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阿拉伯人的八卦 ——“看上去很有钱”系列(更新到11)


Written by on 23/10/2012 in ★全部文章, 文化, 杂文 - 4 Comments

文/利玛窦  转载自 迪拜人论坛
此文为连载长文,本站只做节选,全文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免责申明# 本文立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果该文引起你的不适,请联系站长maoyiming8512@gmail.com;我会立即删除。

-

看上去很有钱(1):白袍屌丝穆罕默德·萨达传

我决定重新为我们学校的白袍黑袍们写一些传记。无聊而已啦。

穆罕默德·萨达,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是一名标准的屌丝。无工作,靠做保人赚点小钱,读个大专用了整整5年还没毕业,无女友,81年生人,在这个严重早婚的国度里被自家近亲都鄙视。平时么,唯一点爱好就一个:空手道。据说是黑带。

这个人的屌丝事迹也不少,主要如下:
1参加阿联酋最强壮男人的竞选。据说他听到有报名他就去参加了,凭他300多斤的身体,拿个前三名应该没有问题。结果到了那边,自己是唯一的本地人也就算了。还发现人家根本就是比肌肉,只有他一个人是鸭肉。他还跑上去展示,那个展示环节据说他一上场下面的黑袍白袍全笑成一片了。

2暗恋黑袍女神。其实我们的角度女神也称不上女神,一个小黑袍而已。但是这个国家的男女比例,大家都懂得。他就是暗恋啊,还有一次晚上和我打电话。别以为他是喜欢我,不过就是把我当知心姐姐而已。叫我教他如何追女啊,他怕被拒绝啊。等等。还告诉我他一直在想她啊,但是狗血的是,他和我说他见到她就脸红,不敢和她讲话。还说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玩心里很难过云云。我后来火都大了,要不是碍于师道尊严(虽然其实我也不过就是个大兴的老师),我真的要挂电话了。你话也不和人家说,哪个鸟人知道你喜欢她哦。

……点击READ MORE阅读全文

3天天号称减肥,结果越减越肥。此人号称除了周五外从来不吃饱,但是却没有阻碍其体格宽度增长的趋势。在突破300斤大关之后,他干脆在斋月期间亮出了照片:“斋月不是节食,而是弘扬伊斯兰精神。”我就猜到他是增肥了,一问果然是。开车时候,据说方向盘已经嵌入在他肚子里。

4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就是英雄。还不止一次和我说他要参加奥运会。但是没人理解他,人家听到他要参加奥运会就都嘲笑他,其实我也想嘲笑他的说。但是毕竟他也帮了我不少忙。不好意思当面嘲笑他而已。
当然了,除却屌丝事迹,他人还是不错滴。

-

看上去很有钱(2):白袍奶爸苏尔丹传

其实,和白袍黑袍们天天在一起,就会特别厌恶那些说教型的文字,一样米养百样人。我说的每一篇,都不是白袍黑袍如何如何,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没有一个人能够代表整个阿拉伯民族,何况是伊斯兰世界。比如下面就是这个超级奶爸苏尔丹。

苏尔丹其实和我是同龄人,比我小三个月的处女座。和很多白袍一样,在我们学校读了2年半之后,如期获得了毕业证书。

和很多当地人一样,他早早地结婚了(其实也不能算太早吧?24岁结婚在天朝也是已经过了法定婚龄的吧?),老婆是比他小三岁的龙女。

不久,老婆为他生了女儿REEM,而他的生活也从此改变了。

孩子出生后不久,他的父母离婚了。其实呢,这也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据他说,他母亲一个离婚的当地老年妇女,天天在家看电视,每月能从政府那里拿到18000DHS(相当于30000多人民币):比我天天上班的工资还要高。而他父母二人都想着好容易孩子大了得到点自由,于是二人一拍即合,在有了孙女之后,他俩离婚了。

但是在爸爸搬出家住之后,他一下子感到了他身上的重担:从此后,他不再是儿子,而是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他首先一点就是换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收入自然高,但是却要求他每天往来于沙迦与阿布扎比之间,再加上还要在迪拜读书。同时他的妻子也还在上大学,毕业后也直接工作了。大多数的时间,他只能把孩子放在丈母娘家里。

对孩子的思念让他无法自拔,他的手机里都是女儿的照片。逢人便开始一张张展示:瞧,这是我姑娘,俊吧?

像很多结婚前的大男孩一样,家里是什么家务都不沾的,何况当地人家大都是用保姆的。但是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只要是女儿的任何事情他都必须亲力亲为。甚至仅仅因为女儿喜欢,他就去买了两只小鸽子,还在室内不顾母亲的抱怨安了一只鸽笼。每天亲自给鸽子喂食打扫鸽笼。

每天开车回家都已经很晚了,但是他却坚持每天要去丈母娘家看女儿。周五周六只要他有空, 必定把女儿接回家。根据他老婆说,只要女儿在家里,他都是寸步不离女儿的。甚至让女儿坐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他还很开心地拍下照片,和我说你看我闺女多厉害。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用在苏尔丹身上一点不为过。

-

看上去很有钱(3)——白袍结婚狂哈里发·伊萨传

其实,伊萨(EISSA)一词,正宗的翻译应该是“尔萨”。可能以上俩翻译诸位还是不明白,不过没关系,“尔萨”有一个英语名字,叫耶稣。这下该明白了吧?其实英语名字里不少有阿拉伯语版的,本来阿拉伯语唯一的亲眷就是作为圣经旧约语言的希伯来语(题外话:所以现在人家再吵架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家庭内部矛盾,某些人也可以歇脚了。人家以前关系好的时候也没想着你,现在人家关系不好了叫你骂兄弟,你就冲出来帮人骂,保不准人哪天关系又好了合起来恶心你。众所周知家庭矛盾是最管不得的。哈哈)。做常见的几个就是约翰(若望,JOHN)–尤尼斯(YOUNIS),玛丽(MARY)–麦尔彦(法语地区有的根据法语直译米尔亚姆,MARYAM/MIRYAM)等等。可能因为我是南方人的关系,写的也不是什么正经文,我总觉得翻译成尔萨读起来喉头不舒服。因此还是翻译成伊萨读起来比较舒服啊。

写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题外话,现在言归正传到我们的主角哈里发·伊萨同学。哈里发同学原名奥斯曼,至少在18岁之前都叫这个名字,83年出生的小猪。就是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说起阿拉伯语来尾音短促的,都是海湾地区的土著贝都因人后代。他是迪拜检察院工作的,他的工作根据他的同事说,就是警察局抓到一个人,然后简单审讯确认犯罪之后,他参与审问。他和他同事工作的区别是,他是专门负责大案要案,比如贩毒啊,杀人啊。他同事则是负责小偷小摸。

为什么我会注意到他呢?主要还是要归功于那次高教部检查,当时我们整理所有老师的课程说明,课程说明中有一项是学生样卷。其中有一个老师用了他的样卷。那篇著名的作文我曾经贴在过本处。在众多的语法和单词错误之中,有一句话特别显眼:“我现在就想结婚,但是我不能结婚,因为我还没读完大专。当我大专毕业的时候,我立马就要结婚。”

其实这个人瘦高个,为人很低调很低调。为什么说他低调呢?因为我几乎没见到他来上过课。他就活脱像个祖宗似的:平时从来见不到半个影子,只有在大日子,比如考试时候,才会(还不是次次都来,有时候他会翘考试)出来“诈尸”下,平时呢,顶多写他名字的信件(标明他读书时间和考试时间的说明函)像个牌位似的在我们眼前晃啊晃啊。可惜他那篇经典的作文把他的形象完全颠覆了。

他真的特别不喜欢读书,一次他不来上课,我们院长的课,她把他叫来批评他一顿,然后他就很忿忿地和一个阿拉伯老师说:这个老太怎么还不去死?结果那个阿拉伯老师回答:哈里发·伊萨,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早毕业了呢。他曾数次和他的同事说,读书是世界上最SUFFERING的事情,还是结婚好。(BY他的同事)

据说,他喜欢过我们学校的埃及前台,其实他和埃及前台从我的角度一点不配的说,六冲啊。但是他就是喜欢她,他去沙特朝觐,给任何人都没带过任何东西,唯独给埃及小前台带了满满两大桶增增泉水(传说中给人带来吉祥和如意的标志)。可惜埃及小前台从不好意思承认他俩的关系,所以也是不能确准的。后来埃及小前台也因为工作不如意而走人了。

哈里发·伊萨有个业余爱好,就是写诗,顿时让我想起当年某老师说的贾西利亚时期的“七首悬诗”(当年我同桌说成“七首悬尸”,本来悬尸就够恐怖了,还七个头)赛诗会。他写过好多诗歌,还喜欢拿出来读给我们副院长听。他写的诗歌都是情诗,从意思上也不难,也不知道他那情是对谁抒发的,但是本来在他言语中觉得奇怪的短促尾音倒是恰好适合念出诗歌的韵味。

本学期,在换过两个学号之后(整整4年哦。),他终于毕业了。来拿毕业证的时候,他说他订婚了,对象是他的近亲。(可惜了埃及小前台,唉,塞翁失马哟。)第二件喜事就是他换了工作,这是他同事说的,他说他们都不喜欢成天和毒贩,杀人犯打交道的工作,宁愿换去机场移民局给护照敲敲章,至少每天能看到正常人。

-

看上去很有钱(4)——“白袍二货”萨利姆与“黑袍马诺”萨拉之爱恨情仇

白袍萨利姆是本地人,虽然从他的学号来看,他读完两年制的大专才用了2年半。但事实上据他自己说,他之前的学号是2007年那班的,因为老不及格,再不换学号就不能注册,这才只能换个学号注册(我校骗钱招数之一,因为高教部要来查的,照理成绩太差不能注册的人我们就换个学号冒充新生进来)因此其实他也是用了5年半才读完这个两年制的大专。他的护照显示,他出生于1989年,像很多贝都因出身的本地人那样,他很瘦,个头长得极其矮小(贝都因人肤色稍深,一般都很瘦,很肥的那种一般都是沙姆地区ORIGIN的,高矮不一),脸却长得超级老。

他在校内有个黑袍相好,叫萨拉。萨拉并不是本地人,而是出生在当地的也门人。和萨利姆属于一个种类的,长得矮小,但是长了张超级老的脸,话说萨拉是87年的,比萨利姆还大两岁。

最早注意到他们,是因为那天晚上。我在图书馆当班,阿三同事女儿在阿布扎比跳舞比赛早就撤了,我呢,正玩开心城市玩的开心,结果某角落的视觉死角里传出了女人很“灵异”的声音。其实我当时感到的不是生气(他俩你情我愿我生什么气啊?),也不是兴奋(就算看A片,也应该有个漂亮点的男女主,这两张就真算了。),而是害怕。为啥害怕呢?我怕那女的忘情起来叫的声音太响把领导引来,到时候我也要吃批评的。于是呢,我只能敲敲桌子,用阿拉逼语说:“?? ??????”(什么问题?)然后声音渐渐小了起来。大约10分钟后(为什么我知道是10分钟呢?因为开心城市里发飞机的时间就是10分钟),一黑一白俩影子从角落里出来。我的天哪,就是萨利姆和萨拉这俩货。

狗血的是就在这件事情的前几天,那女的还很认真地和我说:萨利姆是她的弟弟。我一看那架势就知道是假的(当天下班时我亲眼看到萨利姆趁着夜色以为没人看到去摸萨拉的屁股,但是他忘记了有样东西叫路灯,很远都能照见),后来还去查了他俩的护照。一个也门的,一个是本地的贝都因,姓氏,家族,出生地(萨拉出生在迪拜,萨利姆出生在拉斯海马)都完全不一样。姐弟他个大头鬼。

后来我才知道,这俩货的故事全校职员无人不知。萨利姆喜欢萨拉,因为她“漂亮”(好吧,这世界真的是一只虾一只蟹都是搭好的。)向她求婚多次被拒绝,理由很搞笑,萨拉嫌萨利姆没钱,没钱是啥?有人说,本地人会没钱吗?哈哈,本地人也有有钱和没钱的啊。萨拉作为本地出生的阿拉逼呀(也门人也是阿拉逼呀啊)怎么可能还幼稚到这点都不知道?萨利姆虽然是本地人,但是他是拉斯海马的先不说,他在经济部工作,虽然是个小小官员,但是离萨拉的标准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萨拉在萨利姆面前就直接说:我要嫁个有钱人。不是你这样的,是要做生意的。

在我进该校工作的第二年,萨拉结婚了,为什么我会知道她结婚呢?因为她那学期所有科目都挂了,然后她很不爽地写了张退课单,上面一行写“BUSY FOR MARRIAGE”,下面一行写“CHANGE F TO W”。可是呢说句实话,结婚之前你也没告诉我们,结婚之后也没喜糖给我们吃,还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和我们说话,哪个鬼来帮你哦?不过我是不会去担这个肩胛的,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她有问题去找领导去。据说她结婚的对象是家里安排的有钱的也门商人。

没想到她结婚后才三个月,就离婚了。理由不知道,有白袍猜测说是因为她婚前太乱,不过我真不清楚她的第一次是不是交给了萨利姆,我总感觉作为“黑袍马诺”的她是不可能那么傻的吧?萨利姆之后也在家族的安排下与一个同样来自拉斯海马的本地女人结婚了,他给我看过他老婆的照片,那女人比萨拉当然清纯些,据说91的。但是那表情和萨利姆一样二。好吧,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的。

故事还没完,真的还没完。离婚后,萨拉又和萨利姆在一起了。两人的关系也从之前的暗地里变成了明晃晃(包括我之前说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她离婚之后的)。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么萨拉也不过就是一个“改过”的马诺,但是我的标题并非如此,因此萨拉就是披着黑袍的马诺。本学期,萨利姆进入毕业阶段,每周只来一次学校。于是呢,我就看到了萨拉依旧在找其他的对象,就我看到她至少和2个不同的本地男生同进同出过。

我不得不说白袍的重口味,据说萨拉是我校不少男生的暗恋对象,而且喜欢的理由竟然是“NAIVE”。而如果说她有什么本事的话,我想欲擒故纵就是一个,装是第二个。不少阿拉逼呀好像都喜欢这招。我一次穿了件旗袍去学校(活动啊活动),结果要她说什么“地狱第二层”(因为旗袍腿部是开衩的),妈的我地狱第二层你地狱第几层。不过碍于“老师”的身份,我是不会和她计较的,她有多烂其实全校职员里人尽皆知。

说了萨拉的“马诺”,再说说萨利姆的“二”。萨利姆的坐骑是大奔,他一次和我说了句极二的话:“为什么我只要不开大奔,连个和我说话的女生都没有?”其实我心里说着:你以为人是和你说话啊?就你这样,人都是在和大奔说话而已。他那大奔,车上的塑料纸还在,门已经坏了。难怪作为“马诺”的萨拉看不上眼。

在他来校的最后一天,他又犯二了,他是来拿文凭的,先是去财务付了钱,550DHS啊,他迅速飞奔过去财务付了钱,按照我校的规定,在文凭复印件上签收,当拿到文凭的那一刻,他拿着文凭吻了足足10分钟。结果华丽丽地把文凭原件忘记在我们办公室。

更二的是,他居然还忘记了,以为自己文凭拿好了,兴奋地自己一个人去泰国“毕业旅行”了(其实我很惊讶怎么他家人和单位都不问呢?我自己猜是因为之前我们学校出过一封信给单位,大抵是说他毕业了,就等毕业证了,鉴于要去高教部盖章,因为时间要等蛮长的云云)。打他电话一律关机。直到一个月之后,他突然来学校陪萨拉来注册,还躲在门外不进来,我一开门见着他了,我说你文凭不要了啊?他一脸疑惑:什么文凭?我文凭不是已经拿好了吗?我说你拿好什么呀?你那天文凭忘记在我们办公室了。他这才想起来:“哦,是吗?”我和他说,我们算好的,你忘记了我们就把你文凭重新放好了,要是我们不厚道的,把文凭扔了都没事:反正你钱也付掉了,也已经签名证明说你收到原件了。

唉,要二,请深二。

-

看上去很有钱(5)——白袍蓝眼睛赛米尔

其实,要是追溯本地人的ORIGIN,大抵有几个方向:
(1)东:印度,巴基斯坦,伊朗
(2)南:也门,阿曼,还有索马里,苏丹等黑人系列
(3)西:贝都因人系列,这个也可以算最正宗的“楼口”吧
(4)北:伊拉克(我之前提到过沙迦的老大追根溯源就是伊拉克来的),沙姆(今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大巴系列),不说话像欧洲人一样的一般就是ORIGIN这个地方的。

但是呢,ORIGIN归ORIGIN,人家祖先比你早来这个破地方,人家苦自然吃的比你多,好容易熬了几百年,这破地方突然变成宝地了,人家现在拿这个国籍,享受这个福利也是应该的。我是从来不会妒忌当地人如何如何,况且将来这地方如何谁都不知道。

我说以上这些,便是因为这位赛米尔老兄长了一双与众不同的宝蓝色的眼睛。真的是宝蓝色的那种。在本地人中,确实也比较少见(当然除了他还有。)

很多这边的人特别喜欢冒充本地人,尤其是小孟啊,小巴啊,还有某些穷国来的阿拉逼们,其实何必呢?真的假不了。人家也许就是从你疙瘩里来的,但是人家比你眼光好,想通早,所以人家呆在家里比你上班钱都多。

赛米尔确实是本地人(当然本地人都分好几种,但不论哪一种至少都还可以说是本地人),因为管学生档案的一个优点便是,很多人在你面前几乎都是透明的。你穿着黑袍像模像样,口口声声在我面前说“我们本地人”,虽然我依旧职业性笑吟吟地听着,但其实我知道你手里连张护照都没有,属于“无国籍人士”。

第一次注意赛米尔是听说这人是迪拜法院的院长,我们学校英语老师都找他帮忙解决儿子的问题。这个家伙是60后。估计就是那种遭遇升职瓶颈这么大年纪还来读大专的。

他是一个寡言的人,可能是年纪大了,而且在法院这种充满是非的地方工作,看惯太多。基本上你不和他说话,他不会和你说话。你和他说三句话,他不一定可以回答你一句话。

但是他绝不是高傲,他的标志性动作就是“色眯眯笑”(绝大多数阿拉逼中年男人的标志性笑脸)。他因为要申请其他学校,他和我说话还算多的,开玩笑还算也开开的(需要我们这边开证明)。他打电话来,“喂,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啊,你是蓝眼睛。”“恩,是的,我就是蓝眼睛。”

一个黑袍这样形容他:“他的蓝眼睛还是挺好看的,其他就真算了。”

-

看上去很有钱(6)——白袍差生王欧倍德F同学传

根据本校某学生本人所言:本校盛产庐舍,为什么呢?因为我之前介绍过,本校为一小大专,来读书者多为混文凭的,求知识者几乎没有。这些人大都不满目前的收入或阶层状况,而期望用一纸文凭来改变现状。他们中不少人差的要死,所以啊,切记切记啊,送孩子去公立学校简直就是在毁孩子的前程啊。不少公立学校出来的学生,你说英语不好也就算了,阿拉伯语也说不好(我说的阿拉伯语说的是福斯哈),数学高中毕业连天朝小学水平都不如。

其中最经典的,莫过于欧倍德F了。

外人看来,欧倍德F乃为万人羡慕,88年出生的龙宝宝,迪拜警察局工作多年,绝非绿皮的,是穿白袍的。话说根据本校学生穆罕默德·萨达(白袍屌丝一枚,详见本系列1,原为迪拜警察局发工资的财务)所言:“迪拜警察里,凡是穿绿皮的都是最底层的,他们没一个有高中文凭的。黄皮次之,高级的都穿白袍。”

这个人我曾经在“阿拉伯学生发榜记”里写过,自从2009年9月读到现在,4年过去了,他的GPA是0.74。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你每门课都是60分正好,你的GPA是1.这位老兄连续几个学期都是不及格。

其实我们这样的学校,虽然不是野鸡大学,但是属于卖文凭性质,只要你每节课都来,不无故缺课(注意无故两个字),所有作业都交(注意只要交),一般都有一个B。如果稍微好点就能得个A。即使之前无故翘课多了挂了,临近毕业找老师送点东西啥的老师就会GAI成绩让你过了。

而这位欧倍德F老兄呢?不来上课就算了,连关系都搞不好,或者说不想搞。还特别爱YY,说自己女友是英国人。这个家伙其实早已经属于开除状态了。但是为了钱,我们这种学校,为了钱,还是让他一次又一次注册了。

欧倍德F在我看来就是一“祖宗:”每年固定时间,往往是注册时候出来诈两下,求爷爷告奶奶似的说我要注册,保证书写了一大堆:我保证下学期好好读书。其他时间呢?就像一牌位一样竖着,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从学校的角度,这样的人是最喜欢的:他的学费是迪拜警察局支付的,每学期按时到账。而学期末呢,见不到他人的老师就直接给他一个F,然后等待下一年重修。一老师说:最好我们学校的学生都他那样的,我连课都不用上了。哈哈。

欧倍德F有个笑话,他给他的车按GPS,嫌标配的不好,于是就去买好的。最后人家骗他,6000DHS买了个“英国进口”的高级货。结果一打开他就杯具了:英国进口,全英语,他看不懂(他参加过托福,临阵脱逃了。所有的英语试卷都是只做选择题,因为可以猜)。结果那个6000DHS的GPS还放在他车里,他要去哪儿还是打电话问朋友。

欧倍德F有个好朋友,叫奥萨玛,没错,就是和本拉丹同名的家伙。他是伊拉克人。不过这位奥萨玛老兄比欧倍德F还要不省油。好多人说欧倍德F是被奥萨玛带坏的,虽然我不这么认为——1奥萨玛1991年的,能带坏1988年的欧倍德F?2还有一个阿卜杜拉赫曼也是和他俩一起玩的,他脑子怎么这么清楚?玩一起归玩一起,关系照样搞,最后还是按时毕业了。3奥萨玛到处沾花惹草,还有一个15岁的女朋友,几乎天天听到他女朋友更换的消息,而欧倍德F作为LOCAL,几乎没女人喜欢。最后在去年家里介绍给他一个女的,反正也是近亲——唉,欧倍德的智商已经全F了,还近亲,真为他家的未来担心。

今年夏季学期,欧倍德同志作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他翘课也就算了,还翘考试,于是我奉命打电话给他:“欧倍德F啊,你在哪里?”“别叫我欧倍德F,叫我欧倍德C。”“(大汗)你拿到C么我叫你C呀,你全F么当然叫你F。”“哦,我在骚帝呢。”“你在骚帝?你知道你今天有考试吗?”“什么考试啊?托福吗?”“托福你个头啊,数据建模(IT专业课)”“什么叫数据建模啊?就是托福的别名是吧?”“(成吉思汗)你专业课啊?你后天还有考试你过来吗?”“恩,过来的~~~~~INSHA ALLAH(我知道就凭这句话,他不会过来了。)”果然他后来也木有出现。之后连整整一个月电话都不接。

今年秋季注册的时候,他又出现了。他开始扯谎说他老婆流产了,所以他没来夏季学期:他在家休息。我晕,你老婆流产还是你流产?你需要休息整整一个月连电话都不接吗?而且既然你这么疼爱老婆,注册完之后不回家还在我校附近的木沙拉MALL里逛。鬼才信你的话。

-

看上去很有钱(7)——黑袍女强人薇黛德传

阿拉逼呀在绝大多数国人的眼里,都是孱孱弱弱的温柔形象(感谢黑袍党们为这个形象的形成添砖加瓦)。但是这位薇黛德同学,却显得与众不同。如果有人想跳出来说这个人不能代表阿拉逼,不能代表穆斯林(老娘已经说过了,我写的这个系列都是一个个个体而已,又不是开代表大会。),那么那些孱孱弱弱的所谓代表们至少代表不了她。

阿拉逼呀里美女还是不少滴,但是这位薇黛德同学是个另类。可能她的祖先来自非洲某个角落,她的脸部大概就像一只猿类(SORRY这样说,但是真的很像。)但是我以她的档案担保,她是阿联酋楼口的护照。

这个女人是某迪拜警察局的下属机构的长官,很多小白袍据说是她的手下,我曾亲眼看到小白袍们半开玩笑地在校园里向她敬礼。她有专属配备司机,有专属秘书。不过这点她倒还是比较低调的。

薇黛德同学一直在我们这里强调她是单身。但是呢,说谎时间长了总要露馅的。她有一次手机发短信,手一抬,我一看是愤怒的小鸟,我就问了,哇你也喜欢愤怒的小鸟啊,她说我女儿喜欢。单身,女儿?????。。。。。。。我凌乱了。

我凌乱地告诉我阿三同事这个狗血的事实,未料他说:啊?你不知道啊?我听说的,她其实是分居,她带着两个孩子住娘家,跟老公没离婚但是分居的。好吧,所谓的半离婚状态。

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是一个字都看不懂,所有的作业她都是花钱找印巴学生代做的,还有时候找我阿三同事代做。托福据说是在给老师送了好多礼物之后复习和考试同一张卷子+作弊做出来的。

不过呢,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上路的,她说我过了托福就给全校PARTY,她过了托福后,果然全校PARTY。她有时候还喜欢没事干买点糖啊,做点小点心全校发发。问她干嘛呢?她说没事,我今儿个真高兴。

不过,这个学期她没来注册,她说之前她去摩洛哥玩了,再加上CID例行的训练,等训练完已经学期过半了。

-
看上去很有钱(9)–黑袍女强人薇黛德续

这位薇黛德同学的情况就不多赘述了,详情请见本系列7。

前几天听说了她不少最新八卦,所以拿出来作为续集和大家分享。

1她家最近进化了,为了她和女儿做作业方便,她特地招了两个菲律宾保姆,不用干别的事情(别的事情有其他的菲律宾保姆做着),就一个专门帮她女儿做作业,一个专门帮她做作业。面试的时候,就让她们几个人一人写一篇英语作品的段落概述(大约4,5行的样子),然后拿来给我阿三同事评判,哪个写的好一点。写的好的就专职作业保姆,写的不好的就烧饭做家务。所以啊,知识就是力量啊!

2我还琢磨着她肿么会过了夏天之后还去度假?而且还为了去摩洛哥度假,一直想早点毕业的她还跳了一个学期。后来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为了领养的事情。

本系列一中说了,她长得很难看,而且和老公是分居的。不过呢,她倒是一直想领养一个孩子。她曾经叫我联系过中国的海外收养事宜。我说你干嘛不去当地孤儿院看看呢?她说她都去看过了,绝大多数是印巴的小孩,“长得很难看”。而且有一点关键的是:无法入籍。她觉得不想去找她老公,她是当地人,假证明做着太容易穿帮。

阿三同事那天告诉我,说薇黛德告诉他,她去摩洛哥是去领养孤儿的。那个摩洛哥女的估计挺好看的(估计是摩洛哥北部的白种,不像某些摩洛哥南部的墨墨黑的那种),未婚先孕了,孩子的爸爸出走了,她不想打掉孩子,就在网上打广告收养。这个广告被薇黛德看到了,所以薇黛德就与她联系了,这次去就是去看看这个女的的情况的。据说她看了这个女的,还看了男友,都长得挺漂亮的,所以薇黛德挺满意。薇黛德说她等那女的快生了就去摩洛哥,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我要那小孩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我,我才是她妈。”薇黛德为了收养这个女婴,花了不少钱。反正这次去是交了定金的,这个女的怀孕期间每个月薇黛德也给摩洛哥汇一笔钱。因为年底就要生了,所以薇黛德也没法继续这个学期的学业了。干脆跳一个学期了。薇黛德显得很兴奋。

3薇黛德貌似在警察局里很出名,一次我去参加展会,迪拜警察局也参加了(这个地方就是这样,实在有空位了,警察局也会去插一脚,哪怕其实没啥关系。上次我去参加一个展会,教育展,他们放一个宣传远离毒品的展台,送的东西倒不错,不过,好吧,我承认这也是教育。),我不经意说起薇黛德,那人突然肃然起敬。说她挺强的,不知道这个挺强是说她工作认真出色呢,还是说她没有女人味,抑或是兼而有之?

-

看上去很有钱(8)——白袍“西人”阿里·穆罕默德传
          
我必须承认,我喜欢这样的男士,虽然对他的底细了如指掌,但是依然无法抵御这类型男士的诱惑。——即使他们没人诱惑我。

阿里呢,他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我最早认识他,便是下班的时候,他见我一个人出门,就主动问我:老师(虽然他比我年龄大),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说实话,对于免费而又安全的(我当时心里盘算着,这家伙要是敢对我动啥脑筋的,明天他还有脸继续上学吗?)东东,再加上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开场白,绝大多数的女人我估计都像我一样没啥抵御力。

阿里的ORIGIN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交界处的俾路支(今属阿基斯坦),他属于第三代移民,他的爷爷从俾路支过来,他是土生土长的迪拜人。

所以有时候,我自己心里想,你看同样是一个国家的男人,阿里和穆罕默德(见本系列1,屌丝一枚),一个胡子拉碴,身上一股肉夹气,胖到300斤还几次减肥失败,有时候甚至会穿着袍子睡衣出门。而另一个他长得比较高大,胡子整齐的修剪过,没有一根多余,身上永远喷有香水,甚至随身备有口香糖,每次抽烟抽完,必定会嚼口香糖之后才和别人说话。即使知道穆罕默德还是一张白纸而阿里是情场老手。如果我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未婚女子,我依然会选择阿里这样的人做男友。——更何况穆罕默德是刚找到工作(迪拜伊斯兰事务局:保安),而阿里在迪拜ENOC石油公司工作多年,有一份体面的职业和收入。

阿里自称自己是穿着白袍的“西方人”,他说他原来在澳油里工作过,他的经典语录就是:“阿拉伯语真太难了,我们应该用英语交流”。这人特能吹,还特爱拿他们国家里穆罕默德这类屌丝开涮(强烈怀疑他就是那个本系列1中在下面嘲笑穆罕默德的人之一。),说他们是LOSER。他有时候有事没事就来我们办公室和我们几个同事(关键是:我们几个同事都是女的。)胡吹海侃。在我们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绅士。

阿里偏偏还特别喜欢拿他们自己的宗教开玩笑,说他们有些人听到教堂两个字就像触电一样:“我有一天经过OUD-METHA那边,我同事问我你在哪儿啊?我说我在教堂这儿呢?那家伙说你不要和我说教堂我不喜欢听这个词。我说你这不是有病吗?我明明在教堂这边叫我说在别的地方?”还和我说:”这种就叫不开化。我们的国家里有些人就是不开化。“

还有一回,他说他们单位一个埃及人,很自豪地告诉他,那天那埃及佬在学校门口看到俩情侣估计在玩车震,马上报警了。他说:“我就说他,你有病啊?人家车震管你什么事?埃及人说HARAM(阿拉伯语意思是‘被禁止的’),我说HARAM也是人家HARAM,又不是你HARAM,要你去报警?其实我知道的,关键是那个女生没和他车震,他妒忌了,什么HARAM不HARAM,都不过是妒忌罢了。”

说起阿里的女友们,那天菲律宾女的问他:阿里啊,你谈过多少个女友啊?他数了整整5分钟,手嘴并用,然后告诉我们数不清了。(他的数学真不是一般的差,他说他小的时候他爹让他做数学题,一道做错就一个耳光。)不过么,袍子的共同特点就是喜欢YY,估计也有夸张的成分在。

阿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颠倒黑白”,比如白天他喜欢说晚上好,晚上他喜欢说下午好。他说:“颠倒黑白是我的特殊标志。”

他和我们学校一个乌姆盖万和伊朗的男生是好朋友。这仨货每周四晚上是他们的”哥们日“。三个人其实都结婚了,但是每周四晚上他们三个就抛妻弃子一起出去看电影啊,逛MALL啊,一起臭味相投地追女(其实我相信,三人中追女的主导是阿里),犹如单身一样。不知道西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

我们学校最近通过了本科,据说阿里要回来了,说实话,我挺盼望他回来的,这样我们又能听到他说的笑话了。

-

看上去很有钱(10)——黑袍“剩女”马尔亚姆

如果说之前几个系列里写的都是我工作的学校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这个黑袍剩女马尔亚姆便是我研究生的同学。

其实这个国家,和我们的天朝深究起来很相似:剩女一般都很优秀。马尔亚姆便是其中之一。她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收入也不错,她的坐骑是宝马,而且是很高的那种男人开的宝马。

她是84年生人,至今未婚,但是车里却挂着她和男友(白袍)拍的金吊牌大头贴。一次我问她是不是可以送我回家,她犹豫了下说她今天有约会,和男友的。好吧,这种灯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顺便瞄了一眼她的包,LV的,我感觉不像是假的。

我说,我们研究生班里几个男的怎么都又老又丑呢?她一脸不屑地说:这些男人都已经结婚了,都有3,4个孩子了。我觉得她接下来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些人都是推板货色。”

她似乎不太想和我们班几个小90后讲话,每次上完课就直接走人,很少与那些小朋友搭话。但是她人很好,她好几次做了笔记,只要记全了,都自己复印了和大家分享。

那天,她开车送我出大学城,一路上和男友电话不断,看来确实是一对甜蜜爱侣。每周日,老师都会提前一个小时放课。正好留给他俩一个小时的约会时间。哈哈。

我非常喜欢她,与我们班那几个小90后不同,她给人一种成熟,沉稳的感觉。从各个角度来说,她都很优秀,又不愿意迁就,估计就是她被剩下来的原因吧?

-

看上去很有钱(11)——黑袍“近亲”哈宁

其实心里真觉得哈宁挺可怜的,有时真印证了我们老法里说的女的属羊命苦的特点(她是91年的,也是属羊的)。但是呢,有时候又觉得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我也算被她折磨过。

哈宁是一个标准的近亲产物,她的父母是表兄妹,她和她的老公也是表兄妹(堂的表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她说是COUSIN,那就是表的或堂的)。在这个国家里,近亲结婚是被允许的。

当然了,哈宁也不是什么当地人,她是本地出生的大巴,也就是巴勒斯坦人。这个国家就可以牛叉到这步天地:本地出生,本地成长二十多年,但是老爸/老妈都不是本地护照,只能还是作为老外生存着。她的老爸在乌姆盖万(阿联酋的另一个酋长国,想想也知道,肯定和迪拜,阿布扎比等不好比的)经营一家小杂货铺为生。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本地人(可怜的孩子),所以一直和本地人一样穿黑袍。

因此,哈宁也完美诠释了天朝计划生育部门禁止近亲结婚的理由:她的脑子真不是一般地不好使。不好使到:我们学校的老师们也算见够了读书差的,不努力学习的黑袍白袍。但是我不止一次见过某部门主任找来我们办公室,悄悄地说:不要让哈宁选我教的课啊(哈宁每次选课之前都会来我们办公室找那个菲女。)还有一次开教职工会议的时候,招生部门提出质疑说,有学生抱怨说我们学校科目太难了,某老师直言不讳地大声说:我们教的东西连哈宁都能学会。居然还得到了周围好多老师的赞同。——据说别人教一遍的东西,哈宁你要教她五遍她保不准还在纠结。

在我进这个学校的时候,哈宁就已经结婚两年了。够早吧?我自己想着她老爸也知道她脑子不好使,所以早早在自己还能做主的时候把她这个活宝托付给自家信得过的亲戚。

她的老公也是大巴,所以她再想成为本地,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吧?要是她嫁给本地人,还是有一丝希望的(虽然据说也要等10年,但是HOPE还是有的。),大巴就真算了。

关于她老公,哈宁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我很爱我的老公,因为他是我的表哥。”说实话,我的智商还不足以理解她这句话中的逻辑关系。不过据说她和她副院长说她老公经常打她。这点我信:即使在哈宁怀孕7,8个月的时候,她依然挺着大肚子徒步走着很长的路来上学,这个男人也不知道干嘛使的,还真有脸做的出来。

最早认识她,是在图书馆里,为什么说她脑子不好使呢?老师让她写段落概述,举了个例子说你可以在术语表里找。结果她就找每本书的术语表,把术语表里的字全部抄下来。我为什么说她很想成为本地人呢?因为她自豪地对我说:“好多人都说我长得像本地女人。”她虽然很认真,但是成绩依然还是处于中游的状态(一半是因为她的出勤率高+作业都交)。

菲女辞职走人前留下了一句话:哈宁将是她继任的俄罗斯女人最大的头疼对象。果然,她的预言在一个月之后践行了,一个月之后,哈宁把她新生的儿子(真希望她儿子不要继承她的笨脑子了,虽然我也知道天朝有“爹笨笨一个,娘笨笨一窝”的说法)带来学校,顺便注册新学期的课程。

这个向来爱在其他学生面前充“严厉老师”角色的俄罗斯女人,在这个哈宁面前彻底没辙。哈宁的厉害不仅在于她的脑子不好使,而在于不论你如何和她说,似乎她懂了,结果转了一圈又到牛角尖里去了。就为了选课的事情,哈宁在我们办公室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其中还夹杂着给孩子喂奶,那个本来就有洁癖,安静癖的俄罗斯拉拉(所以她最讨厌小孩),见到什么喂奶啊什么的,都快恶心死她了我估计。结果还要和她一遍遍地解释为什么人力资源课不能选(这门课本学期没开),选哪门课代替效果一样的,对她毕业为什么没有影响等等。。。。哈宁的老妈也在身边解释,但是哈宁还是哈宁啊,在两个人解释了半天之后,哈宁又冒出一句话:“为什么我不能选人力资源课呢?”说实话,一旁的我真的哭笑不得了。我出去上了个厕所之后,回来只见那个俄罗斯女人拿着我们办公室里的水生植物(里面有石子)给哈宁做演示:“你看这个里面的石子各种各样形状的,有方的有圆的,不论你拿方的圆的,只要凑满20个就可以了。”一旁的她老娘还用阿拉逼语再和她解释一遍。这天整整折腾了一个下午,才把哈宁一个人注册好。(哈宁同学最后选了4门课啊。)

这天俄罗斯女人都快虚脱了,没想到哈宁还没完。一周后又来我们办公室找俄罗斯女人:“我现在住乌姆盖万(住她妈妈那里,她妈妈帮着带孩子),我想我还是上人力资源吧?”说真话,虽然我也很讨厌俄罗斯女人,但是那个时候我特理解那俄罗斯女人的心情——连我都想在心里骂一句“哦,册那”。

什么叫近亲结婚害死人,我算真的领教了。

-

看上去很有钱(12)——黑袍女“教授”艾米娜传

艾米娜全名艾米娜·哈提里。是我研究生预科阶段的老师,曾教过我两门课:一门叫伊斯兰文明,另一门叫阿拉伯海湾史。她81年的小鸡,是本地人,来自RAK(拉斯海马啦,中文官方叫哈伊马角,个人翻译帐蓬头)也是我校唯一一个本地的老师。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也是唯一一个只有硕士还能留校的。

其实,从朋友角度而言,艾米娜是个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但是作为“教授”(虽然她的真正职衔是助教,但是这里的小黑袍都叫她教授,那我也就叫她教授吧?),尤其是从中国人的角度而言,说实话,有点不走寻常路了。

一、关于出勤:
上她一年的课程,说实话,作为学生,我的出勤率都比她高。经常是,我早早地在那里坐定了,结果过了开课时间15分钟之后,有人举着手机(她一般在早上6点的时候用手机上网写在推特上)说:教授说她今天不来了,课程取消。偶心里真的不爽啊:浪费我车钱和睡觉的时间不是?

她不来上课的理由五花八门,我总结如下:
1生病:我生病,我老公生病,我孩子生病(三个孩子轮流生过来);我(人称替换见前面)突然感到不舒服。
2车坏了:我的车坏了,我老公车坏了(开我车走了),我爸妈车坏了(我没找到逻辑关系)
3天气:今天天气太热了,太冷了,风太大了,沙尘暴了。。。。。。
4其他:我太累了。
这种老师,在天朝,早就被投诉投诉到死了。结果未料想,她这一点还被小黑袍们列为“最大的优点”。好吧,对于她们来说,这是约会的最佳时机(好多小黑袍我看接到不上课通知后三五成群往男子学院方向跑。这个学校本科阶段是男女分开的,研究生部才是男女混合的。)。最搞笑的是连领导(约旦老头,也是属鸡的)也帮她:每个人是有很多突发事件的,来不及通知的。

当然了,她自己出勤出成这幅腔调,对学生出勤也自然松松垮垮,一般你翘课三次,她才记录一次。

她不仅翘课,而且还自己改自己的上班时间,照理这个学校的出勤一般都是8点——16点。结果艾米娜教授,每天9点15分(如果她出勤上9点课的话)才来,不到15点就走了。好吧,我承认阿拉逼不知道神马叫时间。

二、关于面纱:
我承认,她是美女,而且是美到惊艳的那种。但是她是带面纱的,说白了就是“露眼”

这位艾米娜教授,她平时都是带面纱的,但是在课上,她自己就把面纱往上翻,露出脸,因此她特不爽那些上课还带面纱的小露眼,一次一个小露眼上来做PRESENTATION都带着面纱,艾米娜就故意嘲她:“你真是***吗?不会是冒充的吧?”。

一次上课上到一半,学院里一个埃及老师和一个伊拉克老师过来听课(估计是例行学术考评),于是他俩一进来,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面纱带上。过了五分钟后,俩老师走了,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面纱摘了,还做出透气的姿势,说受不了了闷死了。

不过呢,我原来说过的,头巾也好,面纱也罢,都是道具而已,究竟心里如何,还是代表不了的。艾米娜最爱穿的黑袍就是紧身束腰的那种,上面还有蕾丝边。反正可以秀出她尽管生了3个孩子还是依旧美好身材的,她都爱穿。

三、关于上课:
上课时候,艾米娜还不忘手机聊天,一边上课一边推特,对方也不知道是谁。反正一次她收到一个笑话,还当场念出来,让大家一起笑笑。

她用的教材是伊拉克老师编的。反正上课绝大多数的时间也就是照书念而已,只有一次拿了张地图给我们看看。她超级不喜欢写板书。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一个老外的角度看,她阿拉逼语写的也挺好看啊?

但是她有时候,上课会不按照书本,而是会按照她网上看到的内容,个人觉得她的有些观点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一次她提到:女人能不能做法官。有些小黑袍就提出不能做反驳她,因为女人的感性使她们无法做到公正评判。但是她的观点就是觉得可以的,现在的女性,和以前的女性不同,应该是走出家门勇敢拼出一番天地的时候。女性的感性并不能成为阻止女性做法官的理由,相反女性的仔细却有利于她们更加看清案情背后的故事。

还有一次,她说伊斯兰文明过去是很厉害,但是这些都过去了,现在伊斯兰文明早就没落了,因为一直停留在过去原地踏步,不发展总会被人超越。

不过今年开始,我不再有艾米娜的课了,我开始正式上研究生了,她自己就是研究生,教不了我了。哈哈。

4 Comments on "关于阿拉伯人的八卦 ——“看上去很有钱”系列(更新到11)"

  1. jlt 23/10/2012 11:44 上午 ·

    好文。让我们接触到真实的黑白袍的世界。

  2. momosam 23/10/2012 11:07 上午 ·

    自己联系,微博上找她

  3. Tony 23/10/2012 7:48 上午 ·

    册那?

    介个利玛窦上海人?

  4. Tony 23/10/2012 6:44 上午 ·

    利玛窦认识介么多本人啊,我想让她给我介绍一个保人,站长.谢谢啦.

Leave a Comment


5 + = 12

x国航迪拜