别站在窗口!”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只是在自己家,就被飞进窗户的子弹打中。
上次有一位牙科医生,正在给病患补牙齿,就有子弹飞进,打中了她的耳朵。
老公的阿姨刚刚搬了家,新添置了很多家具,前两天有一群人冲进来,把所有的电器全部抢走,光明正大的入室抢劫在叙利亚已是家常便饭。
公公在叙利亚乡下有几套房子拿来度假用的,现在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那房子是被炸了还是被抢了,想请住在当地的朋友去看一下,人家说:“那一块地方,早就一个人也没有了。那里的房子、财物全都听天由命吧!”
有个朋友一天家里被人抢了,过了几天到二手货市场,居然找到了自己家的那套餐桌,又低价买了回来。那些二手货商贩很多都是刚刚投入这一行业,对很多东西根本不领行情。另一个朋友有一天以20DHS(约合人民币30元不到)的价钱买到一台手提式电脑。当时那个商贩对他说:“这个是做三明治的机器,我也不知道怎么用,你要20给你了!”

到处可见的死人:
战乱的时候见到死人是再正常不过了,那个才来的亲戚告诉我,有一天她下楼买东西,看到楼门前有一只纸箱子,以为里面放的是土豆,没想到走近一看,原来是个人头,当场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常常有人只是走在街上就被不是故意的打中,其中有年轻的男人、老人、妇女、孩子……是的,子弹是不长眼睛的、炸弹也是不长眼睛的!

很难离开的人们:
可能你会问,如果这样了,为什么人们不离开?
其实如果可以离开,很多人都走了,但签证很多时候根本办不出来。就拿迪拜来说,现在只允许给年纪大的,或者女人、孩子办签证,年轻的男人根本就出不来。而很多人到这种时候根本不愿意离散,所以都团结在一起。公婆的家是叙利亚最安全的地方了吧,婆婆出来时,情况还没有白热化到这个地步,本来她只是打算来帮我做个月子的,可后来机场不安全,航班停飞,她根本无法回去,老公天天到移民局去求政府的官员,希望把公公也接过来,可签证迟迟不能被通过。婆婆最后说,“如果签证再不出来,我就回去,我要陪着你爸爸!”可是,公公却极力反对,“无论如何,你们不能回来!”
好在今天早上老公告诉我政府终于同意了公公的签证,一家人将要团圆。但公公一走家里可能就没有人了,到时候把家门一锁,何时回去都将是个末知数;而回去后,家还在不在,又将是另一个谜。

Leave a Comment


3 + = 9

x国航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